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六章:芜城三少
    2.6芜城三少

    现在的黄老爷自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报纸上面那些褒奖黄浩然的文章!

    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不知道吗?他哪有做下报纸上那些大事的胆子?

    说到底还是家里花在南京的大把银元救了这个不成器的畜生,报纸上的那些,多半是收了钱的高官给黄浩然脱罪编织的借口而已!

    不过在见到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第一眼的时候,黄老爷还真有些发愣。

    笔挺的黄呢军装,领子上两杠三星的军衔闪闪发亮,腰间挎着一只德国造的毛瑟手枪,再加上锃亮的马靴和光秃秃的脑门,黄老爷都有些不敢认面前的这个彪悍的青年军官是自己的儿子了。

    更要紧的是那一股子似有似无的杀气,从黄浩然随意的一个眼神里面就溢出来,让家里面的下人都躲得远远的,似乎院子里面站着的是一只蛰伏的野兽。

    黄老爷有些相信报纸上说的那些事情是真的了。

    只有从血火里面滚出来的人身上才会有这样的杀气,黄老爷在东洋游学的时候在一些参加过日俄战争的老兵身上见过这样的杀气,那种颤栗感让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现在,居然在他这个不争气的“败家子”身上也闻到了这样的气味。

    危险者的气味......

    黄老爷有些心烦意乱,示意黄浩然不必行礼,然后转身到他心爱的书房去了。

    黄浩然也长出了一口气,他正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凭空里面冒出来的“爹”呢!

    他很抵触封建社会的那套家长作风,要是黄老爷要他下跪,那可是办不到的呢!

    这老爷子一走,也就少了几分尴尬......

    黄浩然的“娘”是个典型溺爱孩子的母亲,她快五十岁了就黄浩然这么一个独苗,自然是见了面就泪眼汪汪,她只要自己儿子完完整整的回来就好了,至于当不当英雄实在是很无所谓的事情!

    黄浩然面对这样的“爹娘”是彻底无语了,毕竟自己不是原来的黄浩然,对二老亲近不起来,这个儿子也就当的浑身不自在。

    更要命的是汪焕之告诉自己的未婚妻---孟施晴,这个丫头只是冷冰冰的和黄浩然见了个礼,然后就回到她那座小院关起门来过日子。

    半点也没有黄浩然想象中旧社会女子对丈夫“三从四德”的做派。

    黄浩然回家快十天了也没能见上孟施晴几面。

    家里面还有一位整天护着孟施晴,打击黄浩然玩的的糊涂奶奶。

    黄浩然觉得自己哪是什么大少爷啊?简直就是“孙子”,家里面谁都敢给他甩脸子!

    黄浩然又实在不好意思调戏家里面的小丫头玩,他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人,让他摆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架势还真有些为难他了。

    家里面既然呆不下去,黄浩然只好整天朝外面跑,在街上闲逛......

    黄老爷忙着托人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安排出路,也没时间理他,黄夫人更是只知道一个劲的给黄浩然塞钱。

    黄浩然的心里面实在是觉得有些愧对家里面这几位老人家......

    这一天“抗日英雄”黄浩然又领着他那一大帮子兄弟在芜城的大街上晃荡。

    走在黄浩然左边的是之前去徐州探监的汪焕之,右边的则是黄浩然的二弟,汪焕之的二哥---沈元龙。

    沈元龙是个李逵般魁梧的人物,平日里面也是芜城的一霸,可是黄浩然一回来,沈老二乖乖的领着手下的小弟来给大哥站班助威。

    实在是沈老二小的时候没少吃黄浩然的亏,后来沈老二就主动“弃暗投明”,当起了黄浩然的小弟,也许是童年阴影实在太深,现在的汪老二见到黄浩然就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黄浩然看着旁边的沈元龙摇头晃脑、神气活现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对于凭空蹦出来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保镖,黄浩然还是满意的。再说用沈老二自己的话说,他沈老二也是聪明人物,只不过比起大哥的睿智要差上那么一些......

    汪焕之对沈老二的言论已经免疫了,就当没有听见。

    黄浩然一开始还觉得听着挺爽,谁知道沈老二的恭维话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这几天黄浩然觉得胃里面已经有些开始泛酸水了......

    老时间,老地点,三兄弟又晃到了位于中山路的“六味居”老店。

    晌午了,该去祭祭五脏庙了。

    “六味居”里面和往常一样,又是满座,端着菜盘的小伙计在大厅里面辗转腾挪,跟穿花蝴蝶似的。现在这个钟点居然还有提着鸟笼子刚从家里赶来吃早饭的大爷在大堂里面晃荡着等座。

    收钱的柜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今日的菜牌子,菜牌子旁边立着块木牌,上面写着:

    “莫谈国事”......

    黄浩然弟兄几个径直上了二楼,六味居没有包间,二楼是个回廊,摆放着几张略微雅致点的台子,专门招待喜欢安静的贵客。

    这价钱,自然也要贵上一些。

    黄浩然一屁股坐在靠栏杆的一边的长凳上,磕着瓜子看着楼下的众生相。

    汪焕之招呼伙计上菜,沈老二又在看着邻桌谁家的漂亮小姐出神。

    自从黄浩然回到芜城的日子以来,哥仨天天如此。

    这样平静的日子都让他这个从血海里面爬出来的“抗日英雄”快忘了自己不久之前还经历过一场生死。

    六味居二楼回廊的对面,几个穿着中山装的食客正上下打量着悠哉悠哉的黄浩然......

    其中一个食客白面,略矮,看着黄浩然纨绔子弟的做派是眉头大皱。另一位则有些玩世不恭,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茶盏一边瞅着满脸严肃的矮个嘻笑。

    还有几个黑色中山装立在俩人身后,警惕的看着四周,骨子里面的悍勇之气,压都压不住,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

    矮个中山装被“玩世不恭”看的有些不耐烦,开口说道:

    “余一兄,都是你要来看这姓黄的小子!说是有什么不凡之处,还把我也诳来了!你我二人已经来到芜城三日了,你看这小子整日都在做些什么?我看他就是个浪荡公子,那首词和文章多半也是这小子找人捉刀写的!这样的纨绔子弟哪会有什么真才实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