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629章伤残老兵
    小车围着护城河足足饶了一个小时,才往回走,当孟川看到中下游河段的水面离警戒线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心稍微放下了,只要这里不出现大暴雨或者特大暴雨的话,这条河应该是不会出事的。

    不过孟川刚才这一路观察过来,发现这里的堤坝都非常陈旧了,孟川虽然不太懂这个河道的修缮工程,但是眼力见却不差,如果自己猜的不错的话,这条河应该有至少十年的时间没修缮了。

    十多年没修缮过的河道,即使是孟川这个门外汉,也能估摸着要到大修的地步了吧,正好等会去民政局的时候,可以顺便问一下章局长这事,

    “小袁,咱们去民政局吧。”

    车很快行驶到县政府机关大楼里了,下了车,孟川就跟着小袁往民政局走,来到副局长办公室,孟川敲了敲门,“章局长,您好,我是孟川,早上跟你通过电话。”

    章局长一看孟川来了,连忙站了起来,“欢迎,欢迎啊,孟科长,来,你先坐着,我给你去倒杯茶。”

    孟川也不矫情,毕竟客随主便,于是一屁股就坐到了沙发上,“小袁,你也坐下吧。”

    小袁连忙答道:“是,孟科长。”

    不一会,章局长端着三杯茶过来,孟川连忙站了起来,接过茶杯,虽说是客随主便,但是礼貌还是得讲的,“麻烦章局长了。”

    章局长看着孟川挺懂礼貌,比原来那个管双拥的军官好太多了,一下子对孟川的印象好了起来,“不碍事,不是啥好茶,孟科长别嫌弃,将就着喝。”

    孟川看到章局长还客套起来了,也随着他的话说了下去,“章局长说笑了,这茶我还没喝,就能闻到清香味,肯定不错,比我们那的茶好多了。”

    虽然孟川不太喜欢这些官话,不过这里毕竟是地方,不是军队,一点点政治智慧还是得讲的。

    章局长看到孟川这么会说话,顿时对孟川的好感大增,“对了,孟科长,你上午说你这次来是商讨一下双拥工作的,正好今天县教育局的一位领导跟我商量,说现在学生们正在考试,等考完试后,学校想组织一些学生们去做义工活动,我个人觉得,县敬老院里的老人,都有专人照顾着,倒是不用孩子们去帮忙,不如让孩子下乡,去看看咱们的伤残老兵,顺便做上一次爱国主义教育。”

    孟川听到‘伤残老兵’四个字愣了,连忙问道:“章局长,咱们县还有伤残老兵呢?”

    章局长点了点头,随后站起来,去给孟川拿了一份档案,“孟科长,你看看,这里面一共有六十七位伤残老兵,基本都是在峦镇下面的山村里,其中有一个村子,就有二十多位伤残老兵,峦镇算的上是咱们这方圆百里有名的红色区域了。”

    孟川立刻拿起这些档案开始看了起来,当看到里面甚至还有参与过抗日战争的老兵在里面,也是惊了,孟川赶紧看了看他的年龄,今年都九十岁了,不过当看到低保补贴每年只有一千多元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章局长,咱们对这些伤残老兵的补贴,每年只有一千多元么?这算下来,平均一个月就一百多块钱啊。”

    章局长也叹了口气,“孟科长,你是军人,你们部队里从来不愁没钱花,钱花光了,就问国家要,国家不可能不给你们的。但是我们就不一样了啊,县财政靠收税,农民收成不好的时候,我们连奖金都要拖半年才发,怎么可能有多余的钱给这些伤残老兵们补贴。”

    “不过国家下发来的钱,我们都是一分不少的全给老兵们了,他们是为祖国留过血的人,谁要是敢动那些老兵们的钱,我第一个不答应。”

    孟川倒是不担心他们会贪掉国家下发的钱,一来钱不多,一个老兵一年也就一千多块,一个月才一百多,实在没有贪的必要。而且做人做事都得有良知,孟川也相信他们有最起码的良知。

    孟川继续拿起档案看了起来,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峦县不仅有抗日老兵,还有抗美援朝的老兵,当然最多的还是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了,仔细算一算,就算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伤残老兵们,现在也都快六十岁了,真的是都老了。

    看来峦县这个地方不一般,一个几万人口的小镇,居然还有这么多老兵,那这个地方,自己是必须得去了,“章局长,我很同意你刚才说的让学生们去看望这些老兵,没有这些老兵流血,就没有祖国繁荣昌盛的今天。对了,章局长,教育局的领导跟你说没有,让哪一届的学生去呢?”

    章局长笑了笑,“让高一的学生们去,小学生太小,初二高二的学生都要补课,只有高一的学生去最合适,这也是我们历年来的习惯了。”

    “行,章局长,既然是看望这些老兵,那我们军队也出上一些人,带上一些东西一块去看。相比于学生们,我们军人才更应该加强爱国主义教育,顺便也让我们见见老前辈,听听他们的事迹。”

    章局长此时小声说道,“孟科长,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啊。”

    不情之请?孟川有点疑惑,自己能帮上章局长什么忙?“章局长,你先说说看,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我能帮就帮。”

    章局长连忙说道:“不违反,保证不违反,就是你能不能从军队里带上一些会水泥活的兵们过来,因为有些老人们的房子已经破烂不堪了,我们做不到给他们翻修,起码也得帮他们把房顶糊一下,让他们少淋点雨。孟科长,你是不知道,我们县财政局向来吃紧,真的没钱去雇那些一天工价两三百的大工来修,如果有那钱,我们还不如买米买油给老人呢。”

    一个大工一天就两三百,修房顶这活计,一个大工可搞不定,要是在顾俩小工,修个两天的话,那搞不好要花上千块才能修好一个房顶。

    一千块钱要是买米买面够老人吃好久呢,这样算下来,的确很不划算,“行,章局长,这事我放心里了,等晚上回去,我就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