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三十九章:会考(中)
    3.39会考(中)

    黄浩然早就想到会有人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他不慌不忙的回答这顾总长的提问,这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又为他自己在顾总长眼中加了几分......

    “陈济棠和广西的李长官不一样,人家的广西子弟可以说是他李长官和“小诸葛”的私兵,这种带着血脉印记的部队十分难以渗透,而陈济棠原先只是李济深手下的1个师长,后来利用南京和桂系的矛盾、抓住李济深被最高当局扣押于南京汤山的机会,才取得对广东的统治地位。他手下的粤军比之当今的“黄埔系”、东北军、西北军、晋军、桂军等五大派系军队来说,显得比较松散。由于他老陈的“天下”不是他亲自动手打出来的,所以他在粤军的内部也没有什么“门生”、“子弟兵”的关系,不能形成以陈济棠为中心的巩固的团结,这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

    顾总长和陈次长听到这里忍不住拍手叫好!

    蒋百里晓得更加开心,也出言在一旁支持黄浩然的看法:

    “这些年来,陈济棠在南京、桂、胡等各派之间,一方面纵横捭阖,长袖善舞,相互利用,因势坐大;一方面患得患失,模棱两可,各方敷衍,不肯决然反南京。足以暴露出他对粤军的控制不深,还远远没有达到指挥自如的地步!陈济棠又不是最高当局的嫡系,他早就看出了他自己终不能容于南京!所以他要利用胡汉民等元老派以及桂系与最高当局的矛盾,来作他的政治屏障,维持西南的半独立状态,保持他“南粤王”的地位。”

    黄浩然对蒋百里的话深以为然,心中也对蒋百里更加的敬重,自己这个后来人是借着超出这个实弹的见识才敢如此确定的说出解决“两广事变”的关键所在,而蒋百里则是凭着他优秀的军事眼光就能将情况判断的八九不离十,两人间的高下立判!

    蒋百里不愧是民国的军事奇才!

    顾总长和陈次长听完蒋百里的话,又将目光转向了黄师长,他们等着这个“黄佑臣”给出一套详细的操作方案。

    黄浩然借着蒋百里的分析继续抛出他的分析:

    “陈济棠能坐镇南粤、雄踞一方,除了靠利用矛盾、顺时应变之外,就是靠他肯‘舍财’,粤军上下逐级分肥,靠金钱维持着一种表面的“和平共居”。陈济棠的陆军现如今分成两大派,一派以第一军军长余汉谋为首,一派以第三军军长李扬敬为首。”

    “这余汉谋......”

    黄浩然的话刚说了一半,陈次长就将话头抢着接了过去,这种有失风度的举动让黄浩然有些吃惊......

    “余汉谋和最高当局的侍从室主任钱大钧私人关系极好!对广东军队中的黄埔军官掌握的也深!有他的助力,陈济棠的陆军就垮了一半!我看策反广东陆军,应该主要在一个“官”字上做文章,只要亲南京反陈的,都可以升官晋级,这是陈济棠所做不到的。特别是对余汉谋,要许诺他只要逼陈下野,就可以由余取而代之等等。”

    顾总长也不甘示弱,抛出了他的看法:

    “陈济棠视他的空军为命根子加以掌握。然而,广东空军内部很腐败,飞行员大多贪图生活享受,而且贪财好色,策反他的空军,主要在一个“钱”上做文章,舍得花大价钱收买!”

    蒋百里见顾总长和陈次长有些“煮酒论英雄”的感觉出来了,也来了兴致,顺便解决了陈济棠的海军:

    “陈济棠的海军掌握在虎门要塞司令陈策手里,陈策对中央也很有好感,毕竟海军是个特殊的兵种,在陈济棠的手里面他们只能是一支地方舰队,而在南京手里面,就能在海军部施展拳脚,哪边的池塘水深,这些翻海的蛟龙心中恐怕早就有打算了!策反海军,主要在一个“名”字上做文章,多做几顶高帽子称赞表彰陈策,最好要有最高当局的手令予以褒扬,让他们忠贞不贰地为中央服务!”

    黄浩然对三位大员的话做了最后的总结:

    “正如几位大哥所说,对陈济棠的陆、海、空三军的策反计划就应该围绕这三个字来进行,即名、利、官。”

    “把陈济棠从广东连根拔起,广西的李长官和“小诸葛”恐怕就再也无力抵挡中央的引力了!我们只要牢牢的抓住这三个字来做,无需最高当局一兵一卒,就能将两广的三十万精兵化与无形,可不战而胜也!”

    黄浩然的总结词又很巧妙的拍了一下三位大佬的马屁,将想出“妙计”的功劳硬是分成了三份,扣在了三位大员的头上!

    顾总长和陈次长还回味在刚才的激情当中,面色有些潮红,蒋百里见黄浩然“显才”的目的已经达到,起身让下人准备酒菜,在后花园设宴。

    从花厅的外面进来一个下人,在蒋百里的耳边说了几句,蒋百里一拍脑袋,冲着桌上的几位说到:

    “哎呀!是我糊涂,舍下的美酒前几日都喝完了,今天这么高兴,怎可无酒?佑臣老弟你上次说有几只上好的法国葡萄酒,是不是奉献出来?”

    黄浩然知道蒋百里生平好酒,尤其是好酒,更是喜欢的不得了,于美人从上海给他带来了一箱法国红酒,本来他也有意送些给蒋百里,可是一直寻不到机会,怕惹的蒋百里不高兴,现在蒋百里开口索要,黄浩然当然一口答应。

    “百里兄开口,兄弟当然双手奉上,我住的不远,这就去取,还望哪位兄长借部汽车给我,也好速去速回!”

    顾总长招呼手下的卫兵驾车送黄浩然去傅厚岗的住处取酒,黄浩然起身离开。

    在蒋百里的住宅门前上车的时候,黄浩然忽然留意到门口停着七八辆黑色的小汽车。

    两个大员居然用了这么些汽车出行,这排场似乎大了些吧?

    不过黄浩然也没有太往心里去,弯腰钻进了汽车绝尘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