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79章猪蹄苦瓜汤
    孟川把汤端出来后,想着先把餐车还回去,于是说道:“你们先喝吧,多给伤员留点,我去把餐车还了。”

    段佑点头,道:“老抠,你放心,你先去还吧。”

    孟川推着餐车来到了后厨,看到那个上士凑在水龙头旁边喝凉水,立马走过去问道:“上士,你咋喝上凉水了,厨房里没热水么?”

    那个上士刚才因为喝汤太快,把嘴巴烫出水泡了,正想用凉水冲一下的,结果被孟川看成在喝凉水了,因为嘴太疼,也不好辩解,所以也不说话。

    孟川看着上士不说话,觉得有点奇怪,自己去厕所之前,他还能说话呢,自己从厕所回来的时候,他就不说话了,就连自己借餐车的时候也是一字不发,这是咋回事啊,于是立马凑了过去,准备问问什么情况。

    当那个上士嘴巴从水龙头起来的时候,孟川明显看到这个上士嘴里有水泡,连忙问道:“同志,你嘴巴咋了?起水泡了么?”

    那个上士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还是被发现了,于是忍着疼痛说道:“孟助理员,我向你认错。”

    这把孟川搞的糊涂了,问道:“像我认啥错?”

    上士说道:“我刚才偷喝你煲的汤了,没敢告诉你。”

    哦,就这事啊,这汤本来就是烧给战士们喝的,谁喝不一样,于是连忙关心道:“同志,那你这个嘴巴里的水泡就是喝汤烫着的么?”

    上士点了点头,感觉有点丢人,干了十年的炊事,现在都快奔三了,还干偷喝的事情。

    孟川连忙说道:“同志,快,去先把水泡挑了,然后去医务室抹点烫伤药。”

    上士摆手,道:“这不碍事,我干炊事这么多年,被烫伤的次数不少,等会我把水泡挑了就好了。”

    “那好,你先去挑吧,你不是爱喝汤么,我现在给你煲个汤,等会你回来喝。”

    上士看到孟川非但没有教育自己,还给自己煲汤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连忙点了点头,“谢谢孟助理员。”

    被烫伤的话,得喝点清热解毒的才行,苦瓜汤无疑是非常好的,只不过做啥苦瓜汤好点呢,孟川来到仓库,看了看冰柜,看到两个猪蹄,猪蹄是补充胶原蛋白的,对皮肤的恢复非常好,自己不如给他炖一个猪蹄苦瓜汤。

    但是猪蹄不能太多,因为猪蹄太油了,多了反而不好,拿上一个就行。

    既然有猪蹄的话,那就必须要配上黄豆了,黄豆和猪蹄算是一个好搭档了,炖猪蹄一般都要放点黄豆才过瘾。

    这次主要是以清热解毒为主,所以苦瓜多放点,拿两个出来。

    大葱是必须要上一点的,这样煮出来的猪蹄才不会特别油腻。

    苦瓜去瓤,可以稍微切厚一点,毕竟是煲汤,如果切太薄了,苦味全都散到汤里了,反而不美。

    苦瓜切成一厘米厚的块既可,猪蹄最好是剁成块,就跟剁排骨一样,孟川偷了个懒,后厨里有碎肉机,孟川就直接把猪蹄洗净后,扔到碎肉机里了,碎肉机一启动,一个猪蹄瞬间被分成了十几块。

    这效果不错,孟川先把猪蹄焯一下,去下血水,然后就把猪蹄放入砂锅里,大葱切成段,也放进去,苦瓜段和黄豆也依次倒入。

    然后倒上水,这次的水可以稍微多倒点,因为有很多人不喜欢油腻,煲好之后觉得有点油有点多,就可以用个小勺子可以轻轻的把上层的油给略去,因为油比水轻,所以略下油很容易。

    然后孟川就盖上盖子,开大火开始煲。

    此时那个上士也过来了,孟川问道:“怎么样了,现在嘴巴还疼不疼?”

    上士此时说话也正常了,挠了挠头,说道:“刚才用针挑掉了,现在没啥事了,也不咋疼。”

    孟川笑道:“同志,下次想喝汤,你就直接跟我说,汤要慢慢喝才能喝出味道来,你这样喝的太猛了,不仅会被烫伤,还喝不出味道来。”

    上士笑道:“这我知道,刚才就是喝的有点急了。”

    对了,上士问道:“孟助理员,你为啥煲出来的汤这么好喝呢,我原来在家也常常煲汤喝,来到了部队,我每周末也会煲汤喝,但是入伍十年,我感觉我煲汤的技术没有多大的改变,这是为什么?”

    煲了这么多年汤,照理来说应该是有自己的一套体系了吧,于是问道:“上士,既然你都入伍十年了,那应该是有自己的一点绝技了吧,中士升上士可不是一般人能升上去的,总得有点一技之长才可以,你的技术是什么呢?”

    那个上士不好意思的说,纠结了半天,还是小声道:“不瞒您说,孟助理员,我的特长就是煲汤,但是你也知道,咱们这做大锅饭的,一般也煲不上汤,也就领导有时候想喝了,我才能露一手,在我原来的部队,有个领导特别喜欢喝我的汤,所以我就没中士退伍,而是顺利升到了上士。”

    孟川这下总算知道为啥这个上士这么喜欢喝汤了啊,原来自己就是个煲汤高手。

    于是说道:“不错,能在煲汤上有所造诣,很厉害,既然领导都喜欢喝你的汤,那你的汤应该很不错吧。”

    上士说道:“反正每次就那样煲,我也会经常换些其它食材煲不同样的汤,但是每次我喝完之后总感觉是一个味,真的有点不明白了。”

    孟川笑道:“这很简单啊,咱们每一个菜系的味道都有差别,川菜偏辣,鲁菜偏咸,每个地方的口味都是适合每个地方的,咱们当兵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如果你还拿你原来你做菜的方式来适应这个地方的,无疑是不可行的。”

    上士听到孟川的话,顿时开朗了很多,“孟助理员,你的意思是让我融合当地菜系的风格,来煲这个汤。”

    孟川点了点头,道:“这未尝不是一种方法,但是,这样的话,你煲出来的汤并不一定会被别人接受,一定不能大刀阔斧的改革,要潜移默化的进行,稍有不对就得立马改正。”

    上士点了点头,道:“谢谢孟助理员,我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