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18章段佑的心思
    保障车那边有四个老军士长管着的,根本用不着孟川操心,孟川一回宿舍就躺回了行军床上,毕竟白天真的是太刺激了,重机枪用的自己手直发麻。

    就在此时,段佑带着通讯员跑了过来,“快,快,老抠,快跟我参加作战会议去。”

    孟川见到段佑来了,笑道:“老段,我一个后勤人员参加什么作战会议啊。”

    “首长点名要你参加,别啰嗦了,赶快跟我走。”

    孟川听到首长点名要自己过去,不敢怠慢,立刻就随着段佑跑到指挥室。

    副参谋长见到孟川来了,指了指椅子,“小孟,坐下,一起参加作战会议吧。”

    首长都这么说了,孟川也不敢不坐,直接一屁股就坐了下来,听起来作战会议。

    作战会议进行的时间不长,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对今天战斗的总结,正当段佑讲的起兴的时候,副参谋长问道:“小段,今天派遣无人机去E军阵地学习战术的想法是谁提出来的。”

    段佑不敢撒谎,毕竟指挥车内可不止段佑和孟川两人,“报告首长,是孟川同志提出来的,但是具体实施是我批准的。”

    作为战斗部队的指挥官,段佑是有权利更改作战指挥行动命令的,更可以随便改变战术,毕竟他是合成营的营长。

    副参谋长点了点头,给出了肯定,“这个战术很不错,现学现卖也是一种技术,口头嘉奖你们两人一次。不过明天的任务或许会更难,我还是那句话,一定要稳扎稳打。”

    “对了,今天我看孟川的作战方式很好,特别是后面指挥这突击炮车进行侦查任务,真的是粗中有细,灵活多变,有点智将的意思,今晚让炊事班的专门给孟川加点餐,多炖几个猪蹄给小孟补补,我看他一直在用重机枪射击,这手都打麻了吧,哈哈。”

    还真别说,重机枪的后坐力真的特别大,别看重机枪是架设在车上的,但是传来余震就足够震手了。

    会议到这基本就结束了,正要散会的时候,副参谋长说道:“小孟,从今天起,你别负责后勤了,在指挥室待着吧,你那个后勤有好几个军士长管着的,应该用不到你。”

    孟川一时间没明白首长的意思,“作战指挥,自己又不会,毕竟指挥室内这么多作战参谋。自己最多也就算是因为培训过反恐,所以才多少有点了解,总的来说,自己呆在指挥室内绝对多余。”

    段佑听到首长的话,连忙替孟川答应了,“是,是,首长,孟川从明天开始,会一直呆在指挥室。”

    然后立刻转头对孟川说道:“老抠,上次你答应请我吃的猪蹄还没吃呢,正好趁着现在,首长奖励你猪蹄,你快点去做上一些。”然后就连推带搡的把孟川弄出指挥室。

    孟川有点不明白,“老段,你说首长把我调到指挥室干嘛?”

    段佑哪知道首长怎么想的,“反正我只知道,在指挥室比在你这个后勤好,说真的,你的这个部门算是偏到姥姥家了吧,都说干后勤的油水大,我看你这个什么所谓的饮食装备保障组,别说油水了,只剩泔水了吧。”

    孟川现在的这个位置的确偏,但是这是在军区,人才多的数不胜数,凭着孟川的资历,能当上这个组长,真的已经很不错了,人不能贪得无厌啊。

    “嗨,老段,咱不是资历不到位么,在偏的部门多待一会,增长一些资历没什么不好的,而且这么偏的小组,也没人会重视,这样也落得清闲。”

    段佑可真不这么想,“老抠,你现在是资历不足,是年轻,但是这个年轻的优势咱们不好好利用起来,到后面就会变成劣势。你调到这么偏的小组里,谁能注视到你,你说你熬资历,你就在这个地方熬资历?到时候首长问你是干啥的,你说你是修锅的,谁还鸟你,对不对啊。”

    段佑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这是在军队,不是在你家,不是说你想去哪就能去哪的,“算了,老段,先不说这事了,你不是想吃猪蹄么,那我去做上几个解解馋。”

    说到吃的,氛围一下就缓和过来了,“老抠,我等着这口等好久了,要不后面你在申请一下,调回炊事班去,到时候专门给领导做饭,就凭你的手艺,征服领导的胃没啥问题,到时候就等着平步青云吧。”

    孟川瞥了段佑一眼,“老段,收收你的心思吧,领导又不是傻子,要是没啥真才实学的,谁会把你往岗位上调。再说了,我可是上尉啊,你见过哪个上尉去炊事班任职的。”

    “嗨,老抠,你这咋就不动动脑子呢,管炊事班的是哪个部门?”

    “后勤处啊。”

    “我的意思是直管炊事班的部门。”

    “直管炊事班的,那就是后勤处管理科啊。”

    段佑拍了拍孟川的肩膀,“对咯,就是管理科,管理科科长这个位置,我看就是非你莫属,你本身就是干炊事起家的,对里面的道道非常熟悉,去管理科的话,也是回归老本行了。再说了,管理科的油水多少啊,全军就管理科的油水最足,保证三年下来,吃的你是肥头大耳,满肚肥油的。”

    孟川可是知道什么叫原则,“老段,你可别瞎给我出主意啊,违反原则的事咱可不能干,再说了,管理科的名额早都满了,怎么可能让一个没有资历的人过去。”

    段佑虽然不喜欢所谓的勾心斗角,但是他毕竟是营长,官场里的道道多少明白点,当官不可能一身清廉,一身清廉的官员那只是活在幻想当中的,是不符合实际的。

    更何况,华夏本身就是个人情社会,在官场上也是这样,有时候领导看重一个人,就会去帮你,哪怕只是利用原则内的一些东西帮你,就足够你奋斗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了。

    “老抠,你不是要做猪蹄么,等会多做上一些,咱们给首长送过去,他们也累了一天了,也该吃点好东西。”

    孟川不是傻子,他多少明白段佑的心思,不过社会就是这样,真的没办法,“好吧,等会你别说是我做的就行,首长不是管后勤的,管不到我头上,我就不献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