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三十六章: 祸起萧墙
    3.36祸起萧墙

    “如果让你们这样的人将我给搬到了,那只能说是这个国家的悲哀!”

    “现在有的是人打着抗战的名义拼命的王自己的口袋里面捞钱,我呢?这些年我投在部队上面的钱你谢团长也看见了,如果我要发财,我的暂10旅还会被何部长盯上吗?”

    “也许我的钱是有些来路不正,可是我花的问心无愧,我黄浩然把弄到手的每一分钱都换成了军械,我欠下这些债,我会全部用鬼子的尸体来偿还!”

    “这些年花在你谢团长身上的也都是民众的血汗,你谢文东难道不应该偿还吗?你不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可耻吗?”

    说到激动的地方,黄浩然将被训的有些神情恍惚的谢团长从坐着的行军床上面一把扯了起来,然后用力的给了谢文东一记重拳!

    谢文东被打的歪倒会议桌上,将桌子上面的东西碰的到处都是......

    黄浩然指着谢文东的鼻子继续骂到:

    “国家养我们这些军人,不是让我们内斗的!而是要我们去御辱!”

    “如今小鬼子对我们虎视眈眈,我需要有人和我一起去扛起这即将破碎的河山,笑谈渴饮倭奴肉!那才是我辈军人的风骨!”

    谢文东仰面躺在会议桌上,眼前是补充团部的屋顶,耳边是黄浩然如“洪钟”般的声音。

    其实,他早就明白了黄师长当才对他说的道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才是他和齐少白失败的原因,还有南京的何部长,也是因为做了太多人神共愤的事情,才会拿黄浩然这么一个小小的上校没有半点的办法!

    之前他哦自暴自弃是在和黄浩然赌气,他气不过,自己这个在军队里面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老军人居然会输给这个一个“公子哥”,还输的这么惨!

    黄浩然的话就像是惊雷在谢文东的心里面炸响着,让他半天都喘不过气来!

    黄师长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纹丝不动的谢文东,知道自己已经摧毁了这个男人的心理防线,现在,是给他一根救命稻草的时候了!

    黄浩然转身用马鞭挑开门帘,回头冲谢团长问了一句:

    “还躺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你真的打算烂下去?还不和我一起去还债!”

    几分钟前还是烂醉如泥的谢团长一个鲤鱼打挺从会议桌上跃了起来,跟着他的师座冲了出去......

    远处的天空,那是一片通红的火烧云!

    红的就像是鲜血的颜色!

    “焦土抗战论”......

    黄师长一直以为这个提法是最高当局在1937年全面抗战开始之后才提出来的,结果他发现自己错的很厉害。

    现在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南方的李长官挥舞着胳膊抨击南京政府对日“不作为”的照片,十分的抢人眼球。

    汪焕之举着今天的报纸,唏嘘着:

    “看来李长官还是主张抗日的,他们‘新桂系’的领军人物都站了出来,再加上广东的陈济棠,这回南边和南京叫板的底牌可是相当的组啊!如今再搅动起民众的舆论,看来这回最高当局又要头疼些日子了!”

    一旁的范介接着汪副旅长的话往下说:

    “年初的时候死了个胡汉民,最高当局高兴的过了头,居然以为这是个将粤系一网打尽的好机会,南京提出的建议哪一条不都是南边绝对无法接受的?当初如此的咄咄逼人,现在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黄师长知道范介说的是最高当局借胡汉明之死向两广提出的五条建议。

    第一,取消两广的半独立地位;

    第二,派人取代胡汉民在广东省政府之地位,改组广东省政府;

    第三,原粤系人物愿意到南京工作者随意,不愿者中央政府资助出洋考察;

    第四,粤军各军师长由军委会统一任命;

    第五,取消广东货币,统一以法币。

    这五条建议的意图明显就是要将广东的权力收归中

    央。要是陈济棠真的按照这五条建议来执行的话,广东就将很快的落入最高当局的手中。

    最高当局还想一箭双雕的利用陈济棠顺便解决一直盘踞在广西的“桂系”,最高当局在之前发动的内战中虽然重创了“桂系”的实力,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些年,在广西休养生息的“桂系”虽然实力大不如内战之前,从一个可以影响全国的政治派别削弱成一个地方实力派,可是实际上仍然游离在南京的体系之外的两广早就成了最高当局的一块心病。

    于是最高当局又趁着陈济棠派人来金陵述职的机会,玩起了他那套“拉一个,打一个”的老把戏。

    陈济棠这个广东的实际控制人在认真分析了最高当局的举动之后得出了“唇亡齿寒”的结论,不仅没有成为最高当局用来消灭“桂系”的急先锋,反而拉着“桂系”的两位大佬-----李长官和“小诸葛”利用南京这些年对日本的一再妥协而掀起了“倒阁”的风潮!

    最高当局实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原本还有些隔膜的广东和广西两个地方实力派给揉到了一起,成了一个大麻烦!

    最高当局提出的五项建议正是引起陈济棠强烈反弹的导火索!

    近来桂系首领李长官公开发表“焦土抗战论”,攻击南京政府的“不作为”,令到中国进入“不死不活”的状态,并声称全中国必须“焦土抗战”。李长官此举,虽含有对日本侵略的强烈不满,但亦有攻击最高当局不断对地方实力派进逼的意思在里面。

    现在南京和地方都扛着“抗日”的大旗粉饰自己,攻击对方,南边通电全国,声称两广愿意与日寇决一死战,要求最高当局立即停止对各地方实力派的进逼。南京政府和南京党中央立即回电驳斥,声称“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晦”,并痛斥两广为“地方将吏抗命”。同时军委会亦通电两广,严令两广部队不得擅自行动,双方矛盾激化。新桂系派出李品仙拉拢主政湖南的何键。但何键坐山观虎斗,一面敷衍李品仙,一面向最高当局报告粤桂两军的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