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三十七章:心里的凉意
    3.37心里的凉意

    可以说现在“抗日”的名头就像是一块“遮羞布”,谁都抢着拿来用,可是地底下各方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利用“抗日”的人很多,可真正要抗日的却没有一个!

    “让他们骂去吧,我们就当是在看戏!”

    黄师长给如今南京和两广的骂战下了结语,给定了性,于是范介等人就按照师座的意思,两耳不闻窗外事,一门心思扑在预备师的训练上面。

    4、5月份的时候,黄浩然有征了一批新兵,现在的预备师足足有了2万人马,暂10旅和暂11旅这两个主力都是慢慢的编了3个团的人马,师属部队除了原来的炮团以外,将工兵和教导营这些番号也扩充成团,预备师的实力已经相当于正常的两个师左右!

    新兵多了,训练的任务自然就加重了,好在预备旅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训练方法,现在的新兵形成战斗力的时间已经大大的缩短了。

    预备师有如世外桃源一般,可外面俗世的人们可没有闲下来。

    6月10日,南京派遣中央军的两个军抢先占领衡阳,封锁了粤桂两军的北上道路。

    黄师长也接到了南京的来信,蒋百里要他再去一趟金陵,言辞间暗示黄浩然这次要见到比上次还要大的“大人物”。

    比“夫人”还要大的“大人物”,就只能是最高当局了,于是黄浩然带上了范介这个“老狐狸”,希望范参谋长能给他出谋划策、把把关。

    雄伟的明城墙又一次进入了黄师长的视野,这次他和范介乘坐的是苏州警备司令部的小轿车,有蒋百里的关照,这路上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轿车从中华门城堡进入金陵的时候,黄浩然和范参谋长还在谈笑风生,车到山前必有路嘛!他黄师长一直是这样以为的!

    黄浩然这次住在了傅厚岗的一幢独立住宅里面,这是一栋西式的二层小楼,附近的环境清幽,比起上次来金陵住的白鹭洲旅馆是走了两个极端。

    白鹭洲旅馆处于夫子庙的繁华地带,而傅厚岗则是在鼓楼附近,隔着整个一条中山南路。

    范介很没有觉悟的占领了楼上最大的那件主人卧室,黄师长只好住进了连着阳台的小卧室。

    金陵城种植着许多的法国梧桐,夏天的时候,梧桐树散开的枝干就像是一把天然的大伞,树下的阴凉是金陵人的最爱。

    6月的金陵,天气已经十分的闷热,金陵和武汉、长沙还有重庆被称为中国的“四大火炉”,可想而知夏天的夜晚是多么的难熬!

    好在房间里面有进口的电风扇,范介躺在风扇最舒适的范围里面享受着这人造的凉风,表情非常的惬意。

    黄师长则在阳台上翻看着金陵城里面最近的报纸,他想在里面寻找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可能是范介享受的够了,有些不好意思,他招呼他的师座大人过去吃冰镇的西瓜。

    小楼的院子里面有一口井,很深,打开压在井口的石磨盘,从里面往外“嘶嘶”的冒着凉气,范参谋长就借这块宝地将他买回来的西瓜“冻了”起来,现在取出来切开,咬上一口,那股凉意真是清人心脾啊!

    范参谋长舒服的打了个带着凉气的饱嗝......

    黄师长回头看了看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一个用井水泡过的西瓜就把你乐成这个样子?

    那要是让你知道了还有空调这样的好玩意你不得高兴的上了天?

    黄浩然继续翻他的报纸。

    越翻他的眉头皱的越紧......

    6月中旬,最高当局调集部队,准备武装解决两广。而粤桂两军则出动30万人马,飞机100多架,内河舰艇20多艘,抢先进攻湖南。但当时何键已经投向中央,和中央军一道防堵粤桂两军。粤桂两军暂停于湘南,不再前进。

    这两边的人马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恐怕最高兴的只能是日本人了。

    不管谁赢谁输,损失的都是中国的国防力量,看着报纸上描写的一触即发的局势,黄浩然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人家都要跑到你家里来杀你的爹娘,抢你的女人了,这兄弟俩还在这掐的一身是劲!

    有着这样短视的统治者,怎么能不让人为这个国家的前途而担忧!

    范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师座的身后,黄浩然感觉到背后有异样,敏捷的转过身来,面前是举着一大块西瓜的范参谋长。

    范介笑着说:

    “不过是一块西瓜,至于吗?我又不是BL......”

    BL这种“高级词汇”当然是黄师长的“普世成果”......

    黄浩然听的一头是汗,伸手接过了范参谋长手里面得西瓜。

    “再想什么呢?这么一幅忧国忧民的样子?”

    “还不是报纸上的这些破事......”黄浩然拍了拍手中的报纸。

    “你啊...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想的太多,看的太透!你以为南京真的是没有主意才让你到金陵来的吗?国防部那么多的高级军官并不都是吃干饭的,我们能看得到的他们也能看得到,只不过是不愿意让我们知道罢了......”

    “我们,就是一群普通的军人,能看的和该看的只有那么多......”

    黄浩然知道范介是担心自己在上峰面前说的太多,中国有着这样的传统,太聪明的部下都是不讨上级喜欢的,比如三国的“杨修”,“揣摩上意”更是手握兵权的军人们的大忌,可是他黄浩然这一次就是打着给上峰留下深刻的映像的打算来的,“七七事变”以前,这恐怕是他在上峰面前“挂上号“的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只要把握的得当,完全可以全面展示自己的军事和战略眼光,这样在即将到来的中日全面战争中给自己捞上一些发言权。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范参谋长的叹息恰到好处的响起......

    黄师长又陷入了他深深的思考当中......

    范介见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又返回屋里面去享受它的“人造凉风”。

    夏夜的清风吹得阳台上的黄师长居然有些凉。

    这股凉意似乎是从心底里面漫出来的,冻的人瑟瑟发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