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42章 财政困局
    对于宜宾这块大后方基地来说,征兵只是其中一项功能。在黄浩然的计划中,最迟到1939年年底,宜宾必须拥有能够维持第25集团军运转的军火配套工业。

    苏联的设备和专家虽然还没到,基础建设却可以先上马。

    首先开建的是营房,人员每天都在增加,住房永远也不够用,还有新兵训练需要的场地和设施,这些都是最基础的保障。

    工厂选址则要考虑隐蔽性。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人都拥有制空权,如果修建在开阔地带无疑就是靶子。

    除此之外还要修路。原材料重型设备运进来,枪支弹药军用品运出去,都必须依赖公路。提前将宜宾的公路修好,绝对很有必要。

    如此众多的基建工程,如果没有大型机械设备就得投入大量的人力。好在作训处每天都会筛选出来大量不合格的壮丁。这些人虽然无法达到第25集团军的征兵要求,但在吃饱喝足后充当劳力还是完全可以胜任的。

    眼下的宜宾,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光是军队加上民夫数万人每天的开销,这就是一笔相当大的数字。再加上就地采购物资原材料的巨额花费。这些钱撒水般的泼出去,引得周边的商人蜂拥而来。县城每天都有新的商行和产业开张,经济变得空前繁荣。

    通过筛选的壮丁,会由作训处派人送到县城西面的新兵营。前方的老兵到达后,汪焕之从其中挑选了六百人担任教育士官,对新兵进行分项教育。新兵营内的所有训练都从实战角度出发,除了纪律条令和队列训练,可以说是完全抛弃了武汉政府颁发的《步兵操典》。

    “都给我把脑袋趴在地上朝前爬,下巴一定要蹭到土!昂头除了挨枪子不会有别的屁用!说你呢?还他妈敢抬头!不想要命了是吧~”

    “机枪最多三个连发,必须更换射击位置!小鬼子的掷弹筒来得又快又准,原地打光一匣子弹非得见阎王爷不可!所以要当好机枪手,首先得学跑步!二十米来回折返跑,荷枪实弹,全负重,五十趟,开始!”

    “手榴弹都给我延时两秒再往外扔,要不然小鬼子会给你扔回来!别死在自己的武器手里,太tmd丢人……”

    “从现在开始不管到任何地方,你们都必须带着枪,哪怕是蹲茅房,你也得给我捧着!”

    “告诉我!军人的使命是什么?”“打仗和准备打仗!”

    场地上的训练热度让黄浩然觉得很满意,最后这两句口号,是他到宜宾后交代给作训处的。在黄浩然看来,民国的军人缺乏战斗意志,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与其让这些被抓来的壮丁学习保家卫国的大道理,还不如对他们说的简单粗暴一些。从踏进军营的那一刻起,这些人就只剩下两件事情需要去做——打仗和准备打仗!

    必须让这些人意识到,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下一分钟,他们就将踏上战场。只有在准备打仗时狠狠的训练,才能在真正打仗时活下来。

    在训练场上吃的所有苦,为的都是自己!

    身体是训练的基础,要想有副好身板,先要吃得饱。视察完训练场之后,黄浩然便直奔炊事班。

    没有多余的钱用来营造宽敞明亮的食堂,新兵们吃饭的地方是他们自己搭建的竹棚。炊事班用来装菜和主食的容器都是木桶。两桶菜一桶饭,再加上一桶汤。这是一个新兵排的标准伙食配置。

    “练得这么狠,伙食得搞好啊~”

    黄浩然亲手把四只木桶上的盖子一一揭开,青菜豆腐,炖鱼,糙米蒸土豆,汤里面除了蛋花表面还飘着厚厚的油珠,算不上丰盛,但也能保证训练所需的能量和蛋白质。

    从伙食搭配就可以瞧出后勤部的口袋还是太紧巴,宜宾五县水资源丰富,鱼虾价格便宜,含的蛋白质又多,于是成了每日采购的首选。糙米混土豆一起蒸,也是因为菜金预算有限,买不起精米。青菜豆腐是花不了几个钱的,最贵的鸡蛋只敢拿来做汤,至于表面上漂着菜油,应该是炊事班想出来给士兵们补油水的点子。

    “每月能吃上几顿肉?”

    “逢五、十,吃一顿荤的,主要是鸡鸭,猪肉用的都少……”

    如果说在火线,这样的伙食供应那是相当不错。但宜宾却在大后方,隔五天才能吃点荤菜,只能说明财政出了问题。

    “钱都用到哪里去了?我说过要保障士兵营养的……”

    陪同的后勤部军官站了出来。他们的顶头上司是黄浩然的结拜兄弟汪焕之。在这位汪副司令的严管之下,后勤部素来被称为黄浩然的钱袋子。

    “基建的开销太大了,还有添置军训服装的费用……而且最近物价一直在上涨……军政部的拨款根本是杯水车薪……后勤部的账面上早就……”

    汇报情况的军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黄浩然意识到后勤部的实际情况恐怕比这还要糟糕。为了照顾汪焕之的颜面,他将后勤部军官招到跟前,低声问道:“有什么难听的,现在讲吧……知道你们搞后勤工作挺不容易,我没想追究责任,就想知道现在缺钱缺到什么地步?”

    “报告总座,咱们宜宾警备司令部,已经两个月没发军饷了……”

    能被派到黄浩然身边跟随检查的,当然是汪焕之的心腹。见旁边没有其他的人,对黄浩然提出的问题,后勤军官知无不言。

    “咱们从99师起家时开始,一直都是除了军政部给的国难薪,我们自己再发一份,战时还要加一份。后来由师变成军,依旧如此。再然后部队越来越多,又不断打仗,这军饷自然也越发越多……这账面上的窟窿,慢慢就填不起来……为了保证前线作战部队,汪副司令只能听停了宜宾这边的军饷……但是总座您放心,国难薪依旧是发的,咱们甚至还垫付了军政部没有足额拨付的部分,停发的只是我们内部的军饷,不会有把柄落在别人手中……”

    黄浩然倒情愿停发的是国难薪。高额军饷,是笼络人心的手段重要手段之一。当兵打仗不可能只谈奉献,这种高危职业需要有相应的高额报酬,才能让官兵们没有后顾之忧。宜宾停饷只是个开始,随着建设的继续,后面的开支只会越来越大。照现在的趋势,如果没有办法开源,汪焕之迟早会把截流的主意打到作战部队身上。那是要动摇军心的。

    和云南贵州四川方面的合作项目都还没有上轨道,短期内不可能有大笔的进项。黄浩然私人口袋也已经掏得七七八八。

    想办法搞钱,成了当务之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