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01章独特的欢迎方式
    孟川跟着两个老兵走了上山的小路,这条路应该是有人走过的,因为可以看到几个脚印子,虽然后面被雪覆盖了,但是用脚踏出来的深坑还是可以看到的,孟川撇了跟树枝,废了好大的力气,插到雪里,大概量了一下雪的厚度,应该是在二十厘米左右。

    两个老兵看到孟川的动作笑道:“少尉同志,你是想量这里雪的厚度么?”

    孟川点头道:“嗯,对,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厚的雪,所以很好奇。”

    老兵笑道:“这里的雪可不一定是今年下的,在咱们这里的高山上,背阴面的雪常年不化,就算是向阳面的雪,到夏天最炎热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化完。”

    哦,原来是这样。孟川可算是长见识了。

    突然一个战士惊奇的叫了一声,“咦”。

    那个中士急忙问道:“铁蛋,咋了?”

    那个铁蛋下士说道:“我看见‘日公’的脚印了。”

    孟川没明白日公是啥玩意,于是立马跟着这个中士过去,孟川看到一串野兔的脚印,说道:“这不是野兔的脚印么,日公是啥东西啊。”

    那个中士笑道:“这里‘日公’就是野兔的叫法,要不是咱们还要赶路,到时候可以下个套,赶明肯定能逮住一只。”

    孟川笑道:“那很好啊,冬天能吃上个野味,那才是真正的美味啊。”

    中士笑道:“对啊,在哨所其实也有点好处,就是可以时不时的吃上点野味,只不过少尉同志,你要吃以后吃野兔的话,必须要先划开脊梁骨,看有没有寄生虫,如果看到有白色虫子,一定不要吃,立即扔掉,不然以后全身都会不舒服。”

    孟川立刻点头道:“这我明白,高原上本来水就煮不开,如果吃到带寄生虫的野味,一但吃出病了,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只不过中士又说道:“少尉同志,你不用太担心,现在都是压力锅了,煮饭肯定能煮熟,而且只要脊梁骨那看不到白虫,基本上也都是干净的,这山上的野兔,全都是纯瘦肉,特别好吃,这次你去学习,咋样也要让他们给你搞一只尝尝,不然上次山连野味都没吃上,的确有点遗憾。”

    此时哨所的一个上等兵提溜着俩野兔兴冲冲的跑回到哨所,喊道:“班长,班长,你看我抓到啥了。”

    小声点,一个中士说道:“班长在房顶观察周围情况呢,你带回来啥了?”

    那个上等兵从背后拎出来俩大野兔,说道:“班副,咋样,这是不是好东西。”

    班副惊讶道:“乖乖,你从哪逮的,还一下逮了两只。”

    那个上等兵笑道:“我昨天巡防的时候就看到有野兔脚印,然后我就抽时间去下了几个套,没想到还真的套住俩。”

    班副赶紧说道:“快划开脊梁骨,看有没有虫子,没有的话,咱们就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

    此时班长从房顶下来了,说道:“改善什么伙食,连里传来消息,有同志来咱们这里学习一个月,你们去把这东西扒好皮腌起来,等同志过来了在说。”

    有新同志过来学习这消息绝对比能改善伙食更令人欣喜,在哨所,天天都是这八个人,还不等你张嘴,别人就知道你要吹啥牛,很多时候,一个眼神传递的信息,比说话都好使,孤独真的是最大的敌人,这次有新血液加入了,肯定要拉着他吹个半天牛在说。

    那个上等兵熟练划开了野兔的皮毛,看了看脊梁骨周围有没有白条虫,仔细的看完之后,确定是干净的,那个上等兵就开始剥皮清洗后,抹上盐,往外面哨所墙上一挂,就开始冰冻起来了。

    孟川和两个老兵走过一条只有半米宽的小路后,就可以远远的看到哪个哨所了。两个老兵看到孟川现在也没有大喘气,笑道:“同志,你的身体素质很不错啊,到现在都没有不适感啊,原来是不是在高原上待过?”

    孟川摇头道:“原来没上过高原,估计平常油烟闻的多了,所以现在氧气量虽然不高,也没啥感觉。”

    两个老兵也没咋做过饭,但是油烟味却是经常闻,后厨要是真的做开饭了,油烟味满房子的,含氧量搞不好还真的比高原还低呢。

    正在挂兔肉的上等兵,看着远方三个小小的身影,立刻喊道:“班长,班长,快出来。”

    班长一听到上等兵急切的喊叫,拎着95步枪就冲出来了,其他几个在哨所的战士,也快速拿着武器冲了出来,班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上等兵说道:“我在那里发现了三个人影。”

    老周,上观察室用望远镜观察,看是什么人,其他人子弹上膛,保险打开。

    那个上等兵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动静,也赶紧跑回去拿上枪支,出来小声说道:“班长,要搞这么的大的阵势么。”

    班长点点头,道:“咱们这里一两个月都见不到一个人,这次一下来了三个人,必须要提高警惕才行。”

    此时老周的声音传了下来,“是老杜和铁蛋,还有一个不认识,估计是此次前来学习的。”

    班长听到老周的话,顿时松了口气,道:“小钟,下次别这么大惊小怪了,刚才我还以为是敌人来了呢。”

    小钟隔的老远也看不清是谁,委屈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是铁蛋他们来了啊。”

    班长看到小钟委屈的表情道:“好了,不怪你,咱们在第一线也必须要有这样的警惕性才行,走,咱们去迎接他们,所有人,枪支关保险,列队,跑步前进。”、

    老杜和铁蛋带着孟川翻过最后一个山头,就看到一个班的人携带枪支跑步过来,孟川也算是有点诧异,这是去干什么,现在到巡防的时间了?

    班长带着六个战士立定站好后,说道:“欢迎新同志的到来。”

    孟川一听是来欢迎自己的,有点小诧异,背着枪来欢迎,这哨所的欢迎方式还真是特殊啊。

    哨所班长看到孟川的少尉军衔,立刻敬礼道:“少尉同志好,我是哨所班长,方涛。”

    孟川立刻回礼道:“我叫孟川,是此次来边哨学习的战士,请方班长作指示。”

    虽然孟川的军衔是少尉,但是人家方涛却是哨所班长,整个哨所都归他管,孟川作为学员的话,自然也是归他管。

    方涛看到孟川这么客气,连忙握住孟川的手,说道:“欢迎战友的到来,走咱们去去哨所里说在说,外面太冷了。”

    好,咱们去哨所。

    老杜看着哨所班长对孟川的态度,有点小玩味的对铁蛋说道:“你信不信,我敢跟你保证,老方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房子还暖和吧,这可是我们这八个人一块砖一块瓦垒起来的。”

    铁蛋痛快的点点头,道:“这个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