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394章狗食
    不过这俩大老黑天生乐观的心态还是不错的,能在这种枯燥无味的集训中,保持这种乐观的心态,的确是孟川该学习的。

    孟川看了看自己的行军包,打量着这次需要带的物资,床被衣物这肯定是不带的,毕竟就三天时间,带了也用不着,别看现在是只是春天,但是这个国家是在赤道附近,可一点都不冷,所以即使晚上要休息,床被也是用不着的。

    至于一些基本的药品,这是必带的,除此之外,孟川倒是非常想搞点酒精,酒精这个东西消毒效果非常好,虽说盐巴也是可以消毒的,但是效果比起酒精多少要差点。

    但是酒精这个东西,是不能带上飞机的,所以这里的特种兵肯定都没有的,那要到哪去搞点酒精呢?

    就在这时,帐篷外传来几声枪响,总教官查尔斯上校走进来喊道:“你们这群狗.娘.养的,狗食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全都给老子吃狗食去。”

    一听到能吃饭,特种兵们立刻出去集结,很快一百多名学员列队完毕,面前是两大桶食物,一桶是玉米饼,一桶是玉米粥,一丁点肉食都没见。

    查尔斯上校端着卡宾枪来到众队员面前,冲着学员喊道:“你们是不是没见到一点肉食,那是因为你们没资格吃肉,你看到你们的老大了么,它在啃骨头吃肉,你们就只能喝粥吃饼,对了,在你们老大还没吃之前,你们可不能吃。”

    查尔斯上校话音刚落,一个教官把那只正在啃骨头的猎犬牵了过来,放到粥桶旁边,猎犬好像习惯了一样,直接把嘴伸进着粥桶喝了起来。

    众队员看到这一幕,顿时恶心的食欲全无。

    查尔斯上校看到这一幕,笑道:“很好,今天你们必须要喝这个粥,如果喝不下去的话,就给老子滚蛋。”

    有几个白人特种兵看着猎犬舔粥时,留进去的口水,恶心的实在受不了,自喻高贵的白人怎么可能去吃一种狗舔过的东西,纷纷抗议道:“我们抗议,你这是歧视!”

    查尔斯上校看到几个白人在吵闹,直接端起卡宾枪搂了几发子弹,子弹就擦着几人的头皮飞过,这一幕立刻让这几个白人闭住了嘴。

    查尔斯上校笑了笑,“你们可以不吃,现在就拿掉头盔,走出学校,降下国旗,我甚至可以给你们做一只烤鹅来款待你们。”

    不过,查尔斯上校语气一冷,“你们如果选择继续留在这里的话,那就必须给老子喝下去,而且是舔的一滴不剩,懂了么,你们这群垃圾。”

    “给你们两分钟时间考虑,选择退出的,厨房那里有精心制作的烤肉给你们食用。不退出的,那就给老子去喝粥。”

    有两个白人一想到要吃狗喝剩下的玉米粥,就一阵阵干呕,这不符合我们上等人的风格,我们特种兵有足够的方法来获得充足的食物,何必要来这里受虐待,于是摘下头盔,走出了队列。

    查尔斯上校见到这个情况,笑道:“好,这真是太好了,总算有两个明智的人出现了,现在你们去敲响铜钟,就可以吃到美味的烤肉了。至于剩下的垃圾,你们的选择是什么?是去吃烤肉,还是去吃狗喝过的粥。”

    等了一分钟,都没有特种兵在出列,查尔斯上校耸了耸肩,“好吧,你们这群连狗都不如的垃圾,看来你们是执意要吃狗剩下的粥了,那就快去享用你们令人作呕的午餐吧。”

    孟川一开始也是有点受不了的,在历届的记载当中,就没有让人吃狗喝剩下的粥这一说,咋就自己这么衰,尽碰到一些这样的事。

    不过狗喝过的,人也不是不能喝,孟川虽然不知道这只狗是什么狗,但是也能猜出来,这只狗肯定不会吃垃圾的,只要不吃垃圾,细菌就会少很多。

    况且这里一百多个人都没说啥,他们能喝下去,自己肯定也没问题。

    于是就拿着碗排队打粥,孟川看到身后的塔伯和比尔倒是没有啥反应,问道:“45号,46号,你们就不反感喝这个粥么?”

    塔伯耸了耸肩,“44号,外界不是都说,你们什么都吃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能食用的,你们就会做成美食,你难道没生吃过狗舌头么?”

    生吃狗舌头,这孟川还真没吃过,别说生的了,连熟的狗肉,自己都没吃过。

    这倒不是说孟川是爱狗人士,而且狗肉馆这种店,自己在家乡街头上还真没咋见过,至于来到部队,那就更见不到了,军犬这种生物每天的伙食标准和部队一类灶的价格差不多,人家宝贝还宝贝不过来呢,咋可能让你吃。

    孟川看着两位大老黑说到生吃狗舌头津津有味的样子,倒是理解了,人家连狗舌头都生吃呢,这个被狗舌头舔过的粥,人家喝起来,肯定也是不在话下的。

    猎人学校给大家准备的接风宴真的是很难忘却,特别是每个教官强制给每个人打上满满一碗玉米粥的时候,大家的心情都是奔溃的,这里的特种兵大多来自发达国家,像塔伯和比尔这种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真的特别少,所以喝这个粥的时候,都跟喝药一样,是硬咽下去的。

    孟川自然也不例外,毕竟是亲眼看着狗吃过的食物,然后盛到自己的碗里的,谁还能有那个心态细细品尝。

    不过还真是有例外的,那就是比尔和塔伯这两个变态大老黑,一边吃着玉米饼一边喝着玉米粥,看着还挺享受,不愧是来自常年受苦的非洲国家,这对食物的心态,真的是没办法比。

    不过这还不算啥,因为玉米饼是按人头来做的,每个人就两个,一个多的都没有,吃完就吃完了。

    但是粥就不一样了,毕竟是稀粥,打完之后还剩下好多,这俩大老黑,吃俩玉米饼根本吃不饱,所以在解决完自己碗里的食物后,看着桶里还有很多稀粥,又跑过去盛稀粥喝了起来。

    查尔斯上校看着这俩人,心里也是有点震撼,这俩人还真是不挑食啊,真的啥都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