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 第354章 官场的打仗
    高方平判决了之后,看着薛元辉道:“薛都头,本官已经判决,你不执行还等什么?”

    “大人!”薛元辉戾气深重的抱拳跪地吼了一声道:“卑职无法执行这个判决,温文宝于直战死,一百多兄弟为国捐躯,怎能如此草率的放他活命?”

    高方平冷冷道:“本官的判决依大宋律而行,不容更改,我让你去执行,你是傻子吗?”

    高方平专门加重了“你去执行的语气”,然而薛元辉这个傻子依旧没领悟。

    裴炎成铁青着脸,招手。

    然后薛元辉起身过去,凑近裴炎成。

    裴炎成低声道:“我也想斩了孙安,但是高方平已经判了,官府不能朝令夕改,这个不容存疑。孙安必须活命,也是要点。但是五十杀威棒你怎么打,你是执行人,高方平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你打的偏差一些也没问题。如果我是你,我就用其中的十五棒打偏,击碎孙安的手腕,膝盖,脚腕,基本上他也就残废了,在信安军活不了太久的。大宋律不能判处挑脚筋手筋,但是我确定杀威棒却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你认为呢?”

    “明白了。”薛元辉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孙安虽然被免去了死罪,当然同时也就残废了,一身绝世武艺报废了,被关进了大牢,等候河1北东路提刑司审核高方平的判决之后,就会压赴信安军区戎边。

    连续的突袭审讯判案,就算效率在高,判柴继辉好孙安也花费了五日之久。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打仗赶时间了。裴炎成戾气相当的深重,仅仅柴继辉伏法他念头是不通达的,正在依据案情,根据各方面的人证物证、人物关系,犯罪逻辑,进行深挖,他希望把柴家之内,但凡知道情况有跟着柴继辉作孽的人却全部撸了。

    不求一网打尽,但是必须把大部分的都抓了。

    事实上裴炎成这么做已经是很良心的表现了,起码他还调查一下,换其他人的话这种情况不用调查,是全家有罪的,包括家丁。通常会一个家的女眷进入官办的窑子“服役”,然后一个家的男丁去厢军的苦力队服役。

    老裴没有一刀切,从柴家的亲信嫡系之中又深挖了三十几个知道情况,或是帮助柴继辉的人重判,其余的家丁雇员什么的就遣散了。

    那些后面被深挖出来的人,可就不受免死牌的保护了,那是一但查实,就被裴炎成杀的人头滚滚。

    所以目下高唐非常的血腥,城墙之上挂了越来越多的脑袋示众。因为那些家伙知道了孙安这个反贼滞留柴家而不发声,就是默认犯罪,又事实上由此造成了严重后果,于是也不等提刑司审核就斩立决了。

    裴炎成忙着砍脑袋的期间,高方平砸忙着查抄柴家的家产,必须赶时间。因为得到线报,高廉不认可高方平和裴炎成的利益划分,已经派亲信秘密前往博州,去请知州大人蔡攸了。

    作为博州的知州,只要蔡攸一到,基本上高方平和裴炎成就跪了,毛的别想带着一根从高唐离开。所以是的,现在也是官场内部的打仗!

    以往高方平每次发财,是会留点肉给本地官府的,但是那得看对象是谁。

    在孟州老常的治下,在陈留县张叔夜的治下,高方平一般会留下三层给他们。然而此番高方平果断行动,派梁红英亲自带队,带永乐军运着缴获的巨大财富西进大名府,之所以不回郓城,目的就是避开蔡攸所部的中途截击,因为郓城基本和博州城一个方向,带着臃肿的运钱队伍,很难在离开博州境内前避开蔡攸所部。

    真是半路被小蔡相公遇到漫山遍野的运钱队伍,不被他抢走就怪了。如果是山贼在运钱,倒是可以吓跑蔡攸和麾下厢军,然而是永乐军在运钱,那么梁红英和永乐军的军官,分分钟就被小蔡虐得死去活来的。

    此番就看运气了,鉴于高廉这家伙反水,胳膊往外,借助奸贼蔡攸的力量来干涉“家族内部矛盾”。那臃肿庞大的运钱队伍,能否在被蔡攸追上之前,离开从西南方向离开博州境内,这全看运气,以及蔡攸所部的行军素质了。

    行军速度和时间,就是这次的生命线。

    只要梁红英不辱使命,被追上之前离开博州境内,进入大名府境内就安全了,小蔡相公的爹是宰相也没用,他真敢带博州厢军进入大名府。那么梁红英是身怀高方平军令的,军令就是:把博州厢军列为叛军,全部吊起来打死。

    是的,规矩就是规矩,老梁不管博州政务,但是有权在博州军事行军,然而他小蔡相公则没有在大名府行军的权利。

    其实总体来说,此番高方平倒是从柴家撸走了总价值约莫三十万贯的财富。却也还是留了点汤给小蔡和大高了。起码在柴家之内留下了九千多贯铜钱的“巨额财富”做做样子。妈的那真的是巨额财富了,购买力等同于后世的进四百万元。

    如果后世某个县城查封了一个帮派,在现场缴获四百万的现金黑钱也很是有点壮观了,可以交差啦。

    何况,那些高方平拿不走的房产地契,柴家名下的进两万亩良田,好歹留在了高唐不是?

    高廉是贪官而不是昏官,留下一万多亩田在他的官府手里,他是可以作为突破口,做出一番事业的,他能留下多少、有多大的作为,就看他和小蔡撕逼的能力了。这个家伙总喜欢犯一些自作聪明的错误,喜欢“请神”。

    但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希望他别被小蔡收拾的太惨就好了。

    老裴砍了许多的脑袋之后,如今他更是心系运钱队伍的安危,也逃离高唐了,听闻小蔡相公已经行动的消息,他戾气在重也是不想留下和蔡攸照面的。

    临行前,老裴抱拳道:“高唐任务基本完成,我去也,你收尾,祝福你小高好运,如果你没被蔡攸干掉,那么我在大名府等着,你记得来述职。”

    言罢,老裴就带着索超所部,犹如丧家犬一般的逃亡了。至于高方平怎么厚着脸皮和蔡攸扯犊子,妈的谁关心啊。爽快的在于,老裴这个监军乃是北1京留守相公任命,无需找蔡攸述职。所以进来稀里哗啦的砍翻一些人爽爽之后,拍屁股走人回北1京,无需管他小蔡是否高兴。

    然而,高方平根据规矩接管了高唐的民政权和司法权,且当时上报了博州,被认可了,那么现在想走也走不了,必须等着蔡攸来,对小蔡述职。

    权利和义务几乎对等,放出权利后高廉轻易收不回去,然而与此同时,高方平当然也轻易甩不脱,要留在这里顶雷,等着知州大人来审查高唐平乱的细节……

    留下而没有跟随梁红英上路的两个营,不断的有斥候从远方归来,汇报高方平:“相公,大事不妙,小蔡相公所部两百骑兵,得到消息后已经改道,朝西南方向追击梁红英所部。从行军上分析,梁红英恐怕很难避开博州的人了。”

    高方平叹息一声道:“这事得看运气了。那其中也有裴炎成的利益所在,此番老裴选择这个时候离开,我觉得是有原因的,老裴这家伙不是个省油的灯,应该会和蔡攸在半路上去扯犊子。”

    “难道裴炎成大人敢攻击博州军队?”手下愕然道。

    高方平一口水喷出来道:“你想多啦,老裴当然不敢这么干,不过其实也有一些方法的,他鬼着呢,不用我教他。行了,现在这些事我左右不了,就不多想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