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一章:今夕何年(上)
    1.1今夕何年(上)

    二月的上海,天气还有些凉。

    亚热带季风气候使得这座城市的冬季低温少雨,夜间有时还会出现三、四度的低温。所以本地人大多喜欢呆在屋里,点上炭火,身上再裹上厚厚的棉衣渡过这样的寒冷季节。

    到了晚上,千万座建筑里面透出来的灯光映照的上海这座东方夜巴黎如梦如幻,尤其是外滩的万国建筑群,实在是让人目眩神迷......

    大上海,这是这个年代里面无数中国人向往的地方。

    听说,那里遍地都是黄金!

    可惜,战争的光临却改变了这一切......

    淞沪的战事已经持续了差不多快一个月的时间,昔日车水马龙的上海市区如今早已是没有半点人影,郊区那些华丽的独栋洋房更是十室九空。

    庙行、江湾、闸北这些主战场一带破坏的十分严重!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日军大口径舰炮炮弹爆炸造成的巨大弹坑随处可见!

    暴尸街头的平民百姓和中日双方来不及掩埋的士兵尸体堆在一起,被阳光暴晒腐烂以后在空气中散出令人作呕的臭味,黑色的血液一直淌到街道旁的排水沟里,在里面汇成流动的血河......

    街面上四处散落的军具、枪械还有财物,和尸体混在一起。一堆白花花的银元就摊在街道的中央,银元的主人已是血肉模糊,这里附近的尸体显得比其他地方都要密集些,距离最近的几只手里面都捏着几块银元。

    只是,这些手都已经冰凉多时了......

    忽然,街面上飞快地跑来几条失去主人的丧家犬,它们的口中还叼着不知道哪里寻来的肉块。

    丧家犬站在街道中间不时的看看两面的战壕,仿佛它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类要挖土把自己埋在里面,他的主人可能就是因为没有挖好自己的坑,所以“轰”的一声就不见了!

    “啪”,一声枪响,子弹打在离丧家犬不远的青石地面上,火花四射......

    丧家犬受到惊吓,夹起尾巴迅的逃走了。由于是慌不择路的逃命,一只丧家犬不小心将口中的肉块丢掉了,掉落的肉块滚到街边一根被炸断的电线杆下面,滴溜溜的转着,最终慢慢地停了下来,居然是一个人头!五官已经是残缺不全,耳鼻都已经不见......

    这简直是地狱里面的场景!

    可惜这并不是梦境!

    “他妈的,谁打的枪!!??......”

    咆哮的声音来自三连长王山奎,山东大汉,平时吼出来的声音能传出好几里地去,可是现在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

    战场上的硝烟是个很伤嗓子的东西,比五个铜子一包的劣质香烟还要好使的多!

    王连长从交通壕里面慢慢地探出半截脑袋瞄了眼对面的日军阵地,马上缩了回去。他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口中不停地骂骂咧咧:

    “哪里来的鸟人!新兵蛋子!瞎他妈打枪!要是引来了鬼子的重炮大伙一块完蛋!个败家玩意!给老子传话下去,都他妈的把保险关上,打了一天了,都给老子歇歇。”

    “是!连长!不过连长......刚才那枪像是对面的鬼子放的.....”

    搭腔的是王山奎的传令兵二宝,河南人,今年才17岁,王山奎看他年纪小,还算机灵,就把他一直带在身边。

    “狗日的,小鬼子的子弹还真多,居然有闲心去管畜生的事!二宝!告诉兄弟们谁也不许冒头,小日本的枪法都不赖,这晦气咱可不沾。”

    “哎!晓得了!连长!你要不要趁现在去见见那个旅部来的参谋?人都在后边等了你好些时候了,毕竟人家是长官不是吗?”

    “妈的,老子还得伺候这货!旅部的那些人一定是脑袋让驴给踢了,这个节骨眼上面居然给咱们派来个秀才老爷。还没打就尿了!那货还在吐吗?”

    “还吐着呢!连长...你最好还是赶紧去见见这位官长,人家还带着旅部给咱们的命令呢!”

    王山奎又瞄了眼对面的鬼子,感觉对面一时半会是不会再起冲锋,于是王山奎搓了搓冻得有些僵的双手,对二宝说:

    “那咱走,会会这个鸟人!”

    “张排长,负责警戒,一会天可就要黑了,别被小鬼子摸上来了!”

    时间往回倒上一个多月,1932年1月28日夜,日军悍然向我上海闸北驻军动进攻。第十九路军第78师就地抵抗,淞沪战幕由此拉开......

    开始的时候由于日军的轻敌冒进,十九路军打了几个漂亮的胜仗,但随着鬼子向淞沪大举增兵,十九路军开始变得独木难支。

    于是,南京政府下令张治中率领第五军加入淞沪战场。

    王山奎的3营就属于第五军87师的建制。

    3营把守的阵地位于江湾以北,庙行以南。这一段的防线是由第五军负责,这段防线也是第五军和十九路军防御圈的结合部。

    鬼子一心想把第5军和十九路军的联合防线给割开,所以对3营的阵地是重点关照,小鬼子恨不得用炸弹和炮弹把这里的土地犁上一遍!

    这些天从天上落到3营阵地上的钢铁早就可以按吨来计算了,只要用手在土里随便一把拉都能拾到几块钢质的炮弹片!

    可就是在这样的炮火底下,这片阵地上的中**队却像总也炸不完似的,奇迹的生存了下来,他们就凭着一些简陋的轻武器一直顶在这里,让对面冲击的日军第九师团感到好不头痛......

    上海市区就在日军的眼前,算得上是近在咫尺。可就这最后一步,却怎么也跨不过去!

    淞沪战事开战以来皇军在上海投入的兵力是一增再增,治军主帅也是一换再换,可战况就是不见什么起色!

    对面这些简易破烂的战壕里面趴着的还是在31年轻易的就把东北三省拱手让给皇军的支那军队吗?

    仅仅过了一年,究竟是什么让这些支那人从一群绵羊变成了一群猛虎?

    日本军部的将军们想的脑仁疼......

    王山奎带着传令兵二宝翻过几条早就被鬼子炸的破破烂烂的散兵壕,在距离前沿阵地不远的几截断墙下面见到了那位二宝口中的官长。

    一副白净的面皮,微胖的身板,旅部来的这位官长就趴在一堆呕吐物的前面,身上的黄呢校官制服凌乱不堪.整个人狼狈得很......

    他左边衣领领章上的两杠两星显示这个吐的昏天黑地的家伙是一名中校。

    呕吐中校的旁边站着几个呆若木鸡的卫兵,这些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仿佛也看不过眼自己长官这副窝囊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