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618章拒礼
    一条利群烟最便宜的都一百五,孟川看徐军士长手里利群烟的包装,绝对不是最便宜的,那算下来,这两条烟起码就要四五百块钱。

    四五百块钱,对于一个四级军士长来说,最起码是他们两天工资,两天的工资就随便给人抽着玩,这话孟川要是能信,那自己就真的是傻子了。

    “老徐同志,你是四级军士长,在部队里干了十几年,论资历的话,你可比我老,是我的前辈了。哪有前辈给后辈送烟抽的。

    老徐很明显不善言辞,听完孟川的话后,尴尬的不知道是该把烟递过去,还是收回来。

    郭司务长见状,连忙说道:“孟科长,孟科长,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您是领导,他是下属,下属给领导送点东西,理所应当,是理所应当的么。”

    孟川听到‘理所应当’这四个字,眉头突然皱起来了,什么时候下属给领导送东西成理所应当的事了?

    送礼最开始是联络亲情友情用的,礼物无关贵重,最主要的是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意。

    而徐军士长很明显是带着其他目的来送礼的啊,“老郭,老徐,你们把东西带回去,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让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让孩子来县城念小学,是这样的吧。”

    徐军士长连忙点头,“是,是,孟科长,您可一定要帮帮我的忙,我徐松根这辈子就求过两次人,一次是求村长给我报名当兵,这一次就是求你。”

    “孟科长,我是初中毕业来当的兵,当时家里没钱,念不起高中,当兵报名条件也不符合,我那时是求爷爷告奶奶才进的部队,我知道部队的条件好,所以我在部队里也努力学习,两年就读完了高中全部课程,当一期士官才干到第二年的时候,我就读完大专课程,拿到毕业证了,所以我知道学习可是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我家妮子今年也七岁了,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孟科长,我们村子的小学就是两间土房子垒起来的,代课老师也三天两头换,我是真的想让妮子好好学习,所以才求到您的。”

    孟川听完徐军士长的话,心里也有点难受,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孟川虽然没当过父母,但是也知道他们的不易,“老徐,你的情况我知道了,就凭你这爱孩子的心,你的条件,我会优先考虑的。不过这两条烟,你必须收回去,如果我今天收了你的烟,那后面我想帮你开口就难了,你明白么?”

    徐军士长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会收了礼事情就变难了呢?

    孟川笑了笑,“老徐,来,咱们坐下说,老郭,你去给老徐倒杯水。”

    郭司务长立刻答应,“好,我这就去倒水。”

    此时孟川也拉着徐军士长做到了凳子上,“老徐,你说咱们做人办事,是不是得讲一个良心,如果我今天收了你的礼,那我后面不管做什么决定,是不是都会被别人误解。”

    “假设说,如果我今天收了你的礼,明天就会收别人的礼,那你认为我如果做起决定来,会是绝对公平的么?”

    徐军士长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吧。”

    “那就对了啊,如果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公平的事情,那办起来,别人就会说闲话,这样不仅你不舒服,我也不舒服,是不是这个礼。”

    “再者说了,你看就这两条烟,四五百块,说贵,也不算特别贵,但是说便宜也绝不便宜,老郭刚才也说了,嫂子在家务农,全家就靠你一个人的津贴撑着,如今你孩子也要上学,要买课本要买书包,这四五百块,够给孩子买多少书本了啊。”

    徐军士长明白孟川这个道理,可是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的,不送礼就办不成事的情况简直太多了。

    此时郭司务长也倒好了水,“孟科长,您喝水。”

    孟川把水杯递给了徐军士长,“老徐,你喝水。”

    徐军士长连忙伸出双手,“谢谢孟科长。”

    孟川看着郭司务长站在一旁,指了指凳子,“老郭,你也坐下。”

    郭司务长立刻做了下来。

    孟川看天色也不早了,于是就在简单明了的把话给说一遍,“老郭,老徐,你们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我现在给你们明说,今天我是不会收老徐的礼的,不仅不收老徐的,任何人给我送礼,我都不会收,这点你们可以监督我。”

    “我知道,咱们的社会现在就是这样,不送礼不办事的事情很常见,但是咱们这是在部队,别人收不收礼,我不管,但我是绝对不会收的,毕竟咱们做人办事要讲个良心,谁也不愿意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你们说是不。”

    徐军士长听到孟川的话,连忙求助的看了一眼郭司务长,郭司务长有啥办法,毕竟孟川是自己领导,难道自己还能硬把礼物塞给领导?

    气氛尴尬了一会,孟川笑道:“怎么,两位,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么?”

    领导说的话,就算是假话,那做下属的不也得当成真的来听啊,郭司务长连忙说道:“相信,相信,孟科长肯定不会骗我们的。”

    “行,相信就行,那你们就请回吧,另外,你们两位可以时刻监督着我,看我到底会不会公平的做事。”

    徐军士长不得已,只得把烟重新揣回怀里,孟川嘱咐道:“老徐,等会你就去把烟给退了,这钱留给孩子买课本多好啊,你的事,我一定会放在心里的。”

    徐军士长连忙点头,“那谢谢孟科长了。”

    当徐军士长走出孟川的宿舍门后,问道:“老郭,现在该咋办,这礼没送出去,我心里总感觉不踏实。”

    郭司务长叹了口气,“老徐,我有什么办法,孟科长这是软硬不吃啊,不过有一点,他说的对,你把买烟的钱留给孩子买课本多好,你说你在部队里,一分钱都扣的出水,现在肯花五百块买烟送礼,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徐军士长也没办法,“部队里吃喝不愁的,我本来就花不到啥钱么,关键就是我家妮儿上学的事,我家那位昨天又给我打电话了,说马上就要开学了,妮子到底是在村子里读书还是去哪读书,我也很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