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265投稿
    既然有了目标,那自己就得抓紧时间写了,不过,说到哨所大棚,现在应该培育出蔬菜了吧,为啥还没有回信呢。

    有时候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到,办公室的门此时想了起来,孟川看着一个年轻的战士背着一个邮包在张望,于是问道:“你好,你找谁?”

    年轻的战士回道:“同志,请问孟川是在这间办公室么,这里有他的信件。”

    孟川立刻站起来,“我就是孟川,信给我吧。”

    孟川拿到信,看着地址就知道是边防哨所,打开信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大概内容就是边防哨所已经吃上了新鲜蔬菜,战士们都很高兴,并问自己啥时候有时间去看看。

    “真的成功了啊!”孟川大喜道:“太好了,边防战士们总算不用在吃维生素片了,那玩意真不是人吃的,这下有新鲜蔬菜吃了,生活条件会改善好多吧。”

    孟川高兴的连修改报告都不写了,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信纸,开始给他们回信,信的内容很简答,先是问候,然后是祝福他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

    孟川是在边防哨所待过的,知道那里有多苦,既然这样的话,自己不如发挥出自己的一些长处,给他们在改善一下生活。

    自己虽然只会做饭,但是这就够了。

    边防战士面对的最大的敌人,并不是艰苦的环境和企图过境的敌人,而是孤独。

    自己可以给他们写一些适合高原环境的菜谱,并且标注出要点,做饭不仅可以解闷,好吃的饭菜对放松心情也有帮助,绝对是赶走孤独的一个好方法。

    不知不觉,就写了三页纸,菜谱也写了十来个,绝对够用了,然后装上信封,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去投递了。

    然后才开始根据石科长的建议修改报告。

    后面这几天,孟川一直在写东西,幸好现在集团军的比武结束了,也不忙,自己也不算很累。

    孟川这次准备了三份文稿投递,分别是《论小型食品加工厂对养殖场的作用》、《运输车对未来炊事工作的影响》、《边防战士的哨所大棚》。

    但是就这三份文稿,就废了孟川不少心思,写完之后也不敢贸然投递,还是先拿给了石科长看。

    石科长虽然后勤科长,但是就笔杆子来说,能力丝毫不弱于参谋,干事。石科长看完之后,给了孟川很多中肯的建议,其中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精炼语句,因为这是军报,篇幅不大,不是像做学术报告那样可以长篇大论,一定要用最简练的语句表达出最多的内容。

    孟川这几天也算是绞尽脑汁了,自己必须早些完成投稿,只要有机会见报,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孟川经过再三修改,终于从网上投出了自己的稿子,今天已经周五了,应该要等下周才有消息。

    虽然说第二天可以休息,但是孟川可没时间休息啊,军部大会用不了多久就要开始了,自己的军部报告还没写,这可不是一个能糊弄过去的事,自己必须得好好修改。

    第二天一早,跑完步,吃完早餐,孟川就拿出军部报告手稿开始润色修改,刚准备提笔,突然段佑走了进来。

    孟川看着段佑进来了,有点惊讶,现在段佑可是风云人物,一个营就出来了两个人才,各领导对段佑都是赞赏有佳,真可谓是前途无量。

    孟川打趣道:“我的段大营长,啥风把您老吹过来了,您现在地位可是崇高的很啊。”

    段佑苦笑道:“老抠,你可别提了,我感觉这些天的交际比打擂台都累,真的是应付不过来了,我是逃难逃到你这来的,你可得收留我啊。”

    孟川这只有一个椅子,于是指了指床,“老段,先坐吧。”

    段佑刚坐下,孟川就问道:“老段,你啥时候去军区比武啊,我还等着你拿荣誉回来呢。”

    段佑笑了笑,“我现在压力已经小很多了,能力也已经被领导认可了,所以这次去军区的比武我打算让给别人。”

    “啊,为啥要让啊,你这要是能去军区比武还能拿名次的话,二等功都没得跑了,你这机会浪费了太可惜了啊。”

    段佑笑道:“你以为我傻么,你知道比武第十一名是谁么?”

    孟川摇了摇头,“不知道。”

    段佑笑了笑,“还是我们营的。”

    “天啊,你们营全是高手啊,老段,你好好说,你带的三个兵都是什么水准。”

    段佑先是干咳了一声,然后说道:“其实都没什么水准,都在前二十。”

    “厉害厉害,老段,你小子有一手,这次的风头算是被你小子一个人给出完了,只不过你说的也对,你一个营长要是都去参加比武了,军区首长还会以为咱们集团军没人了你,而且你一少校,在军区首长面前和士兵打擂台,也的确有点不合适了。”

    “对啊,所以我要把机会留给我的兵,这件事我也跟首长说了,首长也已经同意了。毕竟我都是少校了,就算拿了一个二等功也升不了职,但是我手下的兵就不一样了,二等功,都够资格提干了,他们对的起我,我也得为他们想想。”

    “嗯,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再说了,马上该过元旦了,你也走不开,搞不好又会搞什么紧急集合呢,到时候你这个军事主官不在也说不过去。”

    段佑笑道:“老抠,我就这么给你说吧,过节这几天,你就时刻准备着吧,说不定啥时候就拉警报了,这都是套路了,越是要放松的时候,就越要加强警惕。”

    “别说加强警惕了,我这两天能忙的起火,哪有时间偷闲啊。”

    段佑看着孟川在写东西,问道:“老抠,你写啥呢,给我说说,我帮你参谋参谋。”

    “就是写军部报告,其实也没啥,老早就写好了,一直在润色修改,总感觉自己写的不够好。”

    “嗨,我还以为是啥东西呢,其实军部报告跟一般报告没区别,关键是你得克服那种心理压力,你想一下,后面到大会堂了,第一排做的全是首长,整个大会堂乌压压的全是人,这个压力没办法说,要不然下次你来我们营,在讲台上跟我们营战士讲点东西,几次下来习惯了。”

    “这的确是个克服恐惧的办法啊,可是这不好吧,我也没啥讲的啊。”

    段佑啧了一声,“这有啥,随便讲讲理论知识都成,就凭你这理论知识第一名的荣誉,我看谁不服,说实话,要不是这次你的射击把你拉了一把,搞不好你的综合成绩都能拿上名次。”

    提到射击孟川就郁闷,但是都过去了,也说不了啥了,“算了,不提了,老段,那你下次可要给我一个机会啊,让我提前适应一下环境。”

    “没问题,周一晚饭过后,我给你留出来半个小时,让你小子讲个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