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63章全部中毒
    孟川先把消音手枪塞进怀里,然后就准备把那个特种兵拖到车里去,放在地上终究不方便。在拖的时候,那个特种兵的帽子掉了,一头清爽干练的齐肩短发露了出来,吓的孟川赶紧把这个特种兵扔到地上。

    此时拖车里的战士也听到外面的响声了,打开车门,就看到段连副在地上躺着,孟班长身下也有个士兵躺着,不同的是,这个士兵手上和腿上都被武装带捆的死死的。

    几个炊事兵一看这种情况,连忙跳下车,问道:“孟班长,发生了什么事?”

    孟川指了指被捆的严严实实的女兵,说道:“这就是特种兵,你看,这是我刚才从他这里缴获的消音手枪。”

    孟川把消音手枪一拿出来,炊事兵纷纷都聚了过来,朝被捆的严严实实的兵看去,其中一个一个炊事员看到了这个兵的短发,惊道:“班长,这咋是女兵啊。”

    孟川把这个女兵的头发拨开,脸上乌青发肿,活生生一个猪头形状,模样别提多吓人了,几个炊事兵看到这个女兵的面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这和电视里演的不一样啊,不是都说女特种兵非常漂亮么,我发誓这个脸绝对是我见过最丑的。

    另一个炊事兵倒是没评论女特种兵的容貌,而是说道:“孟班长也太厉害了,这脸被打的乌青乌青的,就算是一个好女娃,也被班长你给毁容了。”

    孟川也不知道自己的两拳威力这么大,把别人打成这样,真的有点内疚,但是现在可是在演习,受伤避免不了,于是说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都给我去拿上武器,既然他们是特种兵,咱们也就不客气了,过去一波把他们端掉。”

    几个炊事员听到孟川的话,顿时咽了口吐沫,一个炊事员小声说道:“孟班长,对面可是特种兵,咱们能打过么。”

    孟川掏出那个消音手枪,道:“你们别怕,我刚才给他们下了药了,如果他们现在药性发作,肯定不对咱们的对手。”

    其中一个炊事员听到孟川的话,立刻追问道:“孟班长,你身上还有药呢,是啥药啊,泻药么?”

    孟川指了指炊事车,道:“就是下水道里的一点污水,吃不死人的。”

    结果炊事员听到孟川的话,纷纷鼓起大拇指,道:“孟班长,你狠,这点子你都能想到,要是特种兵知道你给他们吃的这个,孟班长,你信不信,等演习结束,我们就只能给你收尸了。”

    孟川尴尬的笑道:“这不至于吧,演习么,还当真的么。”

    几个炊事员齐齐点头,“会当真。”

    孟川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说道:“演习结束后的事,那就等演习结束后在说,到时候咱们往师部一躲,特种兵难道还能冲进师部来。”

    几个炊事员纷纷赞道:“班长就是鸡贼。”

    孟川说道:“武器都准备好了么,走咱们摸过去。”

    炊事员清一色的炊具当武器,锅盖,漏勺,还特么有拿两个土豆的,孟川指了指那个拿土豆的兵,说道:“你去背上一袋子土豆,等会我当石子砸。”

    那个炊事员连忙答应了一声,就去背了一袋子土豆,孟川把消音手枪塞到怀里,手枪这个玩意孟川是打过,但是枪法烂到姥姥家了,还不如拿个大土豆好使。

    孟川从袋子里掏出一个比拳头大两倍土豆,看上去比板砖还大,孟川笑道:“还是这玩意用的顺手。”

    孟川和几个炊事员小心翼翼的往五辆车走去,突然一股恶臭传了过来,孟川闻到这臭味突然欣喜道:“难道这汤起作用了?”

    孟川赶紧带着四个炊事员跑了过去,看着一帮子人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有的下体还传来恶臭味,惊道:“难道这污水白菜汤有这么大的威力,不行,得赶紧救人。”

    旁边一个炊事兵看到这些人这种情况,猛然反应过来,“班长,你的污水是从咱们炊事车的排污口那接的么?”

    孟川点头道:“对啊,咋了,我明明就放了一点,怎么样也不可能造出这种情况啊。”

    那个炊事兵哎呦一声,道:“孟班长,咱们原来炊事车经常有老鼠,为了防止咱们的车被老鼠损坏,我们在排污口那放过老鼠药,这些人肯定是吃到老鼠药了。”

    “啊,老鼠药!”孟川没想到排污口放的有老鼠药,孟川还纳闷,明明就放了这么点污水,怎么也不可能造成这种情况啊,既然知道是中毒了,那就一点时间都不能耽误了。

    孟川指挥道:“你们快对这些中毒的人进行催吐,不管是挖喉咙口,还是灌洗衣粉,一定要在最快的速度对这些人进行催吐,我立刻联系上级领导,请求他们支援。”

    孟川下达完命令之后,立刻往炊事车跑去,拿起对讲就对司务长喊,司务长,司务长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过了一分钟,对讲机里也没传来消息,孟川突然想起来,一师已经全部‘阵亡’了,自己是联系不到他们的。

    这怎么办啊,要是救治不及时,这些特种兵有啥意外,自己肯定要上军事法庭的。

    孟川左右乱走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这里离陆航团不远,要是能取得与陆航团的联系,用飞机把他们送到医院,那时间肯定来的及,可自己咋联系陆航团啊。

    孟川连忙走到那五辆车这,看到炊事员正在给这些中毒的人掏喉咙催吐,孟川突然想到这些车应该是有对讲的吧,孟川赶紧上了一台车,拿起对讲就喊话,“能听到么,能听的么。”

    没反应,孟川顺着对讲机的线看过去,发现对讲线居然全被扯掉了,卧槽,这该咋办,你们作死别带上我啊。

    孟川跳下车,狠锤了一下汽车门,咣当的声音让孟川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孟川立马去车厢里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打开第一辆车的车厢,里面全是电子设备,不是这车,打开第二个车厢,里面堆放着几个木头箱子,孟川赶紧跳了上去,撬开箱子,都是崭新的95步枪和各种瞄准器附加装备,这车也不是。

    孟川在往第三辆车跑,爬上第三辆车,撬开箱子,成箱成箱的定时炸弹,这车也不是。

    孟川又立刻往第四辆车跑,撬开箱子,总算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孟川拎了一箱子手榴弹下来,拉开弦,就扔了出去,“嘭”的爆炸声把正在给特种兵催吐的战士吓了一跳,战士连忙问道:“班长,你在干啥?”

    孟川转头对着这几个战士笑了笑,道:“听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