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584章摘除肺叶
    孟川闭上眼睛后,脑中的意识慢慢开始消散,但是却始终还有一丝念想在心里不能抹去,来中东完成任务,孟川从来没有后悔后,既然组织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那自己就必须完成,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必须得完成。

    可是,工人们到底获救了么,孟川在失去意识的时候,脑中唯一能想起的就是维和步兵营的那个巨大的探照灯,那个探照灯到底多远?

    一百米、二百米?还是一公里、两公里?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那到底是多远呢?工人们顺利跑到了维和步兵营了么?另外四辆反政府武装的皮卡车呢?他们对工人们造成伤害了么?

    不行,自己得弄清楚了才行,可是当自己想竭尽全力想睁开眼睛时,却发现眼皮子就像被胶水站住了一样,根本睁不开,难道自己真的要死了么?

    系统呢?系统大哥呢,你出来一下,告诉我任务完成了么?

    孟川的呼叫得不到半点系统的相应,难道真的要这样死了么?

    此时维和步兵营营地外,乔治少校找到了王营长,“王营长,根据规定,手术室里面的这个人我们需要带回去审查,请你配合。”

    王营长听到乔治少校的话后,把烟蒂扔到了底下,狠狠的踩灭,“乔治少校,里面正在救治的人是华夏公民,我凭什么把人交给你们。”

    罗文少校见到气氛紧张起来,立刻打起了圆场,“乔治,现在先别说这件事,王营长,这里面的人我们也不着急要,等他救过来的时候,我们在谈。”

    王营长虎目一瞪,“什么等人救过来再谈,我再次向你们重申一遍,里面正在救治的人是我们华夏公民,你们无权对他进行审查。”

    乔治少校听到王营长的话,立刻提醒道:“王营长,我劝你三思而后行,你说出这样没根据的话可不符合一个大国派来的中校营长身份。”

    王营长想到己方人员因为救援工人而跟敌人进行殊死搏斗,到现在生死未卜,你们却还要被带去审查,怒火直接就上来了,指着他们的鼻子吼道:“我再次警告你们一遍,里面救治的人是华夏公民,如果你们再次提出要带他们去审查,那就是触犯我国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我有权把你们驱逐出我的维和步兵营,不信你们在说一句试试。”

    两个少校被王营长的气势给吓着了,但是出生于超级大国的他们却想极力挽回自己的面子,“王营长,这个人是被不明武装分子送过来的,这点你不会不知道吧,而且在他的身上也没有华夏公民的证件,你怎么能确定他是华夏公民,而不是恐怖分子呢?”

    王营长早都想好了说辞,“你说他是恐怖分子,那我想问一下,你有证据么?是他手里有武器?还是他亲口承认了?”

    王营长这话把两人直接憋回去了,两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反驳,只得灰溜溜的说道:“好吧,王营长,你会为你所说的负责的。”

    教导员见到两个少校灰溜溜的走后,快步走了过来,问道:“这样值么?为了一个不明生死的人而和罗文乔治少校作对,以后的日子估计过的会很难。”

    王营长看了看自己的老搭档问出这话,苦笑了一声,“你觉得值么?”

    教导员见到王营长反将自己一军,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全力支持,后面特派团那边有什么事我去顶着,我没和他们俩产生矛盾,后面说话会容易一些。”

    随后又鼓励道:“不过你做的好,体现出了华夏维和步兵营营长该有的担当,我相信就算是上级也绝不会怪你的。”

    王营长见到自己的老搭档肯为自己分担这么多压力,也是叹了口气,“我只是尽了我该做的,如果在这件事上,我还逃避的话,那咱们步兵营才会真被别人看不起,如果连自己本国的公民都保护不了的话,我还干什么维和,不入早早复员回家种田。”

    教导员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对,一个大国得有担当,一个大国的中校营长在对事上面更该有担当,你做的很对,不过孟川的身份的确得想想办法,我去求一下大使馆,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沈组长此时走了过来,“不用了,我能证明他是华夏人,我以大使馆参赞的名誉担保,他是华夏公民。”

    虽然孟川不止一次强调过自己没有了国籍,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果现在连救自己的人都无法保护帮助的话,那跟冷血动物又有什么区别,有时候人不能太爱惜自己的政治羽毛了,那样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有了沈参赞的确认,王营长和教导员心立刻落了地,有政府官员做担保,就算是特派团派人过来,也不敢轻易带孟川走。

    “对了,小孟同志的伤势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是他帮助我们三百多名工友逃出来的,如果没有他,我们还不知道情况会如何。”

    王营长望向了急救帐篷,也担心道:“子弹打中了胸部,有大出血的症状,而且还伴有呼吸衰竭,据我的初步观察,子弹应该是打到肺叶上了,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得等医生出来再说。”

    此时救治孟川的手术也接近了尾声,很快手术灯熄灭,战地医生快步走了出来,王营长见到医生后,快步跑了过去,问道:“怎么样,手术进行的怎么样?”

    战地医生见到王营长这么急切,也不敢怠慢,立刻说道:“王营长,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子弹打中了伤者的左肺叶,我们已经进行了手术,对左肺叶进行了摘除,不过因为出血量太大,现在病人还没有恢复意识,得继续观察几天才行。”

    王营长听到左肺叶摘除,心里一惊,那岂不是意味着孟川再也上不了战场了,甚至连剧烈运动都做不了了,这对一个兵来说,无疑是要了他半条命。

    医生见到王营长惊愕的表情,叹了口气,“王营长,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极限了,这还是幸亏人送来的早,如果稍晚一会,那就算是神仙都救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