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38章 各怀鬼胎
    田家镇要塞,黄维第十八军军部。

    作为土木系的家底,第十八军到底还是受到了优待。在连续打了几场硬仗遭受一定损失之后,心疼不已的陈辞修便将黄维的部队调到了要塞。其中彭善的第11师更是被委任守备核心阵地,实际上就是名正言顺的撤到安全地带休整。

    日本人的钳形攻势虽然凶猛,但要短时间内击破田家镇完备的防御体系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能。

    毕竟这可是经过德国顾问、苏联顾问外加武汉政府和黄浩然轮番加固的国防甲级工事,武装的像只刺猬。强攻,只能是血流成河的结局。

    老道的畑俊六在完成排兵布阵之后只是发动了几次试探性的攻击,投入的兵力最高不过中队级别。这是在试探要塞的防御火力配置。

    陈辞修发觉了畑俊六的意图之后命令交战部队要控制好冲突的规模,要塞配属的炮兵部队更是一言不发。只要不让鬼子摸清楚虚实,那么对方总攻发起的时间就只能延后。而这一点正是陈辞修想要看到的。

    第五战区和第九战区没有江防军这样的工事作为依靠,薛岳和小诸葛手中又是久战疲惫之师。只要日军全力发动,这两处战场肯定败得更快。不管哪一边先跨下阵来,武汉三镇都无法再坚守。而失去了武汉,田家镇要塞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到时陈辞修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指挥部队实施“总退却”。

    这是一场比拼耐性的较量,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外面的鬼子按兵不动,头顶上有战备工事抵挡轰炸。第十八军最近的小日子过得是相当惬意。想起前阵子还趴在野地里挨鬼子炸,真是恍如隔世一般。

    田家镇坐落于九江上游约65公里,武汉下游150公里,广济县城西南约40公里的长江中下游北岸江面狭隘处,与对岸半壁山和富池口互为犄角,是鄂、皖、赣的门户和入武汉之咽喉。其地势险要,以山锁江,湖泊连接,东边是黄泥湖,西边是马口湖,中间有宽三四里、长六七里的丘陵。丘陵北面是松山高地,高地延绵10余里,相对高度不过三四百米,却十分陡峻,浓密的植被下间或裸露着灰褐色岩石,为要塞北面的依托。被誉为“武汉第一门户”和“楚江锁钥”,地势险要。由于两山夹峙,长江到此突然收窄,两岸相距只有500米左右,故有“划船过江十八桨”之说。太平军和清军曾先后在这里修建要塞和炮台。

    1938年,日军占领南京、安庆、九江后,沿江西犯,田家镇成为拱卫武汉的又一道屏障。田家镇的得失,直接影响武汉的安危。武汉会战前,武汉统帅部即在田家镇设立了“田家镇要塞司令部”,驻有炮兵部队和一个步兵守备营。

    同年3月21日,最高当局向军令部负责人强调:“马当、湖口、九江、田家镇防务特别重要,其工事与炮位以及部队防务,应由军令部特别督促布置勿误。”军令部进一步加强了田家镇要塞的防务,督促要塞司令部在沿江两岸构筑若**台和坚固的防御工事。武汉会战开始后,武汉统帅部又增派第9战区李延年两个师防守田家镇,原要塞部队归李延年统一指挥。李延年令第2军主力郑作民师负责守卫要塞北面,其第26旅守卫松山高地,第25旅布置于丘陵地带;命施中诚师负责守卫要塞正面和东面,其第171旅旅长杨宗鼎兼任要塞司令,所辖第340、341、342团据守要塞核心,第169旅所辖第337、339团防守外围阵地。两师官兵同原要塞部队一道抓紧战前时间加修防御工事,他们用水泥修造了几百个坚固的据点,在四望山附近高地到田家镇一带山岳区域环绕了几道铁丝网,该区域每个高地上都混合配置了20多门野炮和山炮。同时,加紧军事训练,严阵以待。

    1938年7月下旬,第5战区代司令长官白崇禧视察了田家镇要塞,进行了检查和督促。8月5日制订的《第九战区关于武汉会战作战计划》强调指出,“应以一部配置沿江各要地及南得线,尤须固守田家镇要塞”,并要求“田家镇要塞须作固守两月以上”的准备。8月6日,最高当局又电令李延年等,指出“田(家镇)、富(池)要塞为大别山及赣北我军阵地之锁钥”,要“以与要塞共存亡之决心,积极整备,长久固守,以利全局,以扬国威。”

    再之后是黄浩然入主,将江防军的司令部设在了这里,并且还是大肆建造外围防御阵地。在苏联人的帮助下,田家镇要塞的守备区域扩大到了原先的三倍还多,均为半地下式,上有实木和沙土覆盖,可防御75毫米以下口径炮击。水泥碉堡也增添了两百多座。

    和武汉军令部的安排相反,黄浩然更加重视外围阵地。经历过上海和南京那样的血战,他很清楚面对拥有制空权和优势炮火的日本人,龟缩死守是不行的,必须要将战斗力强的部队用活起来。

    要塞和碉堡是点,交通壕和外围工事是线。线被割断,小鬼子就可以从容的实施分隔包围,玩逐个击破的把戏。

    所以李延年的部队被黄浩然提到了外围,而核心区域配置的不过是普通的江防部队。

    但到了陈辞修手中,兵力配置再次发生变化。为了给自己的第十八军找个安全的地方,陈辞修将李延年的第2军顶出了田家镇,只将江防军的几个师留下来给黄维打下手。

    最危险的外围战壕守备任务自然留给了江防军,而十八军各部被分散在几百座水泥工事里面,过着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日子。

    “这样固若金汤的工事,日本人就是打上半年,只怕也打不下来吧……?”

    11师师长彭善的话引起了一阵欢笑,在欢乐的人群中,只有军长黄维眉头紧锁。

    大战当前,轻敌,绝对是很要命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