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三十四章:老熟人
    3.34老熟人

    “影子部队”的好处马上在这次扩军中得到了体现。

    由于手中有足够的基层军官和老兵,黄浩然将老暂11旅彻底打散补入新的暂10旅和暂11旅,两个旅的基层军官全部是原来暂10旅的人马。

    这一手立刻就将预备师里面反对他黄师座的势力打得小算盘给搅了个稀烂。

    如此一来可以说是暂10旅借着组建预备师的机会将老暂11旅一口吞了下去,黄师座这样决绝的手段,让王山奎和施大炮他们也有些吃惊!

    由暂10旅扩编成预备师,原先暂10旅的军官可算是人人高升,只有谢文东,被任命为补充团团长。

    补充团是预备师里面一个很特别的单位,说白了就是用来收容被拆散的老暂11旅里面黄浩然不要的军官和兵痞的番号,范介将这些人集中起来编成补充团,平时用来充当一些苦力和土木工程的事情。

    补充团的装备也是用的老暂11旅的破烂,和新的暂11旅还有暂10旅这两个主力旅的装备简直没法比。

    对于不想呆在补充团的人预备师发给路费和复员费。

    用范介的话就是要把这些军队里面的垃圾分批的清除出预备师。

    谢文东的这个团长当的更像是监狱的典狱长。

    只不过他管理的是拿枪领饷的囚犯。

    齐少白被“发配”的时候谢文东决定留在暂10旅的确是有等着看黄浩然栽跟头的意思在里面。

    可是没想到黄旅长跌跌撞撞的一路走到如今,居然坐上了师长的位置。

    虽然现在黄浩然还是个上校,可是有传言说黄师长在南京找到了大靠山,这预备师随时可能摇身一变成为正规军,到时候黄师长怎么也少不了一个少将干干。

    谢文东如果没有和齐少白来上那么一出“逼黄让位”的闹剧,他也算是暂10旅起家的元老之一了,你看施大炮都当上了炮团的中校团长,他谢文东怎么着也能混个副旅长的职务。

    这和当初齐少白给自己许诺的职务可是一样的!

    可惜啊,他谢文东居然昏了头,被齐少白这个一肚子坏水的白面书生给忽悠了。

    谢文东自从暂10旅扩编为预备师以后,愈发的混起日子来了,整天抱着个酒瓶子过活,连他那几个跟了他十几年的老部下都开始对他这个老上级失望了。

    于是有人拿了复员费走人,也有人开始向王山奎这个有些交情的新任旅长套交情,总之,这些人是不打算跟着他谢团座了。

    谢文东也不阻止,就当自己没有看见。

    他谢文东是不行了,就别挡着兄弟们的前程了,都散了吧!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你们的便吧!

    这天谢团长又是喝得烂醉,打着醉拳就进了他的团部抱着空酒瓶倒在了行军床上呼呼大睡。

    团部的卫兵早已习惯了谢团长这样的模样,丢了件大衣盖在谢文东身上,自己坐在会议桌旁合计着他们自己的出路。

    今天又有200多个弟兄在范参谋长那里领了路费,现在的补充团已经由一开始的3000多人锐减到了不足800人。

    照这个趋势下去,很快营房就要走空了。

    “预备师不要吃干饭的软蛋!”

    老暂11旅和暂10旅整编的那一天现在暂10旅的沈旅长在操场上就说过这样一句话!

    当时大伙都以为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谁也没往心里去!

    可紧接着残酷的筛选就开始了,也不知道暂10旅的那些官兵以前都是怎么训练的,居然有那么多变态的科目,只不过是筛选人员,老暂11旅的官兵就伤了100多个,还有两个发了病,死了......

    老暂11旅的士兵在筛选中的合格率不到半成!

    被刷下的士兵认为沈旅长是在故意为难他们,结果暂10旅随便派了几个辎重部队的运输兵就轻松的通过了刚才他们认为是在故意刁难的测试!

    老暂11旅的官兵们被一下子震住了!

    接下来师部的范参谋长告诉落选的士兵,以后每隔一个月都还会举行一次筛选测试,只要在测试中合格就可以进入预备师的作战部队,不过这样的筛选只会再进行三次,三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关的机会!

    想离开的官兵,预备师会发给复员费和路费,绝不为难!

    在刚才的测试中通过的官兵马上成了落选官兵的羡慕对象!

    很快,最后一次筛选就要来了,可是之前的两次补选通过的人数加起来也不到100人,所以剩下的人开始纷纷离开补充团,去另谋出路......

    老暂11旅的官兵本来就是由苏浙一带的保安团仓促组建起来的,这些保安团在地方上也只会滋扰生事,都是娇惯惯了的,如今就是想发奋,也是有心无力了。

    补充团团部的官兵正拿不定是否应该离开预备师的时候,有人进了团部的房子。

    一队杀气腾腾的卫兵迅速冲了进来,在四下站好,虎视眈眈的盯着屋子里的人,腰间的20响德国造都张着机头,每个人手里面还握着一支铮亮的美国汤姆逊冲锋枪。

    这样的装备,全师也只有师座的警卫营能拿的出来!

    黄师长用手中的马鞭一挑门帘,走了进来。

    屋子里面的官兵赶紧立正敬礼,黄师长回了一个军礼,这时谢团长的呼噜声恰到好处的响起。

    补充团的官兵心想,这下要糟!师长和团长的故事他们早就有所耳闻,如今团长对师长这般不敬,恐怕师长不会让团长好过!

    没准还要连带着他们这些小的倒霉!

    可是没想到的是,师长并没有发火,而是让警卫营的卫兵将他们请出了团部,师长说要和谢团长好好聊聊。

    谢团的官兵在团部的门外围了一个圈,好奇的朝里面张望,不过没有人敢站进师部警卫营的警戒线里面一步,听说师部警卫营的士兵手底下都是死过人的,那股子杀气,隔得老远就能让补充团的这些兵渣子小腿肚子打颤......

    大家真的是一个部队番号里面的战友么?怎么任何人的差距就这样大呢?

    这正是应了那句俗语:

    “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就得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