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39章 阴云密布
    18军现在下辖三个师:第11师,彭善任师长;第60师,陈沛兼任师长;新编第23师,盛逢尧任师长。

    调防田家镇后,黄维将第60师置于田家镇要塞以北及以西阵地,两个团负责马口湖南岸丘陵地带的防卫,两个团负责松山以及两湖间隘路的防卫。第11师则在要塞东南面阵地守备,其中两团负责拱卫外围,两团扼守核心阵地。新编23师作为总预备队。

    再外围便是江防军陈雷的73军和从马垱撤下来的16军一部。虽有四个师的番号,实际兵力还不足三万。好在沾了先后两任司令黄浩然和陈辞修都是武汉政府内部手眼通天之人的光,军械弹药不仅补足,机枪的数量还猛增了三倍。

    最重要的支援火力——要塞炮台,配置如下:北岸宅山的第1台第1、2分台配备105毫米舰炮4门,北岸象山的第2台第3、4分台配备105毫米舰炮4门;队长彭瀛,全队197人。此外还配备田家镇游动炮兵(江防部队野炮2个营):装备有日造31式野炮8门,奥造史高德野炮2门、沈造14式77毫米野炮12门。另有105毫米轻榴弹炮4门,20毫米高射炮4门,37毫米战防炮6门。

    以上这些再加上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修建的野战工事、永备工事以及预计可消耗三个月以上的弹药粮食储备,就是田家镇的全部底牌。

    夹击田家镇的日军主力是华中方面军第11军。

    其中第12师团原隶属于关东军,驻扎绥远。是新进加入华中方面军的生力军,兵力超过两万。师团长上村清太郎中将。

    还有江防军的老对手——波田支队,在经过畑俊六大将的刻意加强后,总兵力已经超过两万人,是个由若干作战大队撑起来的真正怪物。一水的五年以上军龄老兵,全部拥有和中国军队作战的经验。

    再外围一些是第13师团和第18师团各一部,鬼子此次投入的直接攻击军力超过五万,明显是想在田家镇一锤定音,砸开武汉三镇的门户,逼迫最高当局在武汉战场实施总退却。

    6万对5万。这样的兵力对比,如果是野战,那江防军肯定会输的体无完肤。幸好,这是一场依托坚固工事的防御战。

    最近几天,波田支队和第12师团不停在搞火力侦察。居然还真被日本人找到了两处防线中的薄弱点,西北面山上和对北面的工事。这两块阵地正面宽约7000米,全线均为石垒,永久工事仅有5个。而且因施工困难及材料缺乏,至日军发起进攻时,永久工事尚未完成。

    虽是外围阵地,但若被日军快速突破,守军士气定然会遭到打击。黄维今天本想召集18军的主要将领开个会,看能不能想到遏制日本人的好办法。可刚上来就被11师师长彭善搞坏了气氛。

    “是啊,军座…小鬼子再厉害,不也是血肉之躯?撞上机枪火力网照样得被打个稀巴烂!风水轮流转,淞沪战场上咱们遭到罪,现在也得让小鬼都受一遍。再加上要塞的守备炮火,我敢打赌,日本人没有半年绝对打不进田家镇!”

    新编第23师师长盛逢尧是彭善的支持者,他们和黄维一样,是陈辞修的老部下,老班底。如今18军的这些师长们都跟着罗卓英在淞沪和小鬼子拼过命。谁曾想到,这才一年多,他们就忘了撤离上海时的惨状。

    “73军不比我们18军,人少装备差,又没打过恶仗。今天鬼子仅仅使用75毫米野战炮就掀翻了好几座石头堡垒,如果用上100毫米以上口径的榴弹炮,我怕陈雷会乱了阵脚……”

    黄维是黄埔一期生,和陈赓是同班同学。原奉命赴德国深造一年,后因抗日战争爆发被提前召回国,接任第18军第67师师长。

    淞沪抗战时的罗店之战是黄维的成名之战。面对日军的猛烈进攻,生生守了一个星期,打到最后黄手下的三个团长,一人战死二人重伤,师部除一个电报员,连文书、炊事员都拿枪上去了,战后整编,活着的人连一个团凑不上。当时,南京的宣传机构曾大肆宣传黄师长的忠勇可嘉。

    不过这一仗也直接让67师丧失了战斗力,后期被调出18军建制。事后,有不少人说当时黄的指挥死板僵硬,“书呆子黄维”的名声就此落下。

    “军座,我们要相信友邻部队!大战恶战经历过后,战斗力马上就能上个台阶,73军也是抗日的部队,不会当孬种的……”

    听到黄维说担心陈雷73军挡不住鬼子的第一波攻势,彭善立刻猜到黄维想调18军上去堵口子。73军后面就是11师的阵地,放着坚固的水泥永备工事不去守,趴在野战工事里挨炮弹这种“傻事”他彭师长可不愿干。

    面对黄维这个书呆子,心里面的想法是决不能说出来的。彭善决定主动去抬高友军,他必须先占住“道理”,才好说服黄维。

    果然,这几句话一说,黄维犹豫了。

    黄维很清楚彭善的意图,他本来想予以驳斥,但看着其他两位师长同样上下晃动的脑袋,黄维突然有些提不起精神。

    全面抗战开始之后,18军打得很苦,先是淞沪后是武汉,每轮必有恶仗。

    罗卓英任军长时,18军辖第11师,黄维任师长;第14师,霍揆彰任师长;第67师,李树森任师长;第94师,朱怀冰任师长。而现在除了11师还在,其余3个师全都因为伤亡惨重被拨出了18军。

    都是自家兄弟,睁只眼闭只眼吧~

    反正如果73军丢了阵地,第18军还是要上的。

    “诸位,恶战在即,我等务必要齐心协力,照顾好陈部长的颜面……”

    黄维口中的陈部长正是陈辞修,如今他身兼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部长、武汉卫戍司令部代总司令、湖北省主席、航空委员会委员、中央训练委员会主任委员、三民主义青年团中央团部书记长、中央训练团教育长数职,权柄显赫。执政党内部称他是“最高当局的替身”、“第二号人物”。

    见黄维抬出老上级,彭善等人均立正表示定当不负陈部长期望。

    不过这些话有多少出于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田家镇上空的阴云越来越浓,这注定将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