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664章骄傲
    此时小姨也鼓起大拇指,“小川这下是出息了,当上真正的领导了,姐夫,姐姐,你看看你们,干了一辈子也还是个工人,别说行政编了,也就姐夫勉强捞到一个事业编吧。还是小川有出息,这才迈出校门一年多,就当上了行政副科长,不过可惜的是小川是在军队当的官,要是以后也能在地方上干领导就好了。”

    段佑笑了笑,“阿姨,孟川现在就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以后就算是转业到地方上了,那也是得回到行政岗位上的,不就是降半级使用么,我就不信了,孟川以后就当不上科长了或着更高的领导了?”

    这话一出,孟父孟母心里乐的花都开了,那要是以后儿子转业回家了,当上正儿八经的地方领导了,那才是真的光宗耀祖了。

    孟川听到段佑这么说,心里顿时苦了起来,军队行政领导转业到地方的话,的确还会是行政编制,不过你想到政府部门任职,你要是没关系的话,困难真的是不小。而军转干部,最大的可能性,是调到一些国企内任职,这也是最多的情况。

    不过国企也是领导岗位,这点就先抛开不谈了。

    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当上这个副科长的,孟川可是知道,这个位置是自己豁出命拿一个肺换来的,你以为行政领导就像大白菜一样,想得到就能得到的么?

    不过看到父母这么高兴,孟川也不好解释,看来自己得尽快把研究生学历给弄到手,到时候升少校,学历部分可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孟母此时也连连给赵小琳夹菜,一边夹菜还一边说道:“小赵啊,你看看小川,现在也有出息了,以后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啊。”

    “对了,小赵,你父母是干什么的啊,阿姨没别的意思,就是随便聊聊。”

    在孟母看来,姑娘能跟孟川一块回家,那肯定多多少少是互相了解过的,所以此时问这些问题也不算唐突,不过孟川听到这话,连忙说道:“妈,你问这些干嘛?”

    赵小琳现在也不知道该咋说,总不能说我父亲是将军,母亲是政府要员,亲戚们遍布军政两届吧,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儿子能当上一个副科长,就够吹嘘好久好久了,自己的家庭背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也没回孟母的话。

    孟母看到赵小琳不说话,还以为赵小琳家里比较艰苦,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孟川家也是平民家庭,自己也只是工人而已,“小赵,其实家庭背景无所谓的,我和孟川爸也只是普通工人,家庭条件也一般,不过小川倒是努力,后面应该会越来越好的。”

    孟川可是知道委国大使馆的大使跟赵小琳关系不一般,多半是赵小琳的直系亲属,委国大使那可是正厅级干部,是国家的高级干部。而且从赵小琳这么容易就能进解放军报社来说,赵小琳的家庭背景怎么可能小的了。

    “妈,你就别在问这个了好不好。”

    小姨见到孟川语气有点硬了,连忙劝道:“姐,你看你,人家小姑娘家里的事,你问的这么清楚干啥,你看小川都有点不高兴了。”

    母亲一般来说都是比较溺爱自己的孩子的,一听到儿子有点不高兴了,连忙转移话题,“不问了,不问了,小赵,你多吃点菜。”

    赵小琳本身就是做记者工作的,而且前面还在大使馆实习过,见过的场面是特别大的,所以现在也一点不会觉得尴尬,先是对孟母道谢,然后在对小姨道谢,然后才吃起菜来。

    孟母看到赵小琳做人做事落落大方,非常得体,真的是非常满意,“这个女孩是真的不错啊。”

    此时孟父看向孟川,“小川,你也来喝点,这好不容易回家了,好好喝一点。”

    孟川本来是想喝一点的,但是这次没带小袁过来,万一自己喝酒了,后面还有啥紧急情况的话,可不好开车,于是扯了个慌,“爸,我就不喝了,我这次是开车过来的,喝酒不能开车,而且我前面还生了场小病,现在也喝不了酒。”

    孟川慌称自己生病,也是无奈之举,他明白老爸的性格,要是自己只说开车的话,老爸肯定会让自己喝点,大不了就在家里住,今天不开车不就行了。

    不过要是说生点病的话,这理由就足够充分了,父母对孩子身体健康的重视程度可比对自己都高,肯定不会在让孟川喝酒了。

    不过这个理由也有坏处,那就是会让母亲嘘寒问暖,孟父倒是不会直接问,毕竟孟川这么个大活人就在自己面前,一眼看不出有什么病,所以多半不会直接把父爱表达出来。

    孟母听到孟川的话,连忙对其嘘寒问暖,“儿子,你得啥病了啊,严不严重啊。”

    孟川摆摆手,“就是前阵子下雨,部队雨中集训呢,我不是后勤科副科长么,忙的事比较多,就被淋感冒了,不过现在已经好了,但是医生还是让我先别喝酒,说过阵子在喝。”

    感冒不是大病,人人都得过,而且现在孟川也好了,孟母也就不担心了,“来,儿子,吃点肉补补身子,感冒虽然不是大病,但是病后人体是最虚弱的,一定得补补才行。”

    孟父见到孟川喝不了酒,也就不劝了,转头继续对段佑发起攻击,“小段,来,咱俩喝点,你不要怕喝多,喝多了,晚上就在这睡。”

    在这睡,老爸要是知道咱们镇上最豪华的酒店就是段佑家的财产,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劝段佑喝酒了。

    不过段佑倒是非常受用,他从小长大到,从没有长辈对他劝过酒的,孟川家虽然不大,但是家的味道却非常浓,长辈没长辈的样子,反而对小辈劝起酒来,这滋味,真的不错啊,“好,叔,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了,咱们不醉不归。”

    说完先吃了几口孟川炒的菜垫垫肚子,然后端起酒杯,“叔,来,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