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四十一章:夜宴
    3.41夜宴

    同一天,陈济棠所部第二军副军长李汉魂在汕头绥靖公署“封金挂印”,向陈发出通电,“奉还大命”。同时,第三军九师师长邓龙光潜赴香港,通电响应李汉魂“倒陈”,并密使所部离开五华县,向余汉谋靠拢。

    7月10日,南京五届二中全会决议,免去陈济棠本兼各职,由余汉谋接任广东绥靖公署主任兼第四路军总司令。

    7月14日,余汉谋通电就职,拥护南京,限陈济棠24小时之内离开广东。并将所部第一军由大庾开回韶关,着手进入广州的部署。同一天,第二军在广州通电服从南京,欢迎余汉谋来广州接任。

    7月18日,广东空军的全部飞行员驾驶所有飞机北飞......

    再加上海军的叛逃,在广东称雄多年的粤军顿时土崩瓦解!

    陈济棠灰溜溜的逃往香港用他多年搜刮的财务做起了“包租公”,再也不打算和最高当局有什么瓜葛。

    陈济棠在香港的豪宅附近不是的出没着“军统”和“中统”的人员,如果老陈还想要东山再起,这些人是不会介意在香港制造一起“意外”的。

    陈济棠被南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之后,广西的桂系失去了他们的依靠,在分析了时局和双方的实力对比之后,李长官和“小诸葛”也只好低下头表示归顺南京。

    两广事变中南京政府兵不血刃,将广东地界和20多万粤军收入囊中,在舆论上最高当局的指挥若定受到了极大的褒奖。

    这些年报纸上骂南京的文章倒是从来没有间断过,这突然间铺天盖地而来对南京政府的褒奖让民众们一时有些适应不过来。

    不过这当然不会影响最高当局最近愉快的心情。

    春风得意的最高当局发给各级有功部门巨额奖金,并举行盛大庆功宴会,大事庆祝。

    黄师长这个“献策功臣”自然也接到了庆功酒宴的请柬......

    这一回,最高当局打算给黄浩然一个奖励。

    “夫人”已经有意无意的在最高当局面前好几次提起了这个黄师长,最高当局觉得应该赏赐些什么给这位青年才俊了。

    黄师长的上校军衔在宴会上十分的扎眼,周围都是金星闪烁,突然冒出来个校官,让人有些意外。

    这次宴会的等级很高,一个上校,不应该也不能够出现在这个大厅里面。

    可是他就偏偏出现了......

    灯火辉煌的宴会大厅里面,各路政府部门的要员。军队的将军和外国驻中国的使节、参赞还有他们的翻译和副官在这里川流不息。

    昂贵的进口香槟酒被侍应打开来从摆成塔状的酒杯金字塔上面倒下来,泡沫四溢,美丽的女士们用涂着指甲油的纤手从身边的招待手中结果盛满了酒液的高脚杯,身上的珠宝首饰和水晶杯反射着迷离的光。

    黄浩然接过一杯香宾酒,尝了一口,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想起了淞沪战场上那口差点呛死他的泥土,那股血腥的滋味,和杯中的香槟给他的感觉很像。

    如果把这些奢华的消费用来武装军队,那么他们这些军人又何必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和日本人的钢铁对抗?

    这杯中的酒液,分明是士兵的鲜血!

    黄师长觉得自己的喉头一阵恶心!

    他在人群中漫无目的的晃着,周围的人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上校军官,没有人上来和他搭话......

    走到大厅的演讲台附近,黄浩然迎面看见了蒋百里正在和几个外国的武官说着什么,还指指划划,一旁站着几个将军,很显然他们听不懂蒋百里在和这些洋鬼子说些什么,可是出于礼貌又不能离开,只好端着酒杯在一旁点头附和。

    黄浩然大步走上前去,招呼着蒋百里:

    “百里兄!你好啊!”

    蒋百里一回头看见这个自己的小老弟走了过来,笑着挥手示意黄师长到他的身边来,黄浩然三步并作两步,挤进了人群。

    几个将军看着这个陌生的面孔,没有开口,黄师长看见他们的军衔,马上举手敬礼。

    几个人回了礼,还是没有说话......

    蒋百里向黄浩然介绍面前的几个外国武官,有美国的,也有英国的,黄浩然很自然的用英语问候了这些人,这些老外对于黄师长的语言能力很惊喜,纷纷夸赞,蒋百里乘机抽出身去,长出了一口气.......

    灯光忽然变暗,演讲台的照明变得格外引人注目,一个穿着上将军装的光头男子走上了演讲台,一开口,是一股标准的浙江官话,黄浩然不用问也知道,这个光头男子正式现在南京政府的控制者-----最高当局。

    最高当局的演讲内容自然是围绕着这次“两广事变”的顺利解决,一群外国人听着最高当局有些夸张的叙述是聚精会神,而黄浩然和蒋百里这些知道内幕的就有些兴趣索然。

    好在最高当局的发言不是很长,很快,宴会的司仪就宣布晚宴开始。

    蒋百里拉着黄浩然坐在了一起,一个中将军官只好给黄浩然让位,黄师长抱歉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想到换回一个白眼,黄师长见对方不愿理自己,就没再往心里去。

    蒋百里给黄浩然介绍同桌的军官,由于黄浩然在军队一直都是窝在小地方发展,预备师也算不得正规军,所以和系统里面的友军高级军官的交道也打得很少基本没有什么认识的。

    这一介绍才知道,今天和黄师长同桌的居然有中央系统的两个小派系的头头,汤司令和胡司令。

    中国军队的状况实在让黄浩然无语,地方军阀和中央军的矛盾不说,连中央军内部也有这么多的派系,这凝聚力实在是很有问题。

    在这些实力派的虚情假意面前,黄师长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酒宴的高潮是军政部的何部长为在“两广平叛”中功绩卓越的人员颁发嘉奖,走上颁奖台的官员们都摆出了一副“国仕”的派头,似乎两广的军阀是他们谈笑间覆灭的。

    黄师长忽然觉的有些恶心,喝了口香槟想压压胃里面上涌的酸液,同桌的汤司令“忽”的站了起来,朝着领奖台走去,黄浩然差点没把刚喝下去的酒给吐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