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十一章:暗礁
    3.11暗礁

    “来的都是客,还是得陪好,今个我就不亲自上了,让沈团座打个场面吧。”

    得令的沈元龙夹着酒坛子像猛虎下山一样往酒席上扑了过去。

    谢文东和王山奎继续打冷战……

    还是范介范参谋长英明,压根就没来......

    “这里就这样吧,谢团长,王团长,你们和我回去,汪副旅长你在这照应着,看着点沈老二。咱们是要钱,不是要命!”

    黄浩然说完出门跨上卫兵牵来的枣红马,两腿一夹,飞驰了出去,谢文东和王山奎带着旅部的卫兵打马跟上。

    还好旅座没让他们留在“楼外楼”陪酒,他们可没有旅座的两位结拜兄弟那么厚的脸皮!

    于莲君看见黄浩然再次对自己视若无物的绝尘而去,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恼怒,于大美人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从被师门派到芜湖这个地方以来,还是第一次,于莲君决定一定要降服这个男人,这可事关她这个美女的面子问题!

    她看了眼在酒席上窜来窜去的沈团长,再看看站在主人位上谈笑风生的汪焕之,于莲君露出了个倾倒众生的笑容,端起酒杯往酒席间走去。

    “老娘倒要看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莲步轻移,看的一帮子半醉的宾客都留下了口水……

    黄浩然在马上突然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他用手使劲的揉了揉鼻子,嘟囔着:“是哪个美眉又在想念我哦?嘿嘿……”

    腊月二十八的晚上,一队上海方向开来的货船驶入芜湖港,码头上警备司令部看守港口的士兵跳上船去查看,押船的掏出了一块黑色的印信,这是上海青帮的货物。

    汪副旅长今天在港口巡视,他也跟着跳上船去看看,没想到船上的人看见他这个高级军官上了船明显有些紧张,汪焕之马上感觉到有些奇怪。

    上海那边的货物这半年来也走了不少了,东西见不得光大哥和自己是早就知道的,怎么这回船上的人会有如此的反应,难道这趟货和往常的不一样?

    黄旅长派来看守港口的都是原先司令部里面的那些兵痞,黄浩然说让这些人来港口搜刮是再合适不过了,于是让汪副旅长挂帅,用这些人成立了稽查大队。

    这些兵痞搜刮钱财的手段简直是匪夷所思,汪焕之现在在芜城的名声很不好听,不过其实自从前些日子的宴席风波之后,暂10旅在外面的名声早就臭了,被人骂的最凶的就是黄浩然这个旅座大人。

    汪副旅长让人扣住这批船只,然后从暂10旅调来了旅部的警卫营搜查。

    结果,从船舱夹带的私货里面查出了大量的鸦片!

    汪焕之感到事情棘手,青帮现在可是暂10旅的主要财源,这样重要的事情还是要问过大哥才好。

    黄浩然就这样从温暖的被窝里面被唤了出来。

    没有睡上好觉的黄旅座在港口看见堆集如山的鸦片,面色铁青!

    黄浩然除了鬼子最恨的就是毒贩,他和上海方面在一开始就谈好了,除了毒品,什么都好办!

    这回上海青帮算是触碰到了他黄浩然的底线了!

    黄浩然让人把船上的人全部投进了大牢,一言不发的带队回去了。

    搜出来鸦片都搬进了暂10旅的仓库,严加看管!

    “楼外楼”里面的于莲君是下半夜才得到的消息,凭她对黄浩然的了解,知道事情要坏,赶紧马不停蹄地赶到了芜湖警备司令部。

    于莲君来得急,只在丝绸小衣外面套了件狐皮大袄,一双玉足露在外面,冻得发青。

    黄浩然见不得美人受罪,让于莲君进了自己的卧室找了几件能穿的衣服换上。

    于莲君挑了套黄浩然的军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很大,但有种说不出的美态......

    于莲君急切的分辨这批货她绝不知情,上海老爷子那边也没打算从暂10旅的防区走这种货,她希望黄浩然能够相信她的话。

    黄浩然半晌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于莲君那双美丽的眼睛,良久,他开口说话:

    “你的话我是信的!可是青帮里面的人我不信得过!人为财死!这么大的组织难保不出几个败类!”

    “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夜里凉,冻坏了身子不好,衣服就这么穿走......”

    说完黄浩然让人备车亲自送于莲君到了“楼外楼”,在门口用手在于莲君的鼻子上刮了刮,笑着转身走了。

    于莲君看着黄浩然远去的背影拉了拉身上的军装,一股男人的味道直扑她的秀鼻......

    于莲君不禁有些痴了......

    黄浩然相信于莲君,可是就像他自己说的,他不相信青帮里面就没有财迷。

    他让汪焕之这些天加紧巡查,尤其是青帮的船队,再让范介把驻守码头的那些兵痞隔离起来审查,结果果然不出他的所料。

    青帮的这种货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芜湖,警备队的队长和几个军官都收了黑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从芜湖过路的毒品绝对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范介还同时给黄旅长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军政部的何部长给暂10旅派来了一位政治处主任。人已经到了芜湖了,南京的电报确现在才发到暂10旅,有点突然袭击的意思在里面。

    黄浩然让汪焕之和范介将码头的消息封锁起来,不能让这个新来的政治处主任闻出些什么来。

    第二天,这个齐少白齐主任就到了黄浩然的警备司令部,别看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齐主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这样的斯文书生在你背后一旦下起手来,那才是阴损的要命......

    会咬人的狗不叫嘛!

    何部长是要报自己在徐州的“一夜之仇”?

    这些黄浩然都不知道,但是从齐少白那副眼镜片后面贼溜溜的一对小老鼠眼,黄旅长感觉到这个新上任的政治部主任是个麻烦!

    这个齐少白齐主任的军衔和黄浩然一样都是个上校,他这个政治部主任在部队编制里面看起来不太起眼,其实是一个举足轻重的部门,也是南京控制手底下这些中央部队的法宝。

    何部长看来是打算给暂10旅套上个笼头了......

    “谁来搅老子的好日子,老子都不会让他好过!...”

    黄师长在心里面对恨不得把这个齐少白给嚼个稀烂,口中却说着:

    “欢迎啊!欢迎!我们这支新部队正需要齐主任这样的精英来给咱们思想上掌掌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