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燃魔主宰 > 第九十二章 一万三千次轮回
    噗通。

    陈寻化为流星一般被打落在远处。

    他不是听得这围观两人的淡定闲言碎语、评头论足而失去了心态。

    而是他的全身暗红妖邪蒸汽渐渐暗淡,是天魔解体的时间已然到了时限,一生气力渐渐衰竭,不仅仅化为老人,还在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刷拉。

    整个身躯再也忍受不住,爆成血人,紧接着清冷的海风一扫,整个身躯化为灰烬飘散在这片天地之中,连尸骨都还未剩下。

    陈寻骤然死亡,紧接着一道身影却忽然出现。

    重活的陈寻扭头,看向围观的两人说道。“又要打不过了,我继续去许愿获得‘时命能量’,再回到一个小时之前从头再来,下一次,我就不信我突破不了五阶中层。”

    他显然早有准备,甚至轻车熟路。

    他开始拿着那包灵物渐渐后退,把眼前的白忍劫当做不存在一般,让幕十一与李鼎火挡在身前,向后走去:“接下去,又看你们两个的了,记得死慢点,给我拖延些时间。”

    “我知道了。”

    “你去吧,我尽快会死得慢一些。”

    两人一脸无奈的笑了笑。

    然后微微向前一步,幕十一与李鼎火看向这二人组合,特别是目光聚集在白忍劫身上,“虽然被你们看穿招式,与你们交战必死无疑,可是以我们二人的不死之身,能拖一段时间。”

    幕十一抖了抖身子,一脸轻描淡写的扭头看着眼前的沉千秋。“那么,能告诉我,这一次,我会在多少招死亡吗,我很好奇。”

    “分别败于第三百七十一招与第六百二十七招之下,这是我看到的命运。”那女子冷声道,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声音闪过巨大的惊疑。

    “这一次?”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不止一次被我杀掉了。”

    她很聪明,瞬间就知道此言的含义,她知道明明陈寻没有“时命”游走过去的能量,可是此时的口吻,却像是已经重来的意思。

    一瞬间,她就知道了唯一的可能,等降天秤即将开启,而未来中,陈寻应当是在‘等降天秤’许愿获得时命穿越的能量,回到了现在。

    而此时幕十一的话,却印证着她的猜测。

    “的确,这个家伙一口荒唐话,一个小时之前,就跑过来和我说我准备会被杀掉,还明确了过招的次数,说我死于第五百六十七招下。”幕十一一脸冷淡道。

    “原来如此,他早已是从未来回到现在之人。”她看着陈寻的背影苦笑。

    她此时也看到了现在更改后的命运,未来这两人,将抵挡到三百七十一招与第六百二十七招才会死去,这样的时间,已然足够陈寻发动那古老的许愿巫器了。

    “那么,能告诉我这已经是第几次回归了吗。”她仅仅只是时间的观测者,并不具备感知时间被更改过的能力,自然会有此问。

    “陈寻刚刚和我说,他是第一万三千七百二十一次战败,再次许愿回来了。”李鼎火显然极为敬佩陈寻的意志,因为他刚刚不断的死亡,只得陈寻的做法多么可怕与难以忍受。

    “下一次,将是第一万三千七百二十二次。”

    ---------------

    刷拉。

    陈寻恍惚一片,眼前再次出现了极为熟悉的画面。

    远处在打斗,爆发出巨大的灵力波动。

    幕十一古老的巫器天秤托盘之上,依旧在把李鼎火当做沙包一般的按在地上强袭殴打,那种血腥的画面,依旧简直不能用凄惨来形容。

    这样的画面陈寻依旧麻木。

    从单纯的时间角度上而言,的的确确只是一个时辰,可是对于陈寻而言,却已然是三年了,并且战斗强度可怕到令人发指,远比之前两年的闭关苦修来得可怕。

    “半天了。”

    陈寻又再次说出此话。

    这次却抖了抖身后的包裹,此时他又回到一个小时前,而这个时间段他仍旧还未许愿,那袋用来许愿的灵物还在,正是如此,才可以让陈寻无限次轮回。

    用灵物许愿回到一个小时前,而一个小时前的灵物由于还未许愿仍在,可以继续许愿,故而走向了无限次循环从来的道路。

    如此流程:灵物等降许愿--回到一个小时前--战斗失败--再继续用灵物许愿。

    这简直就是能量守恒的最佳典范。

    陈寻把那袋灵物许愿循环利用了一万三千多次。

    也正是因为恰好万年才有一次的古老巫器“等降天秤”开启,才让陈寻有了如此逆天的巧合,陈寻用这样的方式,获得了根本不讲道理的无限读档从来。

    正如他所言,之前重来了一万三千多次。

    在绝境中重来也与那个可怕的怪物战斗了一万三千多次,经历了一万三千多次的垂死挣扎与死亡,修为已然从四阶中层,变成五阶底层。

    哗。

    陈寻抖了抖手里的那袋灵物,这是他能无限重来的资本:“差不多就可以突破到五阶中层的程度了,即使这次不行,下一次再许愿,也应该可以。”

    即使是陈寻,此时的精神也又是疲惫了,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固有的无限死循环一般,每一个画面都熟悉到无可附加的程度。

    可是却不能超脱这个死循环。

    因为他哪怕轮回了一万多次,修为进步到了五阶底层,也仍旧没有能打败那个可怕的怪物,而按照这样下去,也必然会迟早有一次能击杀掉这二人组。

    甚至连陈寻,都并未想到这样的事态发展。

    由于这万年一次的许愿恰巧开启,使得完完全全把这一次必死的绝境,变成了一个可以无限重来的为其一个时辰的修炼场。

    这样类似bug的做法,实在太过不讲道理。

    也终于感慨自己终于当了一次主角,把危机化为奇遇。

    这般遐想之中,陈寻继续几乎化为固有流程一般的自杀佐证,对两人进行说明,然后让那两个家伙站到一边,安然等待着那两人的第一万多次到来。

    咚。

    又是沉闷的落地声。

    又有一道巨大的身影冲天而降。

    依旧狠狠如同流星一般坠落在古老巫器的天平之上,仍旧身形如此渺小,却仿佛像是一座巨大的山脉坠落一般,一如既往要把整个古老的巫器似乎都要打沉数米。

    “你在等我?”

    仿佛画面会放一般,那落地的大汉再次抖了抖身躯。

    陈寻一愣。

    “你废话还是太多,我赶时间。”

    他全身再次渐渐蒸腾起了火焰,是动用了天魔解体,他缓缓从虚空中抽~出了无数雕饰剑。“区区一个练功人偶,竟然也会说话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