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三十五章: 男人的沟通方式
    3.35男人的沟通方式

    警卫营营长楚原将这些士兵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感叹难怪这些士兵沈旅长和王旅长是一个都不要。

    别看这800人都拿着枪,可要真的动起手来,他的警卫营只要动用一个排就可以把这群鸭子赶到苏州河里面去喂鱼!

    这样的部队已经不能简单的用一个“烂”字来形容了,这些人是没有了理想和希望的人!

    还好,自己跟的是师座!

    师座身上总是有着无穷的活力,每天,他都和官兵们在一口锅里面搅马勺。白天和官兵们一起在训练场上流汗,在夜晚的时候,师座会亲自一个岗哨一个岗哨的查看,然后到营房里面去帮战士们掖好他们不小心踢开的被角......

    师座绝对是预备师每天起的最早,睡得最晚的人!

    从暂10旅的时候,师座每天就是这样过来的!

    楚营长为自己能在这样一个人的麾下而感到自豪!

    如果没有师座,也许自己会和眼前的这些没了魂的官兵一样,成为一堆军营里面的烂肉......

    屋子里面,黄浩然坐在谢文东的床边安静的看着这个年长自己十几岁的谢团长。

    谢文东是跟黄浩然的第一批军官之一,在预备师里面比他资格老的人屈指可数,像施进财甚至冯.里奇加入部队的时间都在谢文东之后,谢文东可以说是黄浩然的起家之臣。

    然而就是这个起家之臣差点在背后给了黄浩然一刀,黄浩然知道当时的谢文东还没有了解到自己的手段,认为自己不过是一个新冒起的少爷旅长,在何部长这条大腿伸到谢文东面前的时候,谢文东毫不犹豫的抱住了这条在中央的粗大腿。

    从谢文东自身利益的角度他并没有做错,可惜黄浩然是个妖孽!居然在何部长的五指山下逃出生天,还让他辗转腾罗爬上了今天的位置......

    这其实应该算是个意外!

    打那以后,谢文东在黄浩然的部队里面就打上了“生人勿进”的标签,成了游离在队伍里面的透明人。

    一个正值壮年的军人,一下子遇到这样的境遇转变,一半是悔恨、一半是不甘,除了酒精,他还能去找什么麻醉自己呢?

    谢文东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

    他只不过是做错了一个选择!

    暂10旅时期的黄浩然只有暂10旅这么一支身家立命的本钱,他绝对不能允许谢文东给自己的本钱埋下不安定因素,可是现在,黄浩然的境遇已经是大大的不同了。

    他现在已经有了预备师,将来还会成为整编师甚至是集团军。

    他已经有了容下谢文东这个“叛将”的空间!

    所以,他来见谢文东,这还是他将谢文东赶出暂10旅核心层以来和谢团长第一次单独见面......

    谢团长在睡梦中觉得口干的厉害,于是伸手在旁边摸索茶杯,想喝口水,结果一把抓到了黄师长手中的马鞭。

    谢文东睁开有些朦胧的眼睛,结果看见了一双擦得油亮的军靴。

    补充团里面可没有这么干净的军靴,这些兵渣子对待自己的装备可没有这么爱惜,连手中的枪一年也不会擦上一回,就别说军靴了。

    谢团长知道这双军靴的主人一定不是自己的部下,可是又能这么随意的走进自己的团部,他隐隐的觉得面前的人就是他的“师座”。

    自从谢团长走错了一步之后,老暂10旅的重要会议都自动的将他谢文东屏蔽在外,不知哪个要的会议黄浩然基本都不会来参加,所以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见到他的顶头上司了。

    黄师座的突然光临让谢团长有些不知所措,他挣扎着坐起来,用力的甩了甩他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黄浩然让屋子外面的士兵给谢团长送来一杯热水,谢文东接到手里就灌,黄浩然换了个地方,坐在写了会议桌旁边。

    和预备师其他的团级指挥部比起来,谢团的指挥所的确有些寒酸,几张落满了灰尘的军事地图散乱的铺在会议桌上,上面还有菜渣和油渍,看来这张会议桌在谢团被用来做餐桌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这么冷的天气,屋里面的火炉也没有生火,敞开的炉门露出了里面塞得满满的煤渣子。

    补充团实际上已经散了,各个部门都已经停止了运转。

    谢文东喝光了杯中的热水,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他抬头看着自己的师座,希望黄浩然说出这次来到补充团的目的。

    不是已经打算放弃他们这支部队了吗?

    怎么你黄师座还会大家光临来到这个预备师的垃圾堆?

    黄浩然读懂了谢文东的想法。

    他开口问道:“老谢,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你都想清楚了么?”

    谢文东听见了,笑的很难看:

    “怎么样...?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你已经完全赢了,如今你是前途无量的预备师师长,而我呢,我的补充团恐怕在国防部的档案里面都从来没有存在过!我还能想些什么呢...!”

    黄浩然安静的等谢文东将压抑在心里面很久的情绪宣泄了出来,果然,谢团长他也有它的委屈。

    一个渴望权利的男人,被迫离开他的舞台这么长的时间,这简直比杀了他还残酷!

    黄师座看了看宣泄完情绪以后有些无力的谢团长,继续说着:

    “看来你还没有完全明白过来,你到现在还以为你只是一时没有把握住时机吗?你还觉得我这些年来依靠的不过是惊人的好运吗?你错了!”

    谢文东被黄浩然训的有些发懵,他抬起垂下的脑袋,愣愣的看着他的师座。

    “如果我只是一个运气好到了极点的公子哥,你觉得我能这么样如履薄冰的走到现在吗?范介和王山奎这样人物会安心的和我一起慷慨赴难吗?你怎么不用你的脑袋好好的想一想!!?”

    “我为什么能从何部长的手下逃生?那不是什么运气,而是因为我始终站在正确的这一边,你们,所为的不过是你们个人的蝇头小利,为了你们的顶子和前程!”

    “而我,我的心中是这个国家和这个民族!以无道算有道,你谢文东从一开始就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