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00章不服
    他们是兵,这点并没有错,但是他们可不是普通的兵,这里最低的四级军士长都是连级待遇了,最高的二级军士长更是团级待遇,你见过哪个连长团长被要求强制跑步的?

    但是孟川也是为了他们好,就算你是搞技术的兵,但是技术兵也是兵啊,就没有听说过当兵的身体素质差的,况且你身体强壮了,后面也才更有精力去搞技术。

    这是个良心循环,绝对没错。再说了,这些兵除了早操能锻炼身体以外,其他时间根本锻炼不了,所以孟川必须要他们出早操。

    “都快点起来了,给你们五分钟时间。”

    孟川这话是没留一点情面,就算这些老兵在不想起,也没办法,只能挣扎的爬起来,整理好内务,就列队去跑步。

    这清一色的军士长在操场上跑步,可是一道奇景,那些小战士们纷纷打量了起来,平常咱们出操场也没个准时间,大概都是在三公里左右。

    说实话,孟川因为负伤的缘故,想一直扩大肺活量,所以只能进行有氧运动,而身后的这些军士长,则是因为长期不跑步,这猛的一跑起步来,还真是累的有些气喘吁吁。

    所以一行人跑的非常慢,慢到让那些小战士套了整整一圈,本身那些小战士还想嘲笑这些军士长体力不行呢,不过话刚一出口,就被带队的班长呵斥住了,“那些军士长们不是你们能议论的,他们当兵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班长这话一出,所有想嘲笑军士长的小战士们纷纷闭嘴。

    孟川见到大家的体力都不怎么样,鼓了鼓劲,“大家在坚持一下,你们是老兵,怎么样也得给小战士们做好榜样,再说三公里又不长,大家多坚持一下就习惯了。”

    这些军士长听到孟川的话,纷纷皱眉,他们还以为孟川是一时兴起,才带着自己出来跑步,没想到这个组长是想玩真的,天天来跑步啊。

    老兵们顿时不愿意了,“组长,我们工作这么累,多睡一会也情有可原吧,你看我们这早操,是不是可以不出啊。”

    不出早操,门都没有,孟川看了看这些老兵,“以后都给我按时睡觉,按时起床,按时出早操,咱们军人如果连标准的作息都做不到,那还当什么兵。”

    孟川这话说的真是有点武断了,毕竟这些技术兵和战斗部队不一样,战斗部队本身就得有良好的纪律性,而良好的纪律性就体现在内务作息上,所以到点睡觉,到点起床,按时训练这是必须的。

    但是放在技术老兵上,这真的就不适用了,如果说我昨晚加班加到半夜,你还让第二天按时起床,这很明显就不可能啊。

    而且加不加班,这绝对不是孟川能说了算的,本身维修组的任务就不一般,如果当晚出现个问题,那最好就是尽快解决,这样才会不耽误大事。

    但孟川现在也没想这么多,他也是为了老兵们的身体着想,毕竟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能一心一意的投入到战斗中去。

    可老兵们却不这么想,这个组怎么说也不能让孟川一言堂,毕竟论资历的话,孟川是这里资历最低的,要不是有一个上尉军衔,他能当上这里的组长?

    不过现在老兵们也累的说不出话,只能先随着孟川跑步,等跑完了再说。

    三公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慢跑也就十几分钟结束,跑完步的老兵们出了一身汗,加上今天是周六,澡堂全天开门,所以老兵们都想去冲个澡。

    史副组长喘着粗气问道:“组长,要不要一块去冲个澡,正好你等会也要出去,冲个澡清爽点。”

    孟川点了点头:“好,咱们去宿舍拿上毛巾香皂,去澡堂冲一下。”

    在回宿舍的路上,有个三级军士长问道:“组长,我看你这么年轻,为啥跑个步也喘的不行,你这是在学校享福享惯了吧。”

    孟川听到三级军士长这么问,也多多少少明白他的意思,无非就是嫌自己的体质也不强,还在这装什么蒜。

    孟川也不解释,“正因为体质不强,所以才要锻炼。”

    三级军士长听到孟川这话,切了一声。

    史副组长见到组内气氛不对,“小于,你少说两句,孟川是咱们小组的组长,你千万别闹矛盾。”

    “组长怎么了?组长就能一言堂了?他这刚来,就能瞎指挥了,这很明显就是外行指挥内行。”

    这个三级军士长算是把大家的话给说出来了,就算史副组长在怎么帮腔孟川都没用,孟川笑了笑,“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三级军士长‘呵’了一声,丝毫不虚孟川:“我叫于长贵,入伍到现在十八年了,正营职待遇。”

    入伍十八年了,这可是真正的老兵啊,“老于,你是老资格了,应该更明白,‘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个道理,如果你不服我,那你可以后勤处告我,但是我在这里当一天组长,那你就得听我的,这个你明白么?”

    在部队干了十八年的三级军士长于长贵何尝不知道‘一切行动听指挥’这个道理,但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这件事现在也没办法去后勤处告孟川,毕竟孟川让大家出早操,并不是错误决定,起码昨晚大家都是按时睡的觉,现在按时起床,在按时出早操也没什么问题。

    看来还是得等晚上加了班之后,如果第二天孟川还让他们出早操,那自己在去告,才是有理有据。

    于长贵不说话了,史副组长连忙打起了圆场,“好了,好了,孟组长也是为了我们好,你们就别啰嗦了,赶快去拿上毛巾洗澡。”

    大家虽然表面不说了,但是心里也都不舒服,太霸道了,太一言堂了,想当年,我们入伍的时候,孟川估计还没上小学呢,现在被一个小屁孩坐在头上,这些老兵们没一个不憋屈的。

    不过史副组长倒是看得开,毕竟孟川是我们的组长么,有个官架子,也是很正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