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37章 装可怜
    夫人整整在重庆呆了三天,教习杨文娜如何对付男人。

    光从背景来看,两个女人的婚姻有些相似。都出自大家族,都嫁给军人,而且注定会改变政治格局。

    不同的是夫人嫁的是最高当局,而杨文娜要嫁的是黄浩然;杨家的份量远比不上宋家,但黄浩然却未必不能成为下一个最高当局。

    “其实这场婚姻,你才是真正的赢家…黄浩然虽然短期之内会从你父亲那里得到很多的助力,但从长远来看,他要付出的比他能得到的要多得多……”

    一个军阀的女儿,一个小辈。如果不是日本人打上门来,时局所迫,夫人怎么可能主动收杨文娜做自己的干女儿?

    原本以为下了一招好棋,可以帮助自己的夫君拿下四川顺便拢络军中重将黄浩然,没想到却被这小丫头给弄糟了…

    诱惑男人有那么难吗?而且还是个常年在外打仗没老婆的!

    这可是女人天生的本领!杨文娜居然在船上和黄浩然一起呆了那么多天还无法得手。夫人觉得自己新收的这个干女儿实在是不开窍的很,必须好好调教。

    可一连三天,夫人花了不少功夫,杨文娜却始终提不起精神来。看来这个小丫头是浪漫爱情小说看多了,信奉爱情必须纯洁,不该玩弄阴谋那一套。

    日本人系在武汉脖子上的绳索越来越紧。这两天陈辞修和苏联军事顾问因为田家镇要塞是否需要死守的事情吵的不可开交。连这位小委员长都不肯用自己的土木系为武汉三镇充当最后的屏障,说明军事委员会里失败的气氛已经开始蔓延。最高当局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安稳的大后方。

    正是瞧准了最高当局无路可退,杨森的动作始终是慢吞吞的,摆明了是一日女儿不嫁入黄家他就磨洋工到底了。

    时间紧迫,夫人只能下猛药了。如此赤裸裸的分析利弊是为了让杨文娜摆正自己的位置。夫人要先摧毁杨文娜的自信,然后才好驱动。

    “为什么是一场交易……”

    杨文娜抗拒的理由在夫人看来相当无趣。这场婚姻从最开始就是交易,难道登船之前你杨小姐不知道吗?

    起初以为黄浩然是个和杨森一样的军阀,视女人如玩物,便死心接受了命运。后来了解多了接触到了真人,发现对方居然是敢爱敢恨的青年俊杰,便张口闭口不仅要人,还得要心了!

    这是贪!这是不知足!区区一个四川军阀的女儿,你凭什么要求这么多?要知道就连夫人自己当初也被当做了政治交易的筹码!

    爱情?我都得不到的东西你怎么可能得到?怎么可以呢!?

    “清醒点吧!如果没有这场交易,他甚至不会看你一眼!手握重兵的常胜将军,而且又年轻,怎么可能缺乏红颜知己?我也不怕告诉你,据我所知,黄浩然不止有个未婚妻,身边不清不楚的女人还有好几个!你想要他的心?实在不知道他心里还有没有空余的地方给你!”

    也许是出于藏在心底的嫉妒,夫人今天说的话格外狠毒。这让杨文娜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实在难以招架。

    “我不服气,我读书很好,比很多人都强……我,我还很……”

    杨文娜居然也爆发了。

    在夫人眼中,这其实是一种情绪上的崩溃。爆发之后,杨文娜会变得空前软弱。果然,越到后面杨文娜的声音越小,就像蚊子哼哼。

    “你还很漂亮,是不是?只可惜,黄浩然需要的是女人,不是小孩子!你读书好不好,他更不在乎……”

    “那我还能拿什么去和别人争呢?我…我什么都没有吗?”

    杨文娜开始哭了,她的思维在夫人的连续重击下开始模糊,开始受对方的引导。

    夫人明白,时候到了,她可以给杨森的女儿注入新的思想。

    “傻丫头,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短处去拼别人的长处呢?你也有很多别人没有的东西,而且是黄浩然现在需要的……”

    听到这番话,杨文娜就像是落水的人面前突然出现了稻草,她立刻伸手去抓。

    “是什么?我都愿意给他,只要他肯……他肯……呜呜呜……”

    还是因为害羞,最后“娶我”这两个字到底没能说出来,而是转为呜咽。

    “你的家世,你的背景,这些都是别人无法拥有的……黄浩然现在人在宜宾。虽然我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很快控制了五县,但想来也是输送了不少利益给别人。国家贫困,军队也就不富…开销却越来越大,所以他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需要的是钱吗?可我并没有多少,而且我的父亲也拿不出太多,养军队的确是很费钱……”杨文娜想了一会,然后说出她的理解。到底是被保护的很好的大小姐,能想到的利益也就只有钱了。

    “利益有很多种,可以是钱,也可以是其他…你不用知道的很具体,只需要记住,黄浩然娶到你,就能得到他想要的……现阶段你对他来说也很重要……”

    夫人换了种温柔的腔调,目的既然能够达到,就需要注意点形象了。毕竟,她是这个政府的第一夫人。

    “那么…他知道我很重要吗?”

    杨文娜急切的样子终于把夫人给惹笑了,见夫人轻掩嘴角,杨文娜才忽然想到她提的这个问题有多没羞没臊。

    这是有多着急出嫁才会担心黄浩然不知道自己的好?哎呀~真是丢死人了……

    杨文娜雪白的脸迅速飞红,然后开始发烫,就像喝醉了酒。

    少女情怀总是痴,自己当年也对那位……嗯,这话可不能让最高当局听到。夫人迅速将自己被杨文娜勾起的情怀压了下去,继续引导。

    “他是知道的,但却太重情义,总想要找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所以才会如此自困……”

    最后这几句,实际上是对黄浩然的褒奖。这样也好保持杨文娜对未来婚姻生活的向往,才方便掌控。

    “夫人,教我……”

    “你叫我什么呢?”

    “嗯~对了,您现在是我的干娘……干娘~你就帮帮我这女儿吧……”

    “好~你乖,对黄浩然这种猛将,不能耍脾气,你得会装可怜,楚楚可怜的那种可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