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644章套话
    要是不了解黄副处长的人,肯定会以为这是个热心的领导,但在张科长眼里看来,黄处长的话还真的是虚伪啊,都说官场锻炼人,这不光是地方的官场上,在军队的官场上也是一样,真的是当官的一个比一个虚伪。

    不过张科长也有点好奇孟川的背景,于是也符合道:“黄处长说的对,小孟科长,既然受伤了,那就要做个全面检查。”

    两位领导都这么说,孟川要是在拒绝,就显得有点矫情了,“行吧,那我就做个全身检查。”

    此时X光也出来了,医生看完片后,说道:“还好,不是粉碎性骨折,这种骨折不需要动手术,固定好骨位,打个石膏就好。”

    既然不是大伤,那孟川就放下心了,等打完石膏,做完检查,自己就赶紧回团里,带几个人去弄点树,做一些救灾工具,然后估算一下大概需要多少量,自己好跟地方政府商量伐多少树木。

    军队医院的效率其实并不算高,好像所有的医院都一样,收费的医院效率都起不来,更别说免费的医院了。所以当孟川做完全身检查后,天都有些黑了,此时罗干事也坐在椅子上写完了专栏的大纲,就等后面给文章添加内容和润色,就可以刊登了。

    在孟川做检查的时候,黄处长和张科长是全程陪同的,期间孟川也让他们不要管自己了,但是他们还是要跟着自己,这真的是让孟川没搞懂,难道自己脸上有花么,这两位领导跟着自己干啥?

    有的检查结果要等明天早上才能出来,所以孟川打算等明早在过来一趟,就算是自己是领导,晚上也得按时归队才行,不过刚出了医院门,黄处长就拉着孟川,“小孟科长,你看天都这么晚了,就别回了,我已经让食堂的炒了几个菜,你今天就在医院待着,等明天拿了检查报告在回也是一样的。”

    孟川听到黄处长的话,有点愣,“可是我还没请假,而且小袁和罗干事也得回啊。”

    黄处长笑了笑,“那让小袁跟罗干事先回,你说你怎么样也是咱们后勤上的人,来到了师部,那也是咱们后勤上的兵不是,我们这些后勤的小领导,咋样也得好好招待你一下啊。”

    罗干事和小袁见到黄处长这么说,也不好在打扰孟川,毕竟黄处长是孟川的领导,自己要是赖在这,也挺让孟川难做的,“孟科长,那我和小袁就先回了,你也多陪陪领导,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

    说完两人就走了,孟川看到两人走的这么急切,也拦不住,现在自己就算想不留在这也不行了,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孟川也很好奇,这个黄副处长和张科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们今天对自己这么殷勤,肯定是有其他目的。

    “那好吧,黄处长,咱们去吃饭吧。”

    这次的饭可非常丰盛,就三个人,就整出了八菜一汤,这未免有点太奢侈了吧,“黄处长,这饭有点多了吧,咱们三个人恐怕吃不完吧。”

    黄处长笑了笑,“八菜一汤,不算很丰盛,要不是最近在落实中央八项规定,我就带你去市里吃了,一点简餐,你别介意。”

    八菜一汤还是简餐啊,不过想到黄处长是后勤处的副处长这一点,八菜一汤也不算太过分,毕竟是领导么,总不可能和战士们一样吃四菜一汤吧。

    孟川中午就没吃饭,现在也非常饿了,于是也不矫情,拿起筷子,说道:“黄处长,张科长,那咱们开吃吧。”

    黄处长立刻夹了一块排骨给孟川,“小孟,胳膊骨折了,就多吃点排骨,这样恢复起来快一点。”

    骨折了喝骨头汤是一个大补的方法,但是吃排骨却不是,因为肉骨头里面含有大量的无机质成分,这种成分是骨头里必有的,但是吃多了,反而会造成有机质比例失调。

    所以排骨少吃点可以,吃多了反而不好,但是喝骨头汤就没事了,所以孟川比起吃排骨,更希望多喝点排骨汤,孟川把黄处长夹过来的排骨吃了之后,刚想站起来舀汤,黄处长就说道:“小孟,你手脚不方便,想喝汤,我来给你舀。”

    上级给下级夹筷子菜,这可以理解,多半是出于客气,就像是长辈给晚辈夹菜一样,没人觉得不妥。

    但是这个舀汤就未免有点太降低自己身份了吧,孟川看着黄处长给自己舀了一碗汤,实在是有点搞不懂黄处长的意思,要是自己不问清楚黄处长的目的,那自己这顿饭很难吃安生了啊,“黄处长,您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要给我安排啊。”

    黄处长诧异的看了一眼孟川,“任务?我没啥任务给你安排啊,再说你这都受伤了,有任务也不能让你去做啊。”

    张科长是实在有点受不了黄处长这想问又不敢问的态度了,索性就直接问出了口,“小孟,咱们副处长这是在关心呢。对了,小孟,你这受伤了,要不要告诉家人,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啊。”

    孟川也不是个笨人,张科长这么一问,孟川心里多少明白点东西,他们这是想套自己的背景啊,不过想想也是,23岁的副科长,这在全军估计都找不出来几个,实在是太罕见了。

    孟川也不想瞒他们,于是实话实说了,“我老家就是我们团驻地旁边,安县,我父母也都是普通工人,至于手臂骨折这事,就先不告诉父母了,我也不想让他们担心。”

    “孟川的父母是普通工人?”这话一出,黄处长和张股长都愣住了,他们可是知道部队的晋升原则,说真的,23岁就能当上尉的人,在全军都是少之又少,更别说23岁还当上了副科长了。

    黄处长连忙说道:“小孟,你就别骗我们了,你是怎么来咱们师的,我还不知道么,要不是总部某位首长打招呼,谁知道你啊。”

    看来黄处长是关注到自己和总部首长的那个关系了,所以才对自己这么好,于是连忙解释道:“这是因为我曾经给首长当过警卫员,不过还没正式上任就出了点意外,所以才被分配到这了,我和总部首长真的没什么特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