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九十章 被观测到才会形成事实
    咒界中,各种法则散落天地。

    而其中一百种唯一灵物,更是组成咒界的根本法则演化。

    “时间”“命运”

    “光暗”“空间”

    “有情”“无情”“风水雷电”....

    这些根本法则散落整片世界中,是咒界的根本所在。

    是这个古老世界的基础。各自拥有自己的核心规则,而其中的第十六位唯一灵物“预见龟”,蕴含了咒界核心法则--时间的部分。

    “预见”使得宿主,能代咒界掌管部分“时间法则”的权能。

    成为时间长河的观测者,她拥有观测时间、见证时间长河的权能,被她观测到的命运,才会注定,才会形成所谓的宿命。

    [被观测者观测到的未来,才会形成事实。]

    而这样的事实,观测者只能实施“观测”的权能,却无力改变,能改变未来的唯有陈寻,唯有“时命”,掌握另外一部分时间法则的宿主。

    “观测者”负责把不定性的未来进行观测,形成必然的宿命。

    而“更改者”可以更改被观测到的未来,改变“观测者”在时间长河上看到的一切,拥有把一切注定的命运、把被观测注定的时间长河,进行重塑的能力。

    时间长河,本是一个很奇妙的存在。

    虽说一切时间的走向都已然是注定的事实,必然会往注定的轨迹发展,可是却是符合必要的逻辑,因为命运本是极为缥缈而虚幻的存在。

    故而命运是偶然,也是必然。

    简单而言,比如陈寻与某个凡人在山村偶然相遇起了争杀,那么不会形成陈寻被那名凡人击杀的荒唐命运,而是陈寻会在争杀中杀掉那名凡人,这是必然。

    不可能出现陈寻被凡人杀死的注定命运。

    命运一开始是偶然。

    正如怪物二人组此时,与幕十一、李鼎火遭遇,分别败于第三百七十二招与第七百二十一招,这本是偶然发生的过程。

    败于第三百七十二招与第七百二十一招。

    是以陈千秋看到两人的未来举动为前提,也就是她能看到两人如何出招去进行应对,才会使得两人败于第三百七十二招与第七百二十一招。

    而这个次数击败两人是最为简短的次数,本身是偶然事件。

    可是被“时间观测者”进入时间长河,观测到这样的过程与结局,才会形成必然的命运,观测者看到了这个的未来,被见证,故而时间才会必然往这样的方向流走。

    被时间观测者观测到,才会形成注定的未来,才会使得幕十一与李鼎火,必然败在第三百七十二招与第七百二十一招的结局。

    -------------------------

    灰蒙蒙的天空之下。

    巨大的暗蓝色无垠海洋上立着一个巨大的古老天平。

    仅仅是上面的托盘,也足足有数千米宽大,而上面却站在渺小无比的两道身影,确切而言,其中一道身影是由两道身影组成。

    “我知道,我的一切能力,都在你身上毫无用处。”

    那坐在男子肩头的白衣柔弱女子冷哼一声,晃着可爱的小脚丫踢着大汉的胸膛,一脸悠闲,一副极为毫不在意的样子。

    她自然知道陈寻,是唯一一个能够未来不注定之人,可因为眼前陈寻只有四阶中层的修为,以百劫忍六阶巅峰的修为足以把一切变数都碾压。

    毕竟未来即使她看不到,她也知道眼前的陈寻不会能战胜他们。

    她说罢,只是轻轻瞄向了一个空荡荡的方向,那里分明空无一人,可是却轻声嘴露讽刺。“那边的那两人,是你的帮手吗。”

    那里有两人潜伏,自然清楚。

    她看不到陈寻的未来,可是躲在那角落的那两人的未来。

    那两人的存在能被她观测到,而白劫忍也是如此,他即使主修肉~身,自身的灵感微末,也能轻易通过“嗅觉、听觉...”察觉到那角落躲藏的两人存在。

    边上传来轻描淡写的声音。

    “发现了?”

    “本来躲起来只是做个样子。”

    刷拉。

    远处躲藏的两人闻言毫不犹豫的走出。

    两人一脸无关紧要的态度缓步,悠然在边处开始盘腿坐下围观,那个背着棺材的少年先是一脸文弱与淡然:“你们继续,我们两个,只是看看。”

    “我们不会插手,你们两个把那个家伙活活打死就好,我们不会插手战斗,毕竟能赢你们两个怪物组合的,只有他。”

    幕十一双手抱住胸前一脸淡定,站在远处。

    “你也能看到我们不会出手的未来,因为我们也知道我们一旦出手,不仅仅修为被碾压,一举一动都要被看穿,根本毫无胜算,并且你也知道我们的弱点。”

    这是必然。

    也是理所当然,因为一切人都在这个家伙面前看到未来的任何举动,故而毫无胜算,能杀掉眼前两人,只有作为不定数的陈寻。

    “不会插手吗。”

    沉千秋面色冰冷中,缓缓看着两人点头。

    “幕十一,李鼎火吗,我知道了,你们的做法是明智之举,这样会让你们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眼前这两人自然能稳稳杀掉,可是却要耗费不少时间,这样一来耽搁时间,陈寻导致的变数就越发扩大。

    在她看来,这两人不去插手他们与陈寻的战斗,是最好的做法,她也不担心这两人说谎,因为她虽然看到了这两人不会动手插足他们与陈寻战斗的未来。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率先杀掉作为不定时的陈寻是最好的选择。

    陈寻是唯一不会被她看穿未来之人,而其他人一旦出手,未来的一举一动都被看穿,故而眼前的二人才会被她观测到被她杀死,从而形成注定、不可违背的命运。

    一般人被看到未来的一举一动都必败无疑,可是这种逆天的能力也并非无敌。

    如果遇到御无神之流,哪怕知道对手接下去的行动,也会被御无神以绝对实力轻易击杀,所以她从来不去挑衅仙与御无神,借着能看到未来去躲避。

    所以没有她被杀死的未来。

    而能杀死她的,唯有陈寻,陈寻在她面前是一个透明人,不可能进行有目的的躲避。也因此前世之中,她被陈寻杀死的未来,才会被她观测到,形成注定的她死亡未来。

    -----------------

    (看不懂很正常,也不需要看懂,因为这里写得本身就比较模糊,时间悖论之类的就到此为止,因为本书涉及“二周目”“三周目”之类的内容还是要交代下,只需大概理解本书的“时间长河”方面设定,并不重要。而看得懂这几章、并能全部理解的,你很厉害,体育是理科老师教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