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35章 偷天换日
    勾结红色苏联,跨境走私武器?真是将黄浩然彻底绑上贼船的绝好罪名。鲍格莫洛夫和切列潘诺夫明着是送大礼,实际却是在下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老毛子自私起来还真是够下流,不愧是流氓北极熊。

    黄浩然沉吟了片刻,他必须考虑清楚利弊再开口。3000万美元的援助,好大一块肥肉。可如果处理的不好,也是能噎死人的。

    吞肯定得吞,但必须用点智慧。

    走私的话肯定不行。虽然黄浩然现在搭上了云南这条线,拥有滇缅公路的便利。但苏联在北方,如果走海路船运到仰光港再运入国内,不仅大费周章,而且很容易暴露。台底交易这种事情,知道内幕的人越少越好,没必要在人品极差的英国人那挂个号。

    而除了仰光,中国已经没有控制在手中的港口,海路断绝。官方接收渠道实际上只剩下新疆边境的公路和空运这两条路。

    首先得丢弃空运,这种昂贵的运输方式只能用于应急或者运输体积小高价值的物资。黄浩然向苏联人要的可是兵工厂和配套产业设备,用二战时期这种带着螺旋桨的飞机运输车床、高炉和生产线?恐怕就算美国佬也没有这种运输能力。

    最后的选择只能是公路。从新疆到四川,上千公里的距离,漫长而危险。现在莫斯科一出手就是3000万美元,这可是相当于中苏之间第一期援助贷款60%的金额。不用脑袋想也知道需要接受物资的数量绝对很恐怖。这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卡车、司机还有相当长的时间。一件如此大运输项目要想做到完全保密,根本没有一丝的可能!

    看看前三批苏援物资的清单吧,有多少飞机大炮和战车。武汉政府交通部加上军队的后勤部门接连运了几个月,到现在还有大量物资堆积在边境。

    要知道这三批物资加在一起的总价不过才5000万美元!黄浩然估计苏联人许诺给他的物资要想全部到位,最起码需要运三个月。

    好吧~必须换个思路。

    要牛奶不如养头奶牛,枪械弹药这些占地方又费时间的东西尽量少拿,重点应该放在兵工厂的生产线和配套工厂上。

    “大型的综合军工厂太扎眼,我打算将不同的生产线分散开来,全部冠以修械所的名义。7.62毫米的子弹生产线要最优先建成,年产量不能低于2000万发,其次是炮弹生产线,最低产量必须能够弥补作战部队每年的消耗;步枪生产线、轻重机枪生产线、82毫米迫击炮生产线也要建;野炮和榴弹炮我不奢望自己制造,但起码要会修,特别是炮管,需要有大量的备件;钢铁厂和各种零件加工厂也要尽快立项。以上这些项目,统统先把设备运进来,基建和技术工人培养可以推后,但正式投产的日期,不能晚于1939年9月......”

    黄浩然说话的时候,鲍格莫洛夫和切列潘诺夫掏出钢笔和记事本记录,一看就是在苏联国内养成的好习惯。

    不过现在说的这些并不是重点,莫斯科更关心黄浩然打算怎样拿到这批援助物资。至少在斯大林看来,除了背叛武汉政府,站在莫斯科一边,黄浩然没有第二种选择。

    来吧,开口吧,向莫斯科求助吧……切列潘诺夫在心底狂吼着,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收服中国最强的将领。

    “3000万美元,全部投在军工上,这一次我只要设备、技术和钢铁!接下来的接收物资当中也有类似的设备。贵方只需要在清单上玩点花样,就可以轻易地我需要的设备夹带进来。”

    “花样?什么样的花样?请原谅我,我不太明白您说的话……”切列潘诺夫打断了黄浩然,他觉得这位中国陆军上将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3000万美元的军工设备,怎么可能仅仅只需要修改清单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入中国?这真是天方夜谭。

    “对于本国的官员,我显然比你们更加了解。我承认,由于之前出过几次的贪污大案,现在政府对援助物资盯得很紧。但他们的监视重点是军火,工业设备并不在其中……”

    黄浩然的语速很平缓,他的这些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从名不经传的校级军官一路爬到陆军上将的位置,民国官场的种种弊端黄浩然都见识过,自然也懂得如何应对。

    “比如:一条莫辛纳甘步枪生产线,一条捷克加廖夫轻机枪生产线和一条马克西姆重机枪生产线,都拆散了混在一起运出来的话。如果贵方不说,谁又会知道是三条不同的生产线呢?在政府接收官员的眼中,不过是一台台的机器而已……所以我们只需要在外包装上更换标签,多条生产线就可以当做一条来引进,而花费的总金额却不会出现变化。”

    此招正是三十六计中的偷天换日,被黄浩然用在这里,真是神了!

    “阁下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将生产76毫米野战炮炮弹的设备打上7.62毫米步枪弹生产设备的标签?甚至还可以再混进去一条82毫米迫击炮生产线?”

    黄浩然大胆的想法让鲍格莫洛夫和切列潘诺夫惊呆了。在他们的设想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可能,太反常规了!

    “为什么不呢?接收物资的任务这么繁重,箱子里面装的又不是等着急用的军火,谁会有那个闲工夫去打开查看呢?”

    黄浩然嘴角上扬,他很乐意向对面的两个苏联人介绍一下中国官场的游戏规则。

    “可是这些设备终会投入生产,到那时,你该如何解释?”

    鲍格莫洛夫提出了他的疑问,然而黄浩然早已准备好了答案。

    “我会告诉军事委员会,苏联朋友忙中出错,给我们送来了原本不在清单中的设备。”

    “如此荒唐的理由,也会有人相信吗?”

    焦急的语气,苏联大使沉不住气了。

    “理由很重要吗?我不这样认为!更重要的是,物资里出现了大批原本不在清单中的设备,政府却不用支付一分钱。我想这样的失误,他们会巴不得多出现一些……”

    仔细想了一会儿,鲍格莫洛夫发现武汉政府还真的有可能会这样做。白白吞掉价值几千万美元的设备,这样闷声发大财的好事为什么要张扬呢?

    一旁的切列潘诺夫急了,莫斯科需要黄浩然的把柄,这样的结果斯大林恐怕不会接受。

    “被你们的政府发现之后,他们难道不会把这些设备收回去吗?”

    “收回?将这些设备拆开、运走、再装起来,起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还是在有足够技术人员的情况下。日本人不会停下脚步,中日之间的战火会越来越激烈。让好不容易才建成投产的工厂停下来,导致前线的作战部队缺枪少弹,而且还要得罪一位手握十几万精锐的陆军二级上将。这样的蠢事也许斯大林会做…我们的委座,绝对不会……”

    “那…那你就不怕,我们撕毁协议?”

    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切列潘诺夫已经被热血冲昏了头。没办法,此刻他的血压实在是太奔腾了。

    “你们不会的,因为关东军还没有被削弱,田家镇这一仗,莫斯科肯定会全力推动……”

    至此,事情的主动权已经完全落入黄浩然手中,鲍格莫洛夫和切列潘诺夫完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