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四十章:会考(下)
    3.40会考(下)

    花厅中的三人见到黄浩然离开,换了副正经的面孔欠身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从花厅的隔间后面走出一位穿着黑色丝绸长袍的中年人,手中的文明杖和油亮的脑壳显得分外精神!

    厅里面的大员见到中年人走了进来,都举手敬礼,中年人在主座坐下,然后摆了摆手,示意三人坐下。

    早有一旁的侍卫将桌子上的茶具和点心换成了新的。

    “百里、辞修、墨三,这个黄佑臣的确有些眼光啊!算得上是个青年俊才,他现在是个什么职务啊?......”

    “报告最高当局!黄浩然现在是苏州警备司令部预备师上校师长!”

    “居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上校!职务太低了!这个黄佑臣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是解决‘两广问题’的良策!”

    有了最高当局一锤定音,旁边的三人明显送了一口气。

    最高当局又勉励了三人几句,离开了蒋百里的住处,陈次长和顾总长因为答应了蒋百里留下吃饭,于是移步后花园等黄师长取酒回来。

    黄浩然提着一箱子好酒从花园的月亮门走进来的时候,蒋、顾、陈三人用一种温和的眼光看着这个今天在最高当局面前大出了风头的年轻人,黄师长还以为自己刚才的表现给三位大员留下了很好的映像,他绝然不会想到刚才自己在花厅经历了到民国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会考”......

    军人即使是在酒桌上也有着一股子军人的气势!

    酒足饭饱,杯盘狼藉,黄浩然觉得三位大员里面只有陈次长一直十分注意自己的仪态,蒋百里和顾总长聊的兴起,都是扯开了衬衣扣子往脖子里面扇风,那还有半点南京大员的样子......

    这种爽直的军人做派十分合黄浩然的胃口,反而是陈次长这样的人物,要多加小心。

    历史上的陈次长被南京系统里面的官员们戏称为“小委员长”,说的就是他这副时时以最高当局为楷模的做派。

    能将马屁拍到这样无影无形的境界让黄师长觉得刚才自己对三位大佬的那番恭维话实在是没有什么档次......

    饭局上的人毕竟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物,都有着极强的自制能力,顾总长和陈次长离开的时候还是威严的很,除了脸上的一丝酒晕,仪态保持的很好。

    蒋百里送走两位同僚之后大呼头痛,说黄浩然送的必定是假酒,让他和的如此痛苦,蒋百里让他的夫人送送黄师长,他自己一头扎进了卧室,顺手让下人将身下的红酒搬进酒窖保存起来。

    黄浩然看在眼里笑了笑,离开了蒋府。

    黄浩然针对广东军队的计划十分和最高当局的心意,最高当局马上指示“军统”的戴局长实施计划。

    戴局长在接到最高当局的计划时感到十分的纳闷,这份计划书和他的“军统”一直在秘密谋划的“策反计划”简直如出一辙。

    没想到,居然有人和他戴局长想到一块去了。

    戴局长已经让手下的得力干将郑处长提前潜入了广东虎门,虎门要塞司令陈策已经被“军统”完全的收买了。

    本来是一个天大的立功机会,现在就这么拱手让了别人!

    戴局长有些恼怒自己的小心谨慎,要不是一再的求稳,怎么也不会是现在的结果!

    抱怨归抱怨,命令还是要执行的,尤其是这次下命令的人还是最高当局!

    最高当局的手令让戴局长的动作加快了许多,戴局长亲率一批亲信骨干特务,秘密经香港、潜入虎门与先前到达的郑处长会合,按照最高当局的部署,利用“军统”目前在广东陆军中建立的特工网络,负责瓦解、分化陈济棠的陆军部队,重点放在第一军官兵和军长余汉谋身上,对粤军其余的两个军、两个独立师、两个独立旅及四个盐警团策反的工作对象主要放在这些军队里面的黄埔军官身上。

    戴局长则亲自策反瓦济棠的空军和海军部队。

    最高当局也秘密派遣侍从室主任兼侍卫长钱大钧密赴广东大庚会见余汉谋,策动其“叛陈”。

    余、钱均为保定军校的同学,后又同在粤军一师任职,一起参加过不少战役。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经过钱主任的说服拉拢以及最高当局的封官许愿和金钱收买,余汉谋终于表示愿意归顺南京。

    余汉谋的迅速倒戈,使得戴局长的信心大增。“军统”开始放手在粤军内部拉拢分化,他们甚至按照粤军的名册,按着名字对军、师、旅、团级以上军官,一个一个地进行拉拢。

    黄埔军校就处于广东地界,所以粤军的军官中出身于黄埔军校的很多,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已担任师长、副军长等高级军职。“军统”利用黄埔同学关系、最高当局的门生关系,针对各人爱好,要权的许官,贪财的送钱,沽名的赠誉,结果大批黄埔军官在“拥护校长、驱逐陈逆”的口号下,被逐次收买过来。其中包括粤军的副军长李汉魂、张达,师长巫剑雄、邓龙光、李振良等高级军官。

    海军方面进行的更加顺利,陈策是广东海军的老人,在广东海军中有很深的根基,他一出马,广东海军马上表示愿意归顺南京。

    空军则稍微麻烦一些,戴局长知道粤军空军作风糜烂,广东空军的飞机半数停在广州白云机场,半数停在海南岛机场。官兵们每个月有两至三天时间会轮班到香港的九龙去休假,军人的休假内容很简单,就是吃喝玩乐,狂嫖滥赌。戴局长利用这个远离粤军控制的地方,在香港九龙打入大量的“军统”人员,用大把大把地给钞票的办法对前来九龙休假的广东空军进行拉拢。

    结果很快整个广东空军就被南京腐蚀的一干二净。

    1936年7月6日,广东空军驻广州白云机场第二队的3架飞机和驻从化机场第五队的4架飞机,在黄智刚的带领下北飞。同时离粤的还有广东航校六期甲班毕业的学员和飞行员40余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