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七章:暗语
    2.7暗语

    “玩世不恭”的正是最高当局的客卿—蒋百里,他就像发现了一件新奇玩具似的看着对面的黄浩然,听着矮个中山装的连篇抱怨是头也懒得转一下。

    “别急嘛!石叟小老弟!我看你说的也不全对,老哥知道你是个一板一眼的人,拘束惯了,不知道给自己找找自在,我看这黄浩然的举动倒没什么不妥,不就是泡泡馆子,逛逛大街吗?毕竟在牢里面呆了好几个月,若是换了我,出来比他玩的过份!这小子,懂得生活......!”

    被蒋百里唤作石叟小老弟的中山装没有接茬,端起茶盏闷头喝茶,心想:“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啊?喝醉了闯进最高当局的办公室还能有解酒汤喝!这姓黄的小子倒是和你一样的浪荡性子,难怪你这么看重他,只可怜我被你忽悠来,这两天办公室的文件怕是堆成了山了......”

    蒋百里似乎听见了矮个的心声,转过头来笑着说:“石叟老弟!老哥知道你的心思,最高当局那里离不开你!今天我们便会会这个小子,晚上就回南京!”

    说完拉起矮个就穿过回廊往黄浩然那桌走去。

    “石叟”被拉的急了,边挣脱边对蒋百里说:“余一兄,我知道你一贯豪迈,可我们就这样过去,怕是不受欢迎吧?”

    蒋百里拉着“石叟”的手一点也不放松,将“石叟”拽到身边,笑着小声解释:“老弟你是个正经的人,不懂的我们这些浪荡人的心思!这小子早就注意上我们了,正等着我们过去呢!”

    说话间蒋百里拖着“石叟”走到了黄浩然的桌前,蒋百里冲着黄浩然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大咧咧的坐了下去。

    沈老二一见居然有人敢在自己兄弟头上动土,一拍桌子就要暴起伤人,被黄浩然一把按住。

    “石叟”见黄浩然果然心中早已有数,便也选了个方位坐下。

    汪焕之见来者气度不凡,再看大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连忙一个闪身把沈老二拉到了黄浩然身后站着,怕沈老二坏事。

    蒋百里、“石叟”和黄浩然三人分三方坐着,也不说话,就这样斗起了养气的功夫。

    半晌,蒋百里哈哈大笑,指着黄浩然冲“石叟”嚷着:“你看...你看!我说的吧?这小子在这等着我们呢!”

    “石叟”看了看蒋百里,微笑不语。

    蒋百里招呼随从把自己和“石叟”的茶具移了过来,从怀里丢出几张纸到台面上,端起茶盏自顾自饮开了。

    黄浩然眼光一扫,知道正是自己让汪焕之放在第二批寄出的文章,再看看两人的面相和做派,心中对面前二人的来路已经有了六、七分把握了......

    站在黄浩然深厚的汪焕之看见桌上的信心中“咯噔”一下...

    这事又让大哥给料中了,汪焕之一直不明白这第二封信的用途。为什么要在舆论已经掀起了足够大的风浪的时候才让自己寄出去,没能登报似乎是大哥意料之中的结果,汪焕之在牢里面问过原因,大哥说是用来寻人的,汪焕之怎么也不能理解......

    如今居然真的寻找人了,一来还就是两位!

    黄浩然大大方方的冲二人拱了拱手,朗声道:

    “不知二位兄台有何指教?”

    蒋百里一听,乐的开怀。

    “啊呵!兄台...!可不是兄台吗?多少年没听到过这样的称呼了!”

    蒋百里乐了一阵之后,指了指黄浩然:“我说年轻人啊!从你的文章里面似乎对和东边开战的前景十分悲观啊?难道这两家的差距真有这么大么?”

    黄浩然用盏盖除了除漂在最上面的茶末,笑了笑回答:“既然知道答案,何必再问?!”

    蒋百里追着问:“这篇文章的结尾,话似乎只说了一半,愿讨教另外一半!”

    “讨教二字说的严重了!大家聊聊罢了!”黄浩然知道必然会有这个问题,回答的十分客气。

    一直不说话的“石叟”开口问道:“你说如今停战所为的不过是‘喘息’几年,莫非你认为几年之后,还是这般局面吗?”

    “刻舟求剑,剑又岂会在原地?难道那东边的会停下来等咱们不成?再有几年差距不过是越拉越大而已!”

    “这么说你是主张现在解决了?”蒋百里插进来问黄浩然。

    黄浩然笑着对蒋百里说:“那也不是!现在连锅都揭不开了,拿什么去打饿狗?”

    “石叟”用力的捶了一下桌子,咬着牙说:“如今已是议和的局面,我看之后总要有个十来年的缓冲吧,只要咱们励精图治,到那时我们也不会是那么好欺负的了!”

    黄浩然看了看“石叟”,摇了摇头说:“如今大家多半都是你这种想法,可惜饿狗不是这么想的!既是饿狗,肚子自然早就饿了,看着美食怎能不快快下肚?难道等着他有毒了再来吃吗?”

    “再说你看看这下面安逸的食客,哪个是把这血海深仇当了一回事了?”

    “他们,还活在上个世纪的迷梦里面,认为打输了不过是割地赔款,那都是官家的事情!谁来了,还不是端碗吃饭?哪知道,这回来的却是要命的饿狗!”

    蒋百里看了看楼下一脸麻木的人们,转回头发问:“这么说若是饿狗还来夺食,计将安出?”

    黄浩然看着面前已然正色的二位,清了清嗓子,郎朗的说道:“无非是以空间换时间......不管是胜是败,就是不要和他讲和!再等待外面的变化......”

    蒋百里打断黄浩然的话,插问道:“你说的外面是指......?”

    “自然是西面和对面了!”

    蒋百里和“石叟”在得到黄浩然这句回答之后沉默了起来,良久,忽然对视了一眼,再看看黄浩然,露出了笑容......

    黄浩然就像是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红帽一样,感到一阵恶寒......

    又闲聊了些时事,依旧是二位问,黄浩然答,三人谈的火热,汪焕之和沈老二听的头晕脑胀......

    最后,蒋百里和“石叟”起身告别,黄浩然一直将他们送到了门口,临行的时候,蒋百里和“石叟”都给黄浩然留下了自己的字号。

    青田“石叟”和海宁“余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