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190章回集团军
    政委虽然说是讨论一下,但是谁都不敢开口,因为政委没有明确的表态,就光说是讨论一下,摸不清上级的意思,谁敢胡乱开口。

    此时军长倒是说话了,“老李,我觉得小孟这样也没什么,他不就吃了一个馒头么,这馒头也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而且照片里并没有透漏出军队的任何信息,到现在也并没有造成影响,我个人意见是让上面截住这条消息,不让其散播出去,至于小孟,就先取消他这次的学习计划,叫回军部了解出情况在做决定。”

    军长一开口,两位副军长立刻也点头道:“我赞同军长的话。”

    军长都表态了,那形势就比较明朗了。而且从军长的语气中能听出来,军长认识这个人。

    参谋长想着卖军长一个面子,反正这事情也不是大,于是说道:“政委,我也比较赞同军长的话,毕竟这是咱们的兵,而且照片里并没有透露出军队的信息,这个战士也没有做出什么影响恶劣的事情,不能因为吃了一个馒头就轻易下结论,还是要先了解清楚的好。”

    参谋长一说话,那形式就更加明朗了,后勤部长此时也知道不能沉默了,也说道:“小孟这个人我是了解过的,上次和他一块去养殖场考察建立食品加工厂的事,我能看出来,那小子是个干实事的人,而且我也觉得参谋长说的有道理,不能因为小孟吃了一个馒头就随便下结论,况且照片里的确是没有透露出军队信息,还是要了解清楚事实比较好。”

    政治处主任看到这么多人支持孟川,也是惊讶了,难道孟川有啥大来头不成,本来自己还想着能不能求啥情呢,这样一看,就算自己啥话都不说,孟川也不会有事啊。

    政委看着绝大多数人都表态了,于是对着政治处主任说道:“老冯,对外宣传,接触的事情都是你在负责,你来说说你的观点。”

    政治处主任立刻说道:“我也是比较赞同军长和参谋长的话,一张照片,一条信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还是要先把小孟叫回来了解清楚情况才行。”

    政委听到这些人的话,笑道:“好啊,看来结果是很明显的么,说实话,我也觉得没啥大事,照片里没有透露出军队信息,总不能说吃个馒头就犯纪律吧,那就真的太不合乎情理了。”

    “这样,老冯,你等会总结一份资料给我,我汇报到军区去,请求军区联系有关人员立刻删除这条消息,然后立刻把孟川接回来,了解完情况在做决定。”

    政治处主任点头道:“是,我立刻去办。”

    大家很快就行动了起来,因为照片里的军人信息都被p掉了,所以军区也不知道这件事,还是底下的一个集团军政委来说这件事,军区才知道,军区有关部分立刻行动,联系有关人员删除了微博。

    孟川的车程他们也是知道的,所以立刻派了两个人开车过去接孟川,接到孟川后,立刻带回集团军。

    经过了五个小时的车程,孟川几人下了火车,到达了目的地,孟川对小张说道:“小张,我们三个还有任务,就不送你了,你自己一个人过去要注意安全。”

    小张笑道:“师父放心,我大学就是在这里上的,这里我可非常熟,你们也要小心。”

    孟川对这个城市不是很熟悉,所以问道:“小张,你也要坐公交车吧,正好咱们可以一块去,我们也坐公交车。”

    小张点头道:“好,咱们去公交车站。”

    四人正往公交车站走,两个身穿作战服的兵就过来了,看了看照片,确定了是孟川,于是走过去,说道:“孟川同志,请跟我们走。”

    难道是食品加工厂派人来接自己了?应该不会吧,于是孟川问道:“同志,你好,请问你是哪里的?”

    为首的是个中尉,也不回答孟川的话,直接掏出手机后,接通了石科长的电话,递给孟川说道:“接电话。”

    孟川也不明所以,拿着电话接听起来。

    通话内容很简单,“张小林和陈勇继续学习任务,孟川立刻返回集团军。”

    孟川被这通命令搞的有点糊涂,刚过来就回去?但是既然上面下达了任务,那就是必须要执行的,于是对张小林和陈勇说道:“你们两个人继续学习任务,石科长让我立即返回集团军。”

    然后孟川把学习资料给了张小林,道:“老张,你是班长,这次就由你带队,一定要安全的抵达食品加工厂。”

    张小林点头道:“是,孟助理员。”

    孟川对小张说道:“小张,一路上注意安全,我先回了。”

    小张点头,道:“是,师父。”

    孟川转头对两位同志说道:“那咱们走吧。”

    两个军人一左一右把孟川夹在中间,而且靠的很近,就像是看押犯人一样,这让孟川很是不舒服,于是说道:“同志,你们能不能站开点,这样挤的我很难受。”

    两个战士根本不理孟川,继续往前走,来到一辆军牌小轿车面前,中尉和孟川坐在了后排,另一个战士则跑到前面开车。

    车很快就上了高速路,孟川问道:“同志,你们是集团军的人么?怎么知道我在这啊。”

    两个人根本不搭理孟川,这把孟川搞的有点尴尬了,于是就闭着眼睛养起神了。

    只不过越想越不对劲,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犯错误了?

    思来想去,孟川也没搞懂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就是坐火车来省城了啊,这学习也是上级领导安排的啊,这突然把自己叫回去,还派专车过来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憋了半天的孟川实在忍不住了,说道:“同志,你们好歹说句话啊,把我这搞的很尴尬,我又不是犯人,都是战友,不至于连句话都不说吧。”

    那个中尉此时开口道:“同志,我们也是奉上级命令,我们什么事也不知道,上级给出的任务就是接到你,把你送回集团军,然后我们就立刻归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