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六章:军心士气
    汪焕之偷偷的看了看黄浩然的脸色,发现老大面色有些黑,赶紧让手下的小兵给靶场上的沈老二报信。

    将汪焕之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没有点破,这个汪焕之啊,总是以为自己有那么一点小聪明,不过这小子对自己这个大哥还算忠心。手底下有几个自己人还是要放心些的。

    “山奎、焕之,我们还是去看看部队吧,沈老二的那些个烂事,我懒得去看!今天他糟蹋掉的子弹,从他的军饷里面扣!”

    黄浩然决定卖自己这个“三弟”一些面子。

    汪焕之是个比鬼都精的家伙,马上就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被黄浩然发现了,连忙打着哈哈:“就是就是!还是看新兵去,沈老二的汗味啊,臭的熏死个人呢!”

    王山奎和旁边的几个军官也马上心领神会的齐声应和,反正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我们才懒得管呢!

    黄浩然被自己招收的这帮新兵气的差点犯了心脏病!

    虽然在吹号集合之前已经给自己打了无数遍“预防针”的黄浩然还是被他挖空了心思才招来的这帮宝贝部下的表现气了个半死。

    花了足足四十分钟,五千多人才乱糟糟的在操场上站好,按照各自的部队番号分成了三堆。

    四十分钟!足够日本飞机轰炸两遍了!

    这样的队伍哪能算是军队?简直就是一群鸭子!要是带上现在的部队碰上日本鬼子,恐怕一个照面就会逃命,自己这个旅长的脑袋都得搬家!

    最左边比较整齐的一堆是王山奎的第1团,第1团主要是由那两个湖南新兵营组成的,看的出来基本军事素质是过硬的,只是在这些士兵的眼神里面能看见的只有茫然,这群没有军魂的家伙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军人,黄浩然只要有淞沪时87师半个连上网兵力就能把这些鸭子赶下河去......

    中间的第2团是刚刚搭起来的架子部队,二千人的建制现在只有400多个人头,团长是个叫谢文东的家伙,以前是东北军的副营长,沈老二的朋友,黄浩然也没对他报什么希望,实在是手下扒拉不出什么像样的高级军官来,就把这个空架子团长的帽子扣在了这个沈老二拍胸口担保的东北佬头上。

    第2团的兵基本上都是刚放下锄头的庄稼汉,懦弱的气味散发的十分明显,谢文东和手下的军官挥舞着鞭子呼喝着,可惜这些新兵十分不争气,实在没有什么看头。

    倒是沈老二的第3团稍微出了点彩,这个团的建制也不满员,不过一千七、八百号人,沈老二挑兵的原则是要“带种”!第3团带队的军官也基本是沈老二从上海淘换回来的老兵痞,虽然队列站的歪歪斜斜,官兵们却有那么股子骄悍的味道,丘八嘛!不能像群秀才,拿枪都软绵绵的还打什么仗?

    黄浩然倒是想要些第5军那样的精兵,可惜现在连面前这样的队伍都是千方百计才凑出来的,他如今可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啊!

    再好的兵不也人是练出来的,自己这些兵再差也会比“许三多”“许木木”好点吧?

    正想起电视中“许木木“的傻样,黄浩然突然在谢文东的第2团里面瞅见几十个脸上黑乎乎的士兵,其中还有几个冲着黄旅长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黄旅长是欲哭无泪啊!

    “老子就当自己是史今班长了!”

    黄浩然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有些扭曲的五官摆回原位,走上检阅台站定。

    “都睡醒了没有!!!”

    黄浩然用自己的丹田气力大声吼了出来。

    台下的队伍被这一声吓了一跳,原先松垮垮的队型也立起来了少许,谢文东谢团长更是吃了一惊-----这个一向脸上挂着笑的“好好先生”今天是怎么了?

    只有范介的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看样子伙房最近的伙食把大家都喂得不错啊?身上长膘了吧?当兵的可不能老是想着松快!听我的口令!”

    “全体都有!向右转!距离五公里,以我为排头,跑步走!”

    话刚说完,黄浩然就带头从检阅台上面跑了出去,一众军官赶紧领着队伍跟上,五千多人的一字长蛇阵远远望去还是蛮壮观的。

    五公里越野跑到一半左右的时候,谢文东终于觉出这个新旅长是个硬茬了,黄旅长基本不选平路去跑,水沟,石滩都是黄旅长心中的最爱,跑步前进的速度也很是不慢,渐渐的已经有体弱的士兵开始掉队......

    范介这个参谋长都一言不发的跑在旅座的后面,谢文东这个团长还怎么好意思开口?

    于是谢团长只好怂恿汪副旅长上前请示旅座怎么处理掉队的士兵?

    旅座的答复是一个人也不许丢!全部带上!拉练结束按掉队人头跟各个单位的长官算账!

    少一个人,全连加练一公里!少两个人全连加练两公里!超过十个人掉队的连队就不用吃晚餐了!全体减肥吧!

    还好没有速度上的要求,不然今天旅里面的炊事班就可以休息了!

    得到答案的下级军官们顿时行动变得积极起来,有体力的军官忙前忙后的组织士兵帮助掉队的兄弟,没体力的就跟队慢跑给自己的队伍鼓劲,一时间,亲切团结,互助友爱的场景在行军队伍的各个地方上演着。

    第一个跑回营地的黄旅长像根标枪一样扎在军营的大门口等待着他的官兵们归建,这个时代的官兵基本都是农村年轻壮劳力出身,所以并没有让他们的旅长等的太久,最先回来的是那些已经整训过的湖南兵,然后陆陆续续的各个连队都回到了出发的操场。

    心里面有怨言的官兵看到自己的旅长站在寒风中等候,都是眼眶一热,把头低了下去。

    黄浩然等到最后一个士兵从自己的眼前走进军营以后才转身回到了检阅台,因为刚刚的大运动量拉练,官兵们的头上都冒着热气,聚在一起形成一团白雾,在操场上空经久不散。

    “看来大家都还是有卵子的主!可惜平时做的都是些没卵子的事情!刚才的拉练说明你们不是当不好兵,而是不想当好兵!”

    “我黄浩然的队伍不要混饭吃的软蛋,我是要带着你们杀鬼子的,我不想你们死在鬼子的刺刀下还被那些小日本指着说说他们杀死的是一群软蛋,不是真正的军人!”

    “想离开的向右转,从你们刚才相扶相携跑进来的那扇门走出去,门口有人发遣散费,你们可以回去找个壳藏起来,看家国沦丧!”

    “想留下的向左转,食堂里面有酒有肉!明天有更残酷的训练等着你们!有饷拿!有衣穿!伤了有人管!死了有人埋!最重要的是……”

    “有鬼子可以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