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301章段佑的入伍史
    这顿饭吃的孟川真是压抑的不行,孟母的饭是非常好吃的,而且这次孟父把段佑送过来的五粮液打开,更是引得众人惊讶,这酒可不便宜啊,至少三四百一瓶,要是去下馆子的话,一瓶酒都够一大家子吃顿好饭了。

    就是好酒好菜更加让孟川感到难受,原因很简单,亲戚们一直吹捧自己,孟川真的是没想到,自己就当上了一个小军官,就能让亲戚们想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个词。

    段佑从来没体会过这样的日子,反而是羡慕的紧,随随便便做出点小成绩,就能得到亲戚们的吹捧,段佑还记得,自己升少校的时候,给父母打电话,父母连一句恭喜都没有,反而是催促自己早点复员回来。

    段佑觉得孟川的大姑说的话非常好,人该有自己的兴趣,段佑是真不知道做生意有什么好的,天天尔虞我诈,天天算计,当兵多好,有实力就上,没实力就下,就是这么简单。

    酒足饭饱后,亲戚朋友聚在一起正聊着天,突然段佑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后,对着孟川使了个眼色,孟川连忙跟着段佑出去了。

    “老段,咋了?”

    段佑说道:“我父母给我打电话了,说已经回到省城了,现在问我在哪,让我回去。”

    “那好啊,大过年的就应该和家人团聚么,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段佑把车钥匙给了孟川,“老抠,今天咱俩都喝酒了,车我就先撂你这,反正你到时候去考试的时候,要去省城坐车,到时候帮我把车开回去就行,等会有司机过来接我,咱们这风景不错,要不然咱们出去转转,我怕后面没啥时间转了。”

    孟川说道:“那行,等我换下衣服,咱今天喝酒了,我不能穿着常服出去,不然影响可就不好了。”

    “行,那你去换,我在外面抽根烟,清醒一下。”

    孟川换上便服后,孟父问道:“小川,干啥去?”

    “老段要回家了,我去送送他。”

    孟父连忙说道:“小川,你们都喝了酒的,千万别开车啊。”

    孟川笑道:“放心吧,有人过来接他。”说完就走了出去。

    两人很快走出了小区,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还是有些耐寒的树木绿着叶子,溪镇以溪水出名,旁边就是山,从山上流下来数十条小溪汇成了一条河,滋养这全镇百姓。

    有山有水有树,的确很美,在过一个多月,樱花开了,那可就是旅游旺季来了,但是因为溪镇人口就这么多,治安方面的确还欠加强,所以有时候,都是从县城派了一些警力来临时支援。

    走了一会,段佑掐掉烟头,“老抠,说实话,我真的很羡慕你,过节的时候能有一家子人陪着,就连你从部队回来这种小事,你父母都可以招呼来一帮子亲戚陪你,真的是太幸福了。”

    孟川笑道:“富人有富人的活法,穷人也得过穷人的日子,想要得到,那就必先失去,你父母能赚钱,自然少了时间陪伴你们,我父母赚钱不行,但是空闲的时间很多,所以会有很多时间陪伴。”

    段佑点了点头,“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来部队的原因,部队里的兄弟那都是真感情,感觉有他们的陪伴,比家人的陪伴都好,原来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在师部警卫连当排长,高连长对我真的是好,把我拉到部队,然后又帮我提干,留在师部当排长,你知道我和高连长怎么认识的么?”

    孟川摇了摇头,“不知道,你说说看。”

    “那时候是在酒吧,我们哥几个喝猫尿喝多了,就犯起混了,正好高连长休假回来,也在酒吧喝酒,说是让我们别闹事,我们那时候喝的多,酒品差,不知道为啥就想教训教训眼前这个自大的人,结果你猜怎么着?”

    虽说警卫部队人很厉害,但是绝对没有到能一打好几个的地步,而且在酒吧里,群众太多,如果真的打起来,绝对束手束脚的,所以在酒吧大打出手应该是不可能的,毕竟酒吧还有保安,咋样也轮不着高连长出手。

    孟川说道:“我觉得你们没打起来。”

    “哟,还真被你猜中了,原来我跟别人说的时候,别人都猜的是高连长把我们打趴下了,这完全就是故意夸大军人了,一般的军人,哪怕是警卫部队的,都很难做到一打多。”

    此时段佑笑了起来,“当时想起也是好笑,高连长的手劲特别大,把我抓到凳子上坐了下来后,给我上起了政治教育课,我当时还好笑,什么爱党爱国爱人民的,跟我有关系么,但是高连长手劲太大,我也挣不脱,就被牢牢的按在凳子上,我的同伴虽然抄起了酒瓶,但是有保安拦着,也动不了手,就这样,我被高连长活生生教育了一个小时,当时听的真的是羞耻的不行。”

    孟川听到段佑说起这段经历,大笑道:“高连长还真是人才啊,这么绝的办法都能想出来,估计你当时都被他念魔障了吧。”

    段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岂止是魔障啊,我当时回去感觉人都不能自理了,回到房子后,满脑子都是爱党爱国爱人民,跟那些同伴说话的时候,张口就是,你们这样做对得起九年义务教育么?”

    “我那时候就是气愤啊,都没脸在朋友面前抬起头了,于是就到酒吧蹲点守着,不管是敲闷棍也好,砸酒瓶也罢,非要把他给搞到不可,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总算有一天,我发现他的踪迹了,于是就悄悄的跟着他,直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了,高连长转过身来,问我是不是想打他一顿。”

    我当时啥话不说,抄起棍子就冲了过去,我想着我手里有武器,咋样都能打过他赤手空拳,而且我父亲当年给我请了一个拳脚师傅,我跟着学了两年,也是有些功底的。

    结果棍子还没抡上去,我眼前一花,就被打倒了,高连长当时真的是厉害啊,看到我不服,说在我一次机会,他说他站着不动,而且就用一只手,只要我能把他打倒就算我赢,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我心想着,那这完全就没有悬念啊,我不是弱不禁风的人,而且还是跟着拳脚师傅学过的,我当时就冲上去了,结果,一拳,高连长只一拳,我都没防住。

    孟川听到段佑的话,真的是惊呆了,没想到高连长这么厉害,如果在酒吧动手的话,这收拾起段佑和几个同伴应该不在话下吧,果然这才是一个优秀军人有的素质,能动口的不动手,能降低影响的绝不扩大影响。

    我当时真的是服了,非要拜高连长为师,不管给多少钱,我都要跟他学功夫,结果他就跟我说了一句话,“想学可以,来参军。”

    我当时正好大学毕业,有学历家里还有钱,参军真的是无比容易的事。

    我如愿以偿的进入到了一师,在新兵连训练的时候,就是高连长亲自训练我的,新兵训练三个月,不管是政治理论学习,还是各项体能测试,我都排到第一,加上高连长的引荐,我直接当上了警卫连的排长。

    一个大学本科生,一般情况下,参军都是士官,除非你是军校毕业的话,本科出来是中尉,大专出来是少尉。

    但是凡事都有特批,只要首长点头,低级军官都很好说的,更别说这个理论体能双第一的段佑了,提干也不是不可能的。

    孟川还只入伍半年呢,一样从士官变成了中尉,只要你功劳大,做出的贡献高,提衔别人也说不了什么。

    更何况像博士生毕业参军的话,不管你是不是军校毕业的,实习结束后一律直接是少校,校官是部队里的中级军官了,也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只要你有能力,你就可以上,军队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特殊情况也是有很多的。

    此时段佑继续说道:“当我入伍之后,我真正的意识到什么是战友了,那种比兄弟还亲的感情,那种不夹杂任何利益的感情瞬间征服我了,所以我想一直呆在军队,军队是个纯洁的地方,比社会真的是好太多了。”

    这点倒是真的,战友情真的很深,而且就是那种纯纯的兄弟情,我对你好的时候,我可以豁出命来帮你,我跟你闹矛盾后,可以立刻跟你打一架,然后照样在一个盆里吃饭。

    这真的是不夹杂任何利益的,就是纯纯的那种感情。

    说了半天,段佑真的是感觉很舒服,看了看手机的上的定位,段佑说道:“老抠,那辆车你随便开,不要怕开坏,我家司机马上就来了,后面这段时间我也尽量不打扰你,你要考研究生了,复习的时候注意身体,这次可别在通宵了,我可不想看到你还没考试,先把身体弄跨了,等你考上了,一定要给我来个电话。”

    孟川点头道:“老段,你放心好了,考上一定给你打电话。”

    不出段佑所料,没两分钟一辆奔驰车就停在了段佑身边,一个司机下了车,打开了车后门,“二少爷,请上车。”

    段佑向孟川挥了挥手,就转身上了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