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332章蓝军师长
    孟川看着大校的笑容有点瘆人,也不敢搭话,立刻把跃秀秀放在吉普车后座,然后自己就站在一旁。

    大校看着这场事故的制造者都已经站在了面前,摆了摆手,“全都带回办公室。”

    话音刚落,几个警卫人员就冲了上来,只不过也没动粗,孟川几人也不反抗,反正都已经‘光荣’了,还不如跟他们一块去,等会还能混个饱饭吃。

    很快几人就跟着大校来到了办公室,孟川看到里面清一色的军官,而且绝大数都是校官,不用想,这里肯定就是前线指挥部。

    此时外面已经炮火连天,前线指挥部更是电话不断,一个上校军官看着大校来了,连忙跑过去,“师长,红军开始了全方位反攻,我部空海两军被牵制,陆军前线因物资匮乏,已成颓势,上级首长已经亲自下来督战,师长,现在可怎么办,红军陆军攻势强劲,我们损失了后勤补给,如果固守现有防线,恐怕无法坚持到首长下来。”

    师长拿起地图看了看,命令道:“部队收缩,固地待援,红军空陆两军不如咱们蓝军,他们只能暂时牵制,只要咱们熬过两小时以上,上级首长过来,就会携带补充物资。”

    参谋长立刻点头,对这通讯兵喊道:“命令各部,收缩部队,固地待援。”

    师长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说道:“各部收缩后,可以伺机伏击,不必请示上级,但活动范围仅为前线阵地,不得深入红军阵地,违者军法从事。”

    看来师长这是准备来场反进攻啊,适当的进攻的确更有利于防守,于是立刻点头道:“是,我这就下达命令。”

    每个部队都是有定量的物资储备,就算是各种火炮,也足够打几个基数了,所以收缩防线,暂时防御两个小时,应该是没啥问题。

    不过前线的物资储备已经被干掉了,上级首长只能抽调别部的物资,这对蓝方陆军部队都是个不小的挑战,看来后面想组织起有效的进攻,必须得以海空两军为主导,自己的陆军物资少了近三分之一,对比起红军有了差距,根本打起大型进攻战,看来后面一阵子得转为守势了。

    此时参谋长看到了孟川几人,问道:“你们是谁,有什么事?”

    孟川还没说话,师长就说道:“这几个学生就是物资营地被炸的始作俑者,前面的那个补充团物资也应该是他们毁的。”

    参谋长惊道:“啊?几个学生?他们有这么大能耐?”

    结果很明显,师长点了点头,“参谋长,指挥所你盯着点,有啥事尽快给我汇报,我带着他们去处理点事。”

    出了作战指挥室,孟川五人被带到了另一个帐篷,师长指了指面前的好几把椅子,“都坐下吧,咱们来谈谈。”

    孟川立刻点头道:“是,首长,您问就行,我们知道肯定说。”

    但是话音刚落,孟川的肚子就响了起来。

    今天几人就吃了个早饭,其余都是吃的黄瓜和西红柿充饥,那两种蔬菜是真的不顶饿,刚才紧张的时候,还没咋感觉,可是现在一坐下,放松了,饥饿感瞬间就来了。

    这把孟川搞的尴尬了,面前的人可是实打实的首长,这真的是有点丢人丢大发了。

    大校听到声音,皱了皱眉,“你们还没吃饭?”

    郭志饿的真是受不了了,连忙插嘴道:“首长同志,我们就早上吃了个饭,今天一天都没吃了,您能不能给我们饭吃啊,根据演习规定,我们是可以享受正规战士的待遇。”

    孟川听到郭志的话,连忙咳嗽了一声,咱们刚把别人的物资营地炸了,现在又要问别人要吃的,这不是触别人霉头么。

    只不过师长倒是大度,对警卫员说道:“让炊事班做五碗面条过来。”

    孟川立即答谢,“谢谢首长。”

    此时外面炮火连天,而且自己也刚炸了蓝军前线物资营地,但面前的这个师长看起来却没有愁眉苦脸,特别是给参谋长下命令的速度之快,也能显示出这个师长的不凡之处。

    师长看了看几人,指了下孟川,开口问道:“你们几人当中,想必这位同学应该是队长吧,这两次的袭击物资营地,应该也是出自你手吧。”

    孟川立刻答道:“首长,这两次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您也知道,我这也是必须得做的。”

    师长摆了摆手,“这我知道,各为其主,没什么可抱歉的,我就是很好奇,你毕业于哪所军校,师从何人?我入伍二十余载,真的是第一次见你这种奇才。”

    孟川看着面前的这个师长,不给自己摆脸子,反而夸奖自己,这还真是奇怪啊,自己可是毁了他的物资营地啊,不说多了,他这个师长肯定逃脱不了责任,写检讨估计都算轻的,严重的话,被取消前线主官都有可能。

    虽说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但是也绝不是不可能的,不说别的了,就说咱们历来的战役都出现过临阵换将的事情,更别说这个低一档次的前线主官了。

    孟川回道:“我本科是在地方大学上的,然后入伍当了兵,后面在首长的推荐下,考上军校研究生,现在从事研究食品安全。”

    师长刚才看过跃秀秀的学生证,上面写的很明显,就是食品专业,这才是最让他疑惑的,一个搞食品安全的,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先是闯入有一个火力连守卫的补充团物资营地,后又光明正大的开着物资车闯入前线物资营地,这份胆识和技艺,真的是让师长感到害怕。

    师长盯着孟川看了好久,然后才说道:“你介不介意,跟我讲一下你是如何完成这些任务的,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为难你。”

    正巧此时炊事班的人端着五碗面条进来了,饿了一天的几个人闻到香味,眼珠子盯着面条一动不动,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师长立刻说道:“来,大家先吃面,一定饿坏了吧。”

    那还用说,这么高强度的体力消耗,众人早都饥肠辘辘了,正所谓吃人家嘴短,这要是吃了,不说也不好,众人也都知道是这种情况,于是也不敢动筷子,都盯着孟川。

    大家是真的饿不行了,孟川叹了口气,“大家赶快吃,吃饱喝足才能休息好。”

    有了孟川的命令,一个二个立刻端起碗,开始吸溜起面条来。

    孟川则看向师长,“这事得从今天早上我们去采买的时候说起……”

    不到十分钟,孟川基本就表述完了,当师长听到孟川来回跑了三十公里的时候,真的是惊着了,来回三十公里啊,那就是六十里,在山地跑的话,丝毫不亚于马拉松了,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么?

    但是惊讶归惊讶,师长也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个问题了,而且现在该了解的也都了解完了,自己也必须得去写报告了,于是站了起来,“孟川同学,你先吃面条,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了,对了,切记别出这个帐篷,有啥事喊警卫员。”

    几人看着师长利落的走了出去,纷纷望向孟川,郭志问道:“孟川,你说咱们会不会被关在这个帐篷里直到演习结束啊?”

    孟川吸溜了一口面条,“不会的,咱们是‘死人’,估计明天天一亮,咱们就会被送出去了。”

    郭志拍了拍胸口,“那就好,要是真的被憋在这里面数日的话,我可能会被憋出病来。”

    此时问完孟川话的师长来到了一间办公室,掏出纸笔写下了一个标题,“论实战中物资营地的漏洞。”

    然后根据孟川提供的材料,快速的写了起来。

    只要有这篇报告,军长就别想撤掉自己前线主官的职,都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错误犯了,不是一封检讨就完了,而是得积极改正,只要让军长看到了自己的态度,军长就无话可说。

    临阵换将可不是说换就换的,这要是强换的话,顶的压力可不小,想来上级首长也不会趁着这个动荡的时候犯险。

    很快报告写完了,临了落款的时候,师长也写上了提供材料人,孟川几个字,这样也是为了让首长眼熟一下孟川,这是个好苗子,咋样得拉到咱们军来,哪怕到时候给个副职营长干都行。

    军校研究生毕业后是上尉,就算你有实力的话,最多也只能干个连长,或者是就去干技术岗,有关系的或许可以捞个副营级待遇,但是副营长这可算是实权职位了,虽然也是上尉衔,但是这个没有硬关系的话,真的当不了,由此可知这个蓝军师长对孟川的重视程度。

    因为蓝军物资营地被炸,红军是真的捞着便宜了,蓝军一直在收缩防线,红军则一直在进攻,当然红军也一直在防着蓝军,虽说蓝军吃了大亏,但是战斗实力尚未损失,如果真的给自己来场伏击,那损失可不小。

    果然如红军首长猜测一样,蓝军在撤退的时候,有效的组织起了反击,而且蓝军很狡猾,只在前线附近攻击,得手就走,一点都不黏糊,看来蓝军的指挥官也会是个人物。

    很快两个小时过去,蓝军军长带着部分物资前往前线指挥部,蓝军物资得到加强后,立刻重新反击,但是红军陆军的优势已经建立起来了,这就不是能随便打破的了,所以两军又开始僵持起来,枪炮声慢慢停止。

    军长来到前线指挥所,一进门,就把指挥棒往桌子上一敲,“吕言呢,给老子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这个物资营地的事说不清楚,你们通通给老子喂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