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666章步枪打飞机
    老人见到这阵势,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长官使不得,长官使不得。”

    “长官?”孟川听到这两个字就愣了,回想起刚才老人说的话,孟川顿时觉得漏洞百出。

    你想想,一个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就算是55年退伍后,回到家乡去,也绝不可能只是个种地的。

    刚才老人说过是48年当的兵,那也就是当了七年兵,一个当了七年兵的老兵,可能一点文化都没有么,部队里即使在那个时候,也全面普及了文化知识,当了七年兵的话,不夸张的说,起码该认的字基本上可以认的出了。

    在那个年代,能认字,绝对是一项厉害的技能,老人回到村里的话,应该是当个村干部没一点问题的,村干部是有养老保险的,60岁退休的话,那是有养老金的,怎么可能会沦落到捡垃圾呢?

    而且他本身负过伤,每年应该还是有一千多块钱的补贴的,那个枪眼百分百是真的,这孟川绝对可以分得出。

    看来老人对自己讲的话,半真半假啊。

    孟川此时又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老人,“老人家,你是几几年退的伍?”

    老人接过钱,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五五年么,那时候军改,军队招的兵是义务兵嘛,我们就退伍回家种田了。”

    孟川盯着老人的眼睛看了一下,他肯定没说谎,于是笑道:“老人家,我也是当兵的,所以对部队是非常了解的,你既然是55年军改回的家,那应该是不知道的55年军改的时候,解放军官兵才有的军衔吧,您能一眼认出我是上尉,恐怕不是在解放军里干的吧。”

    老人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孟川看着老人谨慎的眼神,放平缓了语气,“老人家,你就跟我实话实说么,现在这都21世纪了,像你们这个年纪经历的事情,那就是宝贵的财富,您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你想想,你现在都退伍六十多年了,就算是需要保密的东西,现在也毫无秘密可讲了吧。”

    老人想了一会,叹了口气,“首长同志,既然你都这么问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我其实不是自愿参的军,我是被拉壮丁拉到gmd军队里的,不过打的第一场仗,就被解放军俘虏了,然后才当的解放军,参加的三大战役。”

    这个拉壮丁的事情,学过历史的人大多都是知道的,解放战争时期,gmd军队为了补充兵员,是肆意的拉壮丁,基本上只要是个年轻小伙子,那就要拉去打仗。

    你想想,随便给把枪就让上战场的农民怎么可能为gmd效力,所以很多都是一触即溃,然后纷纷投降。

    当时解放军的地盘是越来越大,需要的兵员也是越来越多,所以就对gmd俘虏进行政治教育,然后让他们参加到解放军里面的。

    老人这么一说,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会叫孟川叫‘长官’了。

    一般‘长官’这个词是不允许在解放军部队里出现的,孟川原来刚入伍的时候,也叫过‘长官’二字,不过后面被老兵们告知,军队里不允许出现‘长官’这个词的,所以后面才改过来。

    老人叹了口气,“因为我的背景不好,所以回到村子,也当不了村官,只能接着种地。不过那时候能种地,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加上我还认识点字,平常还可以帮人代写个书信,日子过的还是非常不错的,不过后面老了,干不动活了,就只能出来捡点垃圾卖点钱。”

    孟川叹了口气,“如果当初老人不是被拉壮丁拉到gmd队伍的话,就凭这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资历,现在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生活。”

    不过现在和原来不一样了,就凭着老人的这些资历,绝对就是一笔伟大的财富了,“老人家,我们军队后期会有一个看望伤残老军人的活动,还会给你们送上一些米面油,您要不把地址给我,后头我们会和民政局武装部的一些工作人员一块过去看望您。”

    老人的日子过得也不好,一听到后面还会有人来看望自己,犹豫了一下,才把地址告诉了孟川。

    孟川掏出纸笔记好后,笑道:“老人家,要不你在给我讲讲,你那时候打仗的情形呗。”

    老人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要求了,于是清了清嗓子,“小首长同志,那我就跟你说一下我们那时候干过的最漂亮的一仗。”

    孟川听到最漂亮的一仗,立马来了精神,“老人家,你赶快说说。”

    “首长同志,你听说过步枪打飞机么?”

    “步枪打飞机?”孟川有点愣,“步枪也能打飞机?”

    老人笑了笑,“那可不,原来我们就打过,那是抗美援朝的事情了,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班长跟我们说的话,只要看到红色信号弹,就把枪竖起来,打飞机。”

    当时我们都很高兴,因为我们没有能打飞机的炮,所以每次美国飞机过来的时候,我们就只能钻到坑里,以免被炸,当时美国的飞机很猖狂,他们每次都快贴到我们头顶上才投的炸弹,说那样投的准,炸的狠。

    我记得那天是中午,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没啥中午下午之分,因为美军的炮火太狠了,一个劲的炸,啥时候看天空都是雾蒙蒙的。

    我们班长就让我们把枪上膛,然后望着天空准备着,就在几架飞机飞过来的时候,天空突然打出了信号弹,当时我们全都把枪竖起来,往飞机那开枪。

    你是没见到那个阵势,三千多把步枪轻机枪就逮着飞机打,我才打了两颗子弹,飞过来的那四架飞机就全部冒起了黑烟,然后栽倒地上爆炸了。

    孟川听到这里,突然捏紧了拳头,吼了一声,“打的漂亮,就该给那帮孙子们看看我们的厉害。别以为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制空权,他们就能为所欲为了,这仗打的好,打的漂亮。”

    老人瞧见孟川的兴奋劲,也笑了起来,“那可不是,我记得我们的团长还说了,用步枪打掉美国的飞机,我们这还是全世界首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