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262章解决人员安全问题
    战士们吃饭和军官不一样,军官们在吃饭的时候会闲聊两句,但是战士们基本都不会说话,这是在新兵连里就练出来的,因为食堂有规定,保持肃静,不准大声说话。

    新兵们的纪律性通常是比较差的,往往一说话就管不住嘴了。

    在饭点的时候,班长也要吃饭啊,管理起来麻烦的很,所以一律让战士们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吃完之后出食堂爱咋说咋说。

    所以孟川看着大家都静静的吃饭,也觉得正常,吃完饭后,正准备去洗盘子,孟川说道:“不用洗了,机关食堂有洗碗机,和大食堂不一样,你们把餐盘放在这就行了。”

    因为孟川来的晚,所以他们都吃完之后,孟川还在吃,但是很快,孟川觉得不对劲,汽车班的战士坐的一个比一个直,而且一句话都不说,这就有点奇怪了,咋一个二个都这么严肃。

    孟川小声问道:“咋了,一个二个都不说话,是累了么?累了就早些回去休息。”

    班长摇头道:“报告孟助理员,不累。”

    不对,绝对不对,孟川明明下午的时候和他们还聊的开心呢,咋一吃饭都严肃起来了,还喊起自己孟助理员了,这有点见外了啊。

    直到包厢门打开,部长和参谋长走出了食堂后,汽车班的人才小松了口气。

    孟川看到几人的神情,暗道:“原来自己是狐假虎威了一次啊,怪不得一个比一个严肃。”

    孟川想缓和一下气氛,笑道:“班长同志,你知道刚才首长把我叫过去干啥了么?”

    班长摇头,“不知道啊。”

    “首长把我叫过去问了运输车的事。”

    班长立刻紧张起来,“孟助理员,那你咋说的。”

    “我说的有汽车班的配合,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对了,首长还说了,等完成后,让我写一个稿子,我到时候会把你们的功劳算进去的,只三等功应该捞不到,但是嘉奖啥的肯定没问题。”

    班长欣喜道:“真的么?真的会有嘉奖么?”

    孟川肯定道:“嘉奖绝对没问题,你们放心好了。”

    嘉奖是石科长就可以搞的,而且只是口头嘉奖,也没有物质奖励,石科长绝对不会吝啬的。

    现在的部队,想拿三等功真的太难,能混上一个嘉奖,也算是一种荣誉,而且说实话,这次汽车班的也没出多大的力,就是帮着孟川打个眼,焊个东西,能混上一个嘉奖也很不错了,这一年都过去了,要是连个啥嘉奖荣誉都没获得,来年也没底气。

    战士们想获得功劳,基本都是靠比武,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了,战士们除了训练也没有其它的任务,所以比武就是考核一个战士一年的成绩的。

    基本上团级以上的比武,前三名都可以捞上一个三等功,至于基层连队,一年只有一个三等功名额,除非是新兵做出特大贡献的,三等功才会给新兵,不然基本都给老士官了。

    咋说人家退伍之前得拿上一个三等功,而且能当上士官,各项指标都不差,就算是干到二期士官,也就是中士退伍,那也是干了八年,人家把八年青春都献给了部队,要是连个荣誉都没有,也不合适。

    所以汽车班辅助改装一个运输车,能获得嘉奖就很不错了,汽车班的人也都挺高兴,都说心情影响食欲,这一点都不假,班长又拿起了餐盘,笑道:“机关食堂的饭还真好吃啊,我在吃点。”

    说完就又去打了一份饭,其他几个战士也都高兴啊,也跟着班长去打了份饭,吃了起来。

    这顿饭是把几人吃撑了,平常一份饭的量,愣是吃了两份,几人出去的时候,一个二个都快走不动道了。

    因为改装炊事车的事,差不多明天就可以结束,近期肯定要实验,自己答应过刘叔要让他们试验,所以要跟刘叔商量一下,于是就先让汽车班的走。

    汽车班的走后,孟川找到了刘叔,“刘叔,现在咱们的炊具基本固定好了,明天再把蒸馒头的蒸笼固定架搞出来,基本就成功了,但是我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车在大仰角的山坡上前进,那炊事员该怎么办。”

    刘叔听到孟川的话后,也沉思了起来,“你说的有道理,如果真的炊具要适应全地形,那人员也要符合才行,毕竟炊具那么烫,如果真的碰到了,被烫伤可不是小事。”

    刘叔问道:“小孟,那你们在试验运输车的时候,你们是咋办的么?”

    “我们有座位,而且座位上都有安全带,所以没事。”

    刘叔听到孟川的话,皱起眉头来了,“难道要在炊事车里按上一些座椅?”

    这不行啊,炊事车就这么大,放座椅根本不现实,但是如果真是是仰角大了的话,抓扶手都抓不住,炊事员的安全就没保证啊。

    刘叔想了一会,还是没想到法子,“要不这样,小孟,你回去也想一下,等会我回宿舍,开班会也拿出来讨论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好,刘叔,麻烦你了。”

    孟川回到了宿舍,一直在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实在没想出来,就准备先去洗漱一下,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突然被一个椅子上突出来的钉子挂着衣服了,椅子也被挂倒在地。

    看着被刮烂的衣服和倒在地上的椅子,孟川突然明白了什么,自己好像走进死胡同了,全地形运输车之所以叫全地形运输车,那只能说明,全地形运输车的功能强大,不代表全地形运输车每天都要爬高仰角的山啊,大部分军队能过去的路肯定还是偏平坦的,自己为啥一定要纠结在高仰角度的山呢。

    想通了这一点,孟川真的是豁然开朗了,如果真的遇到大仰角的山坡,那自己这段时间就不让炊事员做饭了,在墙壁上设置几个安全带,把炊事员固定在车壁上,等平缓了,在让炊事员下来,从新做饭,这个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想通之后,真的是豁然开朗啊,看着椅子上突出来的旧钉子,和自己被刮了个口的背心,孟川苦笑道:“看来今晚得加班补衣服了。”

    当兵两年,针线活肯定全会,训练的时候,作训服不小心被挂烂,是常有的事,如果你第二天还敢穿着烂的作训服,被班长瞅见了,肯定少不了批评,所以针线活是战士们必备的技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