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40章 小鞋
    武汉,珞珈山官邸。

    鲍格莫洛夫和切列潘诺夫前脚离开宜宾,后脚就有人将黄浩然和苏联人的这次私下会面报告给了最高当局。

    宜宾不是第25集团军,除了军队还有地方的行政部门。这些官员领着武汉政府的俸禄,并不属于黄浩然的系统,自然也就不会对黄浩然效忠。再加上军统在里面安插了眼线,宜宾的情况很快就可以传到武汉。

    “虽然不知道会谈的具体内容,但宜宾方面应该和苏联人达成了协议……切列潘诺夫回到武汉后变得高调起来,他认为田家镇要塞对于武汉会战至关重要,必须由一员善战的将领领军……鲍格莫洛夫虽然没有发表什么言论,但边境的援助物资接收数量忽然出现大幅下降,据说和这位苏联大使有很大的关系……”

    今天向最高当局作汇报的人居然是军统局长戴笠,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份情报的份量,以及最高当局对四川的事情有多关注。

    “屏山方面,宜宾的部队和邓锡侯的保安团发生过几次小摩擦,但双方都比较克制,没有让冲突升级。黄浩然抵达宜宾之后,扩军的速度很快,加上邓手下有一个团反水,现在优势在黄手中。他的新兵团已经快要将邓锡侯的势力挤出屏山。预计最多再有半个月,宜宾五县将牢牢握着黄浩然手中。委座…最近两天送上来的情报,就这些多……”

    讲完之后戴笠便合上手中的文件夹,然后静静等待最高当局的指示。刚才他汇报时,最高当局始终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戴笠站了好一会儿,最高当局才打破了屋子里的安静。

    “雨农,你觉得黄佑臣和苏联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委座,您是指……”

    谨慎是戴笠的习惯,他很清楚黄浩然在最高当局心目中的份量,所以他不会贸然开口,毕竟能够让军统单开一个档案的将领并不多。

    “我是问你,黄佑臣有没有可能被赤化?”

    戴笠有些吃惊,苏联人明显是要武装黄浩然,最高当局有戒心是正常的。自己手里的将领私下接受别国的资助,怎么想都有些骑墙头的嫌疑。但如果说黄浩然会被赤化,戴笠确是不信的。

    富裕家庭出身,喜欢小资的情调,私生活更是有些混乱,和多个女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以上无论哪一条,落在苏联国内,都将是被肃反的命运。

    黄浩然和布尔什维克,怎么看都是异性相斥,完全没可能同性相吸。

    “黄佑臣对政治比较冷感,是比较纯粹的军人。属下认为,这回八成是他又敲了苏联人的竹杠……这小子的坏毛病委座您也清楚:就是喜欢占便宜……”

    情报都在军统手里,给黄浩然抹黑还是漂白,对戴笠来说都是易事。决定为黄浩然辩解,自然也有充足的理由。

    眼下最高当局急着进川,黄浩然和杨文娜成亲是重要的一步棋。再加上现在是中苏蜜月,连最高当局的公子都被送到苏联去学习,私下会见苏联驻华大使实在算不上什么罪名。

    至于会谈中的另外一位苏联人甚至还顶着军事总顾问的头衔。陆军上将和总顾问在私人场合会面时依旧关心战局,交换意见后提出有益于坚守田家镇的方案,这不仅不是罪过,甚至还值得表扬。

    这样的帽子扣下来,连隔靴搔痒都称不。,既然明知道没有结果,又何必去得罪一位在最高当局和苏联人两边都能吃得开的红人呢?

    “你的意思是,苏联人事后反应过来吃了亏,所以故意大唱高调,想给黄浩然添堵,是吗?”

    “委座英明,这样的小花招,又岂能瞒得过您?”

    戴笠见最高当局对他为黄浩然辩护并不反感,明知道自己又赌对了。于是他决定顺水推舟,多卖些人情给黄浩然。

    “莫斯科要我们固守田家镇,为的是杀伤日本人的有生力量,减轻远东军区的压力。这应该是斯大林布置的任务,即使黄佑臣让鲍格莫洛夫和切列潘诺夫吃了闭门羹,他们还会去找别人……”

    最高当局听出了戴笠的弦外之音,这位军统头子还真是敢说话,居然直指武汉政府现在面临的困境。

    大敌当前,苏联人的援助不可能不要。所以即使明知道莫斯科在搞小动作,最高当局也不能把鲍格莫洛夫和切列潘诺夫给怎么样。

    而黄浩然恰巧是中央军中难得的异数,在军事上是个天才,在政治上却相当不成熟。除了最高当局和少数几位政府大员,不论是中央军中的小团体还是地方上的实力派,对黄浩然来说都是敌人多于朋友。由这样的一位纯粹军人来接受苏联人的帮助,比起其他人,最高当局应该要感到安心的多。

    按照戴笠的分析,最高当局岂不是应该感谢苏联人选错了人?整个武汉政府当中,敢这样和最高当局说话的,也只有站在屋里的这位戴局长了。

    “雨农,你还没有看到问题的关键!苏联人这是在搞离间!搞利益分化!想让我们内部无法团结,这样等日本人退兵之后,他们才好有机可趁。你要记住,日本人,是亡不了中国的,心腹大患,在延安啊……”

    攘外必先安内的调子已经许久不提,但却一直藏在最高当局心底。对于红色政权他始终保持着防备。当年,红色政权让他失去了很多心爱的黄埔军校学生;今天,最高当局不想再失去最能打仗的将领。

    “不过这样也好,我的本意也是要武装出支精锐来,和日本人好好过过招!但援助的物资如果到了军委会手里,顶多只能偏向黄佑臣一些,却无法让他吃独食。我毕竟是领袖,下面的部队很多,和日本人血战这么久,大家都盼着补充,一碗水如果端不平,是会出问题的……现在苏联人倒是帮了我的忙……黑锅由他们去背,那是再合适不过……”

    “独食?价值上千万美元的物资,这样一块肥肉,他黄佑臣吞得下去?”

    “我自己的学生是什么样的德行,我难道还不清楚吗?不过你说的也对,吃掉这样一块肥肉,不付出些代价是不行滴……你让重庆的人送杨文娜去宜宾,如果黄佑臣躲去武汉或者田家镇,你就让人去追!应该怎么做,让他瞧着办!”

    最高当局到底还是忍不住给黄浩然添了点堵,谁说政治人物都有度量,这位委员长就小气的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