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35章指导
    孟川听到这些个战士闲聊,也觉得有趣,“我觉得吧,咱们还是的尊重人家南方习俗,喝什么玩意的闷倒驴,喝点米酒黄酒就行。”

    战士们见到孟川来了,纷纷站了起来,“孟上尉。”

    孟川虽然不是主管他们的,但是孟川的军衔是放在这的,最重要的是,孟川和营长那是把兄弟,在这里还没人敢不给孟川面子。

    孟川笑了笑,“都坐,都坐。”

    战士们也纷纷坐下,孟川笑道:“吃红烧肉呢?”

    中士连忙把肉罐子推了过来,“孟上尉,您尝尝,这是班长奖励我们的。”

    孟川也挺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到嘴里,还真别说,这个罐头红烧肉味道真不赖,“不错,不错,这肉还是挺可以的,那你们先吃着,我去厨房下碗面条吃。”

    虽然孟川的厨艺大家都见过,那是真的不错,不过下个面条这样的小事,在让孟川亲自下手,岂不是显得我们很没有眼色,中士立刻站了起来,“孟上尉,我去帮你下吧,锅里的水都是热的,几分钟就可以下好。”

    孟川笑了笑,“下个面条我能应付,你们趁现在好好休息,等会开始做饭就要忙了。”

    大家听到孟川的话,也就不在强求,毕竟下个面条就是小事,没必要献殷勤献的太过了。

    孟川一进到炊事车,就见到班长正在处理一只王八,看个头还不小,“哟,班长,从哪弄的王八啊,河里摸的么?”

    班长笑了笑,“嗯,是一个战士摸回来的,司务长交代了,说是给炖上一个汤,孟上尉,您来这有什么事么?”

    孟川指了指案板上的面条,我有点饿,过来下完面条吃。

    班长听到孟川要亲自做面条,这咋能行,先不说孟川是营长的把兄弟,就说上尉军衔,也不适合下厨啊,“孟上尉,那您在外面等会,我给你下。”

    孟川摆了摆手,“不用,不用,反正这水都是开的,我下碗面条也用不了两分钟。”

    班长见到孟川这么说,也就不说啥了,“那行,孟上尉,你下面,我这正好处理一下甲鱼。”

    处理甲鱼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首先得剁头,但是甲鱼的头他是缩进去的,半天不露出来,班长举着刀就等甲鱼露头呢。

    孟川这面条都下好了,甲鱼的头还没伸出来。

    这很明显是新手啊,孟川笑了笑,“班长,你没处理过甲鱼么?”

    甲鱼这种东西在部队里根本见不到,除非是那种靠水的部队,一般情况下,部队绝对是不会采购甲鱼的,所以班长这还真是头一遭。

    不过大概的方法他倒是会,不就是除去内脏炖么,这倒是没啥难的。

    孟川笑了笑,“班长,剁甲鱼头不是你这样剁的,是有小窍门的,得把甲鱼翻过来,壳朝地,这样甲鱼头自然就会伸出来了。”

    班长听到孟川的话,立刻照做,果然一把甲鱼翻过来,甲鱼头就伸出来了,班长也是手疾眼快,一把抓住头,然后开始放血。

    这个班长咋说也是老厨子了,孟川也不好随便去指导别人厨艺,所以也不准备在炊事车里待,把面条盛好后,往碗里放了点小咸菜就端出去了。

    虽然孟川做的是清汤面,但是有点小咸菜伴着吃,滋味倒是不错的,此时在闲聊的战士见到孟川端着面碗出来了,立马让出个座位,中士说道:“孟上尉,这罐装红烧肉我们给你留了一些,您要是不嫌弃,那就就着面吃。”

    这些人能给自己留着肉,孟川怎么可能嫌弃,于是坐到座位上,对几人道了声谢,“那就多谢几位同志哥了。”

    中士摆摆手,“一点点红烧肉,不值得谢。”

    吃着红烧肉,吸溜着面条,在加上一点点清淡的小咸菜,喝口热面汤,还真的是不错,战士们见到孟川吃的这么香,也都跟着咽起了口水。

    老李笑道:“我估计我就是吃货出身的,咋看孟上尉吃个清汤面都给看的流口水了。”

    其他几个战士也纷纷附和,“岂止是你,我们看的也都饿了,果然是不能看别人吃饭啊,特别是胃口好的,不然就是难受自己。”

    孟川也没法子,总不能让自己蹲地下吃吧,只能先委屈他们一下了,不过孟川吃的也快,五分钟就干光了一大碗面条,随着面条吃完,战士们也就不煎熬了,中士说道:“孟上尉,碗就放在这就行,我等会去洗就好。”

    咱们解放军的条例向来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干,特别是内务方面,洗衣叠被原则上不允许别人帮忙的,自然这个洗碗也是。

    当然了,随着现代卫生条件的提高,有的部队有自动洗碗机,在加上统一清洗可以做到消毒等工作,所以有的部队战士已经是不自己洗碗了。

    不过这可不是家里,炊事车上可没有自动洗碗机,那自己就不可能让别人帮自己洗碗,“没事,自己的事情自己干,洗个碗又花不了一分钟,我去洗了就行。”

    从水车那里接点水,然后洗干净了碗后,孟川就上了炊事车把碗放好。

    当孟川看到班长处理甲鱼的时候,连忙喝住了,“班长,先别切。”

    班长听到孟川的话,立刻停住了刀,诧异的看着孟川,“孟上尉,怎么了?”

    孟川立刻走了过去,指了指甲鱼,“你现在切的那叫裙边,是甲鱼身上最香美的部位,你把这个给切了,那这甲鱼就没啥吃头了。”

    啊,班长连忙说道:“我就是想把这个乌黑污皮给刮了,刮到这个边上的时候,想着这个边上的肉也不多,处理起来也麻烦,就索性一起刮了,没想到这个肉还有这么多讲究啊。”

    孟川点了点头,“那当然了,来,班长,这个甲鱼咱们俩一块做吧,我给你打个下手,咱们这个甲鱼的营养价值可不低,可不能给做瞎了,那这个甲鱼是给段佑煮的还是首长煮的?”

    班长立刻回道:“司务长说了,是给咱们的副参谋长煮的,营首长身体壮,补这个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