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617章写报告
    “是,邵科长,我明白,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管好后勤科的。”

    邵科长听到孟川的话,笑了笑,“其实也没这么夸张,我出去学习前已经给各助理员安排好任务了,他们不会太麻烦你的,你只需要待在办公室,处理一些特殊情况就好。”

    邵科长挂完电话后,孟川也跟孙政委告辞,回宿舍匆忙去写关于救灾物资的报告当中。

    因为邵科长已经说了,师后勤处没有救灾物资,那也就是说,现阶段就算是向上级申请,也是申请不到救灾物资的,那自己只能从修补和自己制造上面下功夫了。

    首先说自行修理,救灾物资并不是一些多么高科技的东西,大多也就是咱们平常常见的,比如一些铁锹,锄头,救生圈,帐篷,钉子,麻袋等等常见的生活用品,所以修理起来,绝对不是多难的事。

    其次就是医疗用品了。医疗用品,军队里向来不缺,不夸张的说,如果真的到有情况的时候,后勤仓库绝对可以给每个战士都配备医疗包,医疗包的东西不多,无非也就是绷带酒精之类的,但是这样也绝对足够让战士们可以进行简单的紧急救治了。

    最后,也就是一些大型的救援工具,比如一些救援船只,机械等,孟川可是知道自己团是装甲团,是有单独的修理连,里面光军士长就不止一个,他们连坦克装甲车都能修好,难道他们连一些民用器具都修不好么?

    修不好孟川不信,无非就是敢不敢修的问题,价值成百上千万的坦克他们都可以拆的七零八落,连几万十来万的东西他们就修不好了?

    不过修理一些器械虽然是后勤科的责任,但是器械本身却是归装备科,特别是动一些还在服役,但实际上却无用武之地的器具。

    首先这些东西常年不用,一年也就动那么几次,如果进行修理保养,一旦动坏了,责任是谁承担,就算是修理兵们能最大程度上的把这些器具修好,那消耗的材料什么的如何报销,这都是问题。

    不过这些问题并不难解决,只要团长政委同意了,那自己就如实上报,总不能你上级不发救灾物资,那我自行修理的话,你还不给批材料吧。

    修理的办法差不多就这样,剩下的就是自己制造了。

    安县这个地方,据孟川的了解,自然灾害就只有那条河。地震、火山爆发什么的,孟川听都没听说过,所以如果要进行救灾的话,多半救的是水灾。

    部队里多少人会水,孟川不知道,但是救生衣和救生圈总数就算是加起来,也绝对是远远不足的。

    那孟川就可以在救生工具上下功夫了,救生衣需要的东西太多,自己这也没足够的泡沫布料制造,既然这个自己造不了,那就先不造。

    但是简易救生圈自己绝对是可以造的啊,只要有轮胎,木材,怎么样都可以造出一些虽然不好看,但是却能发挥出最基本功效的救生圈。

    实际上,对于解放军救灾来说,这些最基本的工具,绝对是最重要的,因为不管是什么灾害,在第一时间内,都不可能有大型机器开进去的,还得是靠人徒步进入。

    而解放军作为第一个冲入灾难地区的,主要的目的就是救人,所以多造一些救生圈,保证战士们的救援工作能方便一些,绝对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过即使是轮胎和木材,部队里的储备量也不大,虽然部队驻地附近森林特别多,但是这些树木实际上是不属于部队的,如果自己小批量的砍伐一些,没人会说,地方上肯定也不会管。

    但是如果自己大批量砍伐的话,地方上肯定是会管的,如果因为这事和地方上闹出矛盾来了,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毕竟自己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当地百姓好,如果百姓受灾,自己能最先上去救百姓于水火,毕竟军人的纪律性和机动性是远远超出地方上的人的。

    看来这事还得自己出马,自己是管双拥的,是军队和地方的纽带,自己只要跟地方政府说清楚原因,相信地方政府不会不同意的,毕竟归根结底,自己还是为了百姓好,地方政府绝对不会吝啬一点木材的。

    报告写的很快,因为思路通畅,孟川仅仅花了半个小时就完成了,写完后,孟川打算洗漱一下就睡了。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想起了敲门声,“孟科长,您在么?”

    听声音是郭司务长,这么晚了他来找自己干什么?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汇报?

    孟川也没犹豫,直接把门给打来了,不过门外站的可不是郭司务长一个人,还有一个四级军士长,军士长怀里鼓鼓囊囊的,很明显揣了东西的。

    孟川住的宿舍,周围都是领导,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影响可不好,孟川立刻把两人给招呼进来,“是老郭啊,你们先进来吧。”

    郭司务长一进门,看到孟川书桌上的台灯还亮着,桌子上还有纸笔,一看就是在忙,于是连忙奉承道:“孟科长真是用功啊,都这么晚了,还在学习,真的是值得我们学习效仿。”

    孟川没有听郭司务长奉承的话,而是看向了那个四级军士长,“这位同志是?”

    郭司务长连忙说道:“孟科长,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老徐。”

    “他的事,我今天中午给您说了,说真的,孟科长,老徐真的挺不容易的,他媳妇也没工作,一直在老家务农,生活的压力全都是在他的肩上,他这次来,主要还是为了娃娃上学的事。”

    郭司务长正说着话,徐军士长就从怀里掏出两条利群。

    孟川见到徐军士长掏出礼物里,眉头一皱,“老郭,我不是说了,关于房改的事,我会认真考虑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郭司务长连忙说道:“是,是,孟科长,我们知道您秉公无私,这烟也没多贵,就是送给您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