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九十一章 战
    可“预见龟”如此可怕的能力,却仅仅只能排位在第十六位,是有其原因,虽然看似极为可怕,可是却是极为鸡肋的能力。

    能看到却不能改变,只能充当一个旁观者。

    无论身边人的命运,连自己被杀死的命运,都不可能去改变,一旦诞生“违背观测者的权能”的想法去想要更改,她必然被时间长河抹杀。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个女人的存在是隶属于时间长河、咒界法则的一部分。

    而陈寻却是超脱了时间长河之人,故而时间的双生灵物排位相差如此之大,“预见”位列第十六,而“时命”位列第三。

    故而陈寻,是最有可能拥有杀掉眼前这个女人能力之人。

    因为他拥有“时命”,命运的轨迹在他身上是最为不确定的存在,与他的“预见”是对立的宿敌,其他人接下去的招式都会被她看到,而陈寻却全然不会。

    刷拉。

    大汉抖了抖身躯,眼眸却渐渐有了兴致。

    “如此一来,千秋你的意思是这场战斗,你再无法给予我任何帮助,并且甚至此时不会死亡的命运,也可能被眼前这个陈寻改变,改变成我们现在被杀死的命运。”

    “的确如此,这场战斗我无法帮你。”沉千秋晃着脚丫子,坐在肩头轻轻用脚尖踢着大汉的胸膛,略微可爱的神色,“这一次,只能靠你自己了。”

    “有趣。”

    白忍劫脑袋一偏,一脸邪笑的看向陈寻,露出了极有兴致的神色。

    “终于可以有意思的战斗了,毕竟我一直听你所说的举动行~事,如同你的提线木偶一般,战斗本能与脑子,都快生锈了。”

    咔嚓咔嚓。

    他扳了扳手腕,全身散发出一股绝无仅有的威势,仿佛整个古铜色皮肤的大汉化为了遥远时代的暴龙凶兽一般,这是连之前对着幕十一与李鼎火都未曾有过的气息。

    仿佛这一刻开始,这个一脸清淡的大汉才开始真正认真起来。

    正如他所言,他一直都是沉千秋的提线人偶,只要听着她的话,听过她看到的未来应对敌人,根本无需动脑,能轻易发着最为有利的应对招式,轻易的杀死对方,甚至能杀掉比他还强悍的敌人。

    他与沉千秋的组合,有过惊人的战斗记录,以一人抵抗十七名近仙的各派长老、绝世宗主的必杀围杀,甚至反杀了五人飘然离去。

    这样的实力他本不具备。

    因为诸多绝世大宗的宗主都是底牌无数之人,身后靠着一个巨大的万古宗派。

    每一人的实力都与他在伯仲之间,正因为沉千秋的“预见”,使得他们能看到一切的敌人接下去的举动,进行反击,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修炼了‘百土劫’,是我的后辈。”大汉第一次从轻描淡写露出了极有兴致的神色,“看来,是个不错的后辈。”

    “鬼才是你的后辈,少说废话。”

    轰。

    虚空剧烈震荡。

    “我赶时间。”陈寻身躯抖了抖,缓缓从虚空提出细长的雕饰剑,然后一把一把的接着抽取,白发渐渐横生,再度化为一名中年的剑客。

    刷拉。

    无数柄细剑挥舞成剑花,在空气中盘旋,发出嗡鸣的剑吟。

    紧接着陈寻的身影化为残影,全身蒸腾着剧烈的蒸汽与火焰,是根本毫无顾忌的动用了所有底牌,在这一瞬间爆发出了可怕的声势。

    “赶时间去死吗。”

    咚!

    大汉全身肌肉一阵爆炸般的增长。

    全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清晰的看到他皮肤上的血肉经脉剧烈蠕动。

    整个人化为了七十余米的巨人,他的神通“百土劫”早已到了巅峰,重力之下,自身体重简直能压塌一方巨城,一举一动都能炸开音爆。

    轰隆隆。

    瞬间两道身影交织在一起,化为风暴中央。

    无数刀光剑影在陈寻身边盘旋成卫星,而对面与巨人缠斗在一起,无数刀光剑影交织着闪烁,分不清动作,只听到一阵清脆的剑鸣碰撞声。

    铛铛!!

    无数以锐利铸成的细剑都仅仅只能在这个怪物身上留下白印。

    陈寻虽然现在是五阶低层修为,却已然拥有了对抗寻常六阶巅峰的资格。

    燃魔解体,使得他凭空跨越一阶抵到六阶低层的修为,而无数以生命化剑的雕饰剑,能让他再度跨上一阶,以五阶战六阶。

    可是眼前的白忍劫却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六阶。

    他也是数千年以前就成名已久的绝世天才,是“百截宗”的叛徒,号称当年“百截宗”最强天才,最有可能超越开宗始祖之人。

    他在五阶的时候也如同李鼎火、幕十一一般已然拥有了六阶巅峰的跨阶战力,虽然或许他比两人在同一阶级,会弱上一些,可不会有太多明显差距。

    而此时他成名已久,是老一辈之人,数千年前就是六阶巅峰,战力虽然仍旧是六阶,可是他六阶的六阶战力,与之前在五阶的六阶跨阶战力,与陈寻四阶修为拥有的六阶战力,截然不同。

    轰隆隆。

    打得天崩地裂,音爆化为声量扩散。

    而下方,却仍旧有两人在盘腿坐下淡然围观,只是与之前不同,是陈寻围观他们两人战斗,而此时却是他们却在围观陈寻战斗。

    “这个家伙,藏得真深。”

    “竟然拥有第三‘时命’,怪不得一直对于我拥有第九‘天情’视若无睹。”

    “剑道,已然登峰造极,近乎于道,只怕纵观整个咒界漫长的历史,只怕剑术也能排在前三。”李鼎火坐在地面上抱着棺木抬头看去,“现在已然是五阶低层修为了,一个小时前还是四阶中层,真吓人。”

    “毕竟按照他所言,不仅仅是一个时辰的问题。”

    “他已经第一万三千多次被这个怪物击败,现在再重来了,算是时间实际上也有三年,一万三千次不停歇的战斗还不有所长进,那不是猪吗。”

    幕十一的口气,虽然仍旧无喜无悲。

    可是却有些类似了林语清那个毒蛇女人的口吻:“‘时命’真是令人羡慕,只要死得多了,就算是头猪也可以成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