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08章老老实实出早操
    孟川来到宿舍,见到两个人还蒙着被子睡大觉,并没有做什么过激的动作,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是四级军士长,那就是入伍至少十二年以上的老兵了,应该也懂的什么叫纪律。

    孟川不会相信,他们会傻到跟自己面对面硬抗,先不说自己是军官,就说自己是组长这一点,就足够压住他们了。他们来这培训,那就必须得听自己这个组长的话,这是纪律,孟川不相信入伍十几年的老兵不懂。

    蒙着被子睡觉,他们也不嫌味大,咱们的作战靴质量挺不错的,虽然厚重,但是结实。不过制式用具,总归是量产的,这要是忙了一天,脚上出点汗,一脱鞋子,那味可以一瞬间弥漫整个宿舍。

    孟川就非常明白这种感觉,原来刚入伍的时候,新兵训练,那每次训练完,人就像洗过的一样,浑身都是湿透的,那脚上的味就更别提了。

    孟川看着这两个兵蒙着被子睡觉,也多多少少能想明白,无非就是找个理由,加上资历在这放着,一般绝对没有主官会管,毕竟都是老兵,还是有点面子的。

    但是孟川可不会惯他们,走到床边,拍了拍他们两人,“都醒醒,都醒醒,这太阳都照屁股了,你们还在睡。”

    此时有个老兵把头伸了出来,“报告组长,我们头疼的很,所以没去出早操。”

    头疼的很?这个理由,还真的是百用不厌啊,原来自己上学的时候,有同学偷懒,就会给辅导员打电话,说自己头疼头晕,然后等辅导员来了,看着同学的确在宿舍睡觉休息,也多半不会说什么。

    但其实,同学根本就没事,辅导员一走,他就立刻从床上爬起来继续玩游戏了。

    孟川不是第一次见了,也更不会相信这样的话。

    再说,在军队里,纪律永远都是第一,一个兵,不能因为生病了就不上战场了,如果说敌人都打到你家门口了,刀都架在你脖子上了,你说你生病,求敌人饶你一命,你看敌人会不会放过你。

    或许孟川的比喻不太恰当,但是理就是这个理,对于军人来说,生病绝不是理由。

    不过孟川也没有硬拉着他们起来,部队现在一直在倡导人性化带兵,如果自己硬把他们拉起来,那他们肯定会去投诉自己,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孟川也不会去干。

    既然你们说自己生病了,那我就带你们去看病,我倒要看看,你们生的什么病,倒时候如果检查出什么病都没有的话,还看你们怎么讲。

    “头疼?你们两个人都头疼么?”

    两个四级军士长异口同声的回道:“嗯,我们都头疼。”

    “好吧,既然生病了,那早操就不用出了,毕竟现在部队一直倡导人性化带兵,不过有病就得治,你们现在能不能起床,如果不能起床,我叫卫生所的医生过来给你们看病,如果卫生所的医生检查不出来,那我就向上级打报告,派车把你们送到军区总院看病,那里的医生都是教授级别的,什么病都能看出来。”

    两个四级军士长本身就没病,他们就是不想起来出早操,所以才编的瞎话。

    其中一个四级军士长说道:“不用了吧,估计是昨晚太热了,吃冰棍吃多了,加上晚上睡觉没盖被子,所以头才疼,休息一会就好了。”

    孟川摆了摆手,“哎,有病不看,这怎么行,你们两个人都头疼,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小事,况且宿舍是集体宿舍,如果小病不看,变成大病,在传染了,那不就遭了,你们现在还能起床么?如果不能起床,我就去叫医生来给你们看病。”

    两个四级军士长是真没想到,孟川会这么较真,但是孟川占理,他们也没办法反驳,这要是真把医生叫起来了,那后面检查出没病的话,岂不是不好收场,再说了,这可是军区,如果事真的闹大了,真的是兜都兜不住。

    孟川见到两个四级军士长都不说话,就站了起来,“看来你们的病很重,那你们就好好躺这休息吧,我这就去叫医生。”

    其中一个四级军士长连忙使了下眼色,另外一个四级军士长也绷不住了,只得喊道:“孟组长,孟组长,我们现在感觉好多了,我们还是觉得该去出早操。”

    孟川见到两人改口,停住了脚步,暗自笑了笑,“那行吧,你们快点起床,我等会和你们一起出早操,三公里的任务是必须完成的,你们的身体能坚持的了么?”

    两人现在是被孟川吃的死死的,也都没了反抗的心思,“慢跑的话,可以坚持下来。”

    孟川点点头,“就是平常战士们出早操的速度,肯定是慢跑,那你们快点整理内务,整理好后,列队出操。”

    说完孟川就走出了宿舍门。

    两人见到孟川出去了,心里都吐了一口气,“老胡,这个上尉组长可不简单啊,没想到他居然给咱们来这一套,这是存心是想把事往大里闹啊,这下把咱们搞的骑虎难下,就算想装病都装不了了。”

    老胡点了点头,“对啊,老徐,不过我是真的不明白,这个上尉组长为啥非要逼着咱们出早操,机关单位炊事班又不是全训单位,从来就没有出早操这一说,他这真是没事找事。”

    “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一周估计得苦了,没想到培训培训,居然是来受苦的,早知道是这样,谁还去争这个名额啊。”

    很快两人整理好内务,列队出来。

    孟川看到两人挺精神,喊了一声,“立正,稍息,报数。”

    一共就俩人,还报什么数啊,不过他们也不敢啰嗦,毕竟刚才装病,是自己理亏,只得从左往右报数,“一、二。”

    孟川听到两人报完数,立刻走到他们左面,喊道:“向左转,目标操场,跑步走。”

    两人成排,三人成列,这是规矩,一列三人,列队往操场跑去,很快就和已经在出操的队伍汇合。

    跟在孟川身后的两个四级军士长都不敢看别人的目光,这本来偷懒,结果懒没偷了,还被揪起来跑步。

    史副组长看到孟川身后的两个四级军士长都跟着来出早操了,心也就放下。

    他就是怕孟川年轻气盛,如果用一些强制手段对四级军士长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