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01章资历
    拿上香皂和毛巾,一行人就来到了澡堂,因为出早操的事,组里人没有喜欢孟川的,虽然他们不是不明白孟川是为了他们好,但是他们就不喜欢这么个小年轻压在自己头上。

    虽然军官永远比士官大,哪怕是刚出来的少尉理论上也要比一级军士长大,但是一级军士长那可是师长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存在,你一个小少尉排长就算军衔比人家高,你也牛b不起来啊。

    而孟川现在就是这样,如果论待遇的话,组里一半人比他高,他还凭什么还一言堂。

    所以换衣服的时候,组里的人都离孟川老远,孟川看到这些老兵还耍小孩子脾气,也是笑了笑,不过这样也好,不管是喜欢你,还是讨厌你,都表在明面上,这也是军人的一大特征。你讨厌就讨厌吧,我又不是钞票,做不到让人人都喜欢。

    不过史副组长却当成了孟川跟组员沟通的桥梁,换衣服也是在孟川身边,毕竟他想的是团结第一,小组本身就这十来个人,如果连团结都做不到,那他这个副组长就真是太失败了。

    脱完外套脱短袖,史副组长瞟了一眼孟川,发现孟川身上的肌肉非常结实啊,这么结实的肌肉,为啥早上跑起步,也气喘吁吁的,这不应该啊。

    于是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孟川,当看到孟川胸前有个伤疤时,突然愣了,“组长,你这伤疤是枪眼么?”

    孟川低头看了一下,笑道:“嗯,9mm手枪弹近距离穿透,肺叶被打散了,割了半个肺。”

    史副组长听到孟川这话,惊的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连看孟川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原来也就以为孟川是军校毕业,然后干了几年军官,就调过来了,没想到孟川居然是上过战场的。

    当兵的几乎都幻想过上战场,但是上战场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史副组长当兵二十多年,别说上战场了,就连炮弹的硝烟味都没怎么闻过,没想到孟川居然上过战场,还负过伤,这资历,可绝不是靠时间能弥补的。

    原来史副组长觉得孟川这个上尉资历当这个组长并不足,但是现在看来,就连自己这个二级军士长的资历都比不过他,毕竟上过战场负过伤,这就足够说明很多事了。

    孟川脱光衣服,拍了拍史副组长的肩膀,“老史,那我先去洗澡了,等会还要去买菜做饭呢。”

    史副组长连忙点头,“哦哦,好,好,我马上也去洗。”

    此时于长贵走了过来,看到刚才史副组长在跟孟川说话,问道:“副组长,你刚才跟孟川说啥话呢,不会说我的坏话吧,哈哈哈。”

    史副组长盯着于长贵看了一会,看的于长贵直发毛,“副组长,你这样看我干啥,早上的事本身就是孟川做的不对,我只是说出了大家心里想的东西,拿到你不是这么想的么?”

    史副组长也不想破坏团结,“小于,孟川是咱们的组长,你别仗着资历老,就一口一个孟川的叫,以后要叫组长。”

    于长贵连忙摸了一下史副组长的脑袋,“我说史副组长,你是不是刚才跑步跑晕了头啊,他那个毛头小子才多大,我看最多二十五六岁,我比他大十几岁,叫他名字又咋了。”

    史副组长摆了摆手,“先别说这么多,洗完澡,回宿舍再说。”

    孟川洗澡快,基本是保持着军人五分钟洗澡的标准时间,不过周末洗澡时间并没有要求,你要是想洗,在水龙头下冲一天都行。但是周一到周五的话,是有时间限制的,基本是在十分钟之内,如果部队人数多的话,五分钟也是正常的。

    或许有人会觉得不可思议,五分钟时间哪够啊,脱衣服穿衣服都要浪费好几分钟吧。说真的,那只是你脱衣穿衣动作太慢,平常咱们战士夏天去洗澡,上身短袖,下身短裤,要是脱衣服的话,十秒钟就能脱完,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

    孟川洗澡快,可不代表其他人洗澡快,但是部队不是其他地方,既然是一块列队来的,那就得一块列队回。

    于是孟川穿好衣服就等着大家。

    早上没吃饭呢,谁洗澡也洗不了多长时间,不到十分钟也都纷纷出来,于长贵见到孟川穿好衣服在等着自己,暗哼了一声,“看来这孟川集体荣誉感倒是挺强,不会一个人先走。”

    老兵们很快也都穿好了衣服,孟川站了起来,列队往宿舍走,回到宿舍后,史副组长喊了一个四级军士长,“小赵,你等会跟组长一块出去,出去采买一些东西,等会组长要给咱们露一手他的厨艺。”

    于长贵也是老兵了,虽然很想嘲讽一下孟川,但是他知道这话不能说,毕竟孟川是想跟大家打好关系,如果自己嘲讽了,那自己就是在破坏团结,他当了这么多年兵,也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小赵连忙点头,“好,等会我跟组长一块去。”

    四级军士长虽然也当兵十来年,但他的待遇毕竟是连级待遇,不管是待遇上还是军衔上,都是弱于孟川的,所以觉得听孟川的话,没什么不对,所以也对孟川不是很反感。

    孟川换上常服,带着小赵就走出了军营,准备去买些菜,给大家好好的改善一下伙食。

    史副组长看到孟川一走,拍了拍桌子,“来,开个小会。”

    这大早上的应该去吃饭啊,开啥小会啊,不过史副组长资历老,加上还是副组长,说开会,那就开会吧,于是都搬上小马扎,做到了史副组长跟前。

    史副组长看了一眼于长贵,“小于,这件事你应该跟组长道歉。”

    “道歉?为啥道歉,我又没做错。”

    “顶撞组长,这就是你的错。”

    于长贵哼了一声,“我没把他当过我的组长,他那个毛头小子就那么点资历,谁知道是怎么当上组长的。”

    史副组长听到于长贵这话,气的拍了下桌子,“没资历,没资历,你咋知道人家没资历?人家孟川是上过战场的流过血的,他现在身体还少了半块肺,你知道么?什么都不知道就喊着没资历,你自己就有资历了?”

    众人听到史副组长的话,都愣住了,于长贵更是不敢相信,过了好一会才敢开口问:“副组长,你确定?”

    “9mm手枪弹近距离穿透,现在枪眼还在胸口上呢,我说你们能不能动点脑子,刚才洗澡的时候都不看的么。”

    就凭上过战场负过伤,甚至还丢过半块肺来说,就没人敢用资历来压孟川了,另外一个二级军士长也说道:“我就说刚才看组长肌肉很结实的,为啥早上跑步还气喘吁吁的,这么一解释的话,果然说的通了。小于啊,这事的确是你做的不对,等组长回来了,你可得道歉。”

    本身孟川是组长,领导大家干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于长贵就是不服一个这么年轻的人在他们头上呼来喝去,这下不谈资历的话,那自己的确是做的过了,于是只得服软,“好吧,等组长回来,我给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