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四章:新科红人(上)
    2.4新科红人(上)

    一时间黄浩然变成了1932年4月里面整个国家最当红的人物,甚至有一些进步的女文学青年在报纸上刊登文章表示要和这位“抗日英雄”一起启发和探索她们剩余的人生道路。

    雪片般飞向徐州军事监狱表示爱慕之情的书信让徐州市的邮政系统面临瘫痪,市政府不得不每天抽出一辆货车往监狱里面送信件。

    黄浩然在牢中的地位变得更加让人仰视,一大堆的狱卒被黄浩然拉来帮着拆信和回信,黄浩然光是签名都签得手腕酸痛无力。

    居然有几个胆大的狱卒借着黄浩然的名义给这些狂热的“粉丝”回了情信。

    很快这几封回信中的一封就登上了报纸,人们开始唏嘘黄浩然这位“抗日英雄”身在牢狱之中居然还有这般乐观的精神和对爱情的憧憬!

    情信登报的次日,开始有人围攻徐州监狱,尤其以青年女学生居多,徐州监狱的工作人员从汹涌的人群里面艰难地冲进来上班,脸上或多或少的都留下了几道爪痕。

    对于这些迫害“抗日英雄”的帮凶,女学生们当然没有什么好脾气,于是锋利的指甲就成了攻击的武器!

    整个徐州、甚至整个江苏、整个华东都因为他黄浩然是闹成了一锅粥!

    局面发展的失控很快就让南京政府坐不住了。

    政府宣传部的头头马上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个不停,各级大佬轮番打来追问详情,4月初的天气里,宣传部长居然汗湿了衬衣。

    宣传部上级动用了群不的人力和物力开足马力一通调查,发现的确有这么一个“争议人物”看押在徐州的监狱里面。军法处那边一直没有审出个结果。

    再查查市面上的报纸,最先刊登关于黄浩然消息的几家报社大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报,地点分布的也是天南地北。

    只要看一看这些《紫罗兰日报》之类的名字就知道不会是什么正经报纸,可文章里面把黄浩然的事情说的是有鼻子有眼,就跟他们亲眼看见了似的!

    也奇怪了,这小报记者怎么关心起时事来了,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这些内幕的?

    不过对方是小报也有小报的好处,派些警察跑跑,就能关个十几、二十家的,还不会引起民愤。

    现在仔细想想那些个主流报纸多半是被南京政府对日本卑躬屈膝的态度给气过过头了,反正这些日子大家已经对南京政府泼了不少脏水,这一看见新的“罪证”,略微思索一下基本靠谱就给登报发了出去。

    结果那些骂的已经有些口干舌燥、有气无力的文人们看见了这样的“新鲜素材”立即添油加醋的推波助澜,这几处推手合力,终于制造出了这个舆论的漩涡!

    查抄报社的中统特务报告说那几家小报社都说稿子来源于邮递稿件,线索就算是断了。

    这几家小报刊登这篇稿件的动机也是因为最近的主流报纸都是对着南京开骂,搞得像他们这样以写风月八卦为主的小报销量直线下降。

    正在为生计发愁的时候刚好有了这样一篇带些八卦传奇色彩的稿件到了手里,于是就上赶着刊登了,想借这舆论的漩涡分上一杯羹。

    结果现在弄得连安家立命的地方都丢了。

    中统那边还说查获了一封刚刚寄到这些报社的信件,从笔迹上看和之前的文章应该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不过由于前面的一篇文章引起的风浪太大,几家报社都害怕了,没敢刊登!

    宣传部长在心中大骂这些要钱不要命的蠢货,居然给自己添了这样大的麻烦!一面赶紧让手下把事情调查的经过汇总成报告再加上送来的邮寄原稿一起分送到各个大佬的案头上。

    总算是交的了差事!

    在上海忙完了淞沪战事的张治中将军看见了报纸上面的报道,赶紧找到了当时“抓获”黄浩然的十九路军宪兵队,结果证实了日军军事情报的来源正是报纸上的“热点人物”黄浩然。

    张将军觉得是他的疏忽让黄浩然蒙受了这样打的不白之冤,于是马上提笔写了一封替黄浩然作保的“呈请”送到了南京国防部和军法处。

    张将军的报告到了南京,这下政府里面的要员们开始大眼瞪小眼了!

    本来还打算找几个“证人”给黄浩然扣个罪名堵住新闻界的这些人的嘴巴,这份张将军的“呈请”一到,栽赃的计划立即泡了汤!

    看来这下真的是抓了个“抗日英雄”回来!还是很能惹事的那种!

    最高当局看到张将军的“呈请”之后,气的摔掉了手里面的茶杯,用他那一口浙江口味的官话痛骂军法处和宣传部“糊涂”!

    这么个现成的“抗日英雄”居然不知道拿来替政府正面宣传,现在居然还被民主党派拿来当作攻击南京政府的“力证”!

    这怎么能不让最高当局火冒三丈!

    洛阳官邸一楼会客厅里面,最高当局面前的红人蒋百里先生正靠在的沙发上品茗。

    淞沪战事展开之后,由于南京离上海实在太近,于是最高当局决定将南京的政府部门移到洛阳官邸办公,洛阳,算是当时南京政府的“陪都”。

    现在楼上楼下的部门都为了料理淞沪战事的后事而忙的团团转,只有他蒋百里这个挂着闲职没有实权的“客卿”悠闲地很。

    蒋百里生性散淡,可是他的军事修养在当时的中国可以说是无人能出其右,蒋百里担任过保定军校的校长,还到过德国深造,所以他在最高当局的眼中很有分量!

    尤其在军事理论方面最高当局一直把蒋百里当作南京军队中的权威!

    这次淞沪抗战先后调动张治中的第五军和陈诚的第十八军赴上海参战的命令就是出自蒋百里的建议。

    宣传部的一个文书疾步走进会客厅,立正敬礼后递给蒋百里一份文件,蒋百里随手接过来丢在身边的沙发上,点点头示意自己收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