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67章回营
    此时张怡和柯文文也吃完了饭,正在回味。孟川看着两个人吃完了也不走,笑道:“怎么,没吃饱么?”

    柯文文瞟了孟川一眼,“像你狼吞虎咽吃饭的,是永远不会懂美食的奥妙。”

    孟川耸了耸肩,“好吧,我不懂,那咱们现在该走了吧,这饭也吃完了,我马上也到归队时间了。”

    张怡是不会让孟川犯错的,所以听到孟川该归队了,就立刻站了起来,“文文,咱们走吧,别耽误了孟川。”

    两人都说要走,自己留在这也没有意思,柯文文只得点头答应。

    虽然孟川说时间很紧,但是也没有直接归队,而是先把张怡送回了家,然后在把柯文文送了回去,不过柯文文到了家门口却没下车,这让孟川有点疑惑,“柯文文小姐,你家到了。”

    柯文文盯着前排的孟川看了一会,看的孟川有点不舒服,“柯文文,我记得咱们原先应该没有过节吧,我怎么感觉你有点针对我啊。”

    柯文文冷笑了一声,“谁说没有,你欺负我的闺蜜,就是跟我有过节了。”

    柯文文这话把孟川弄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闺蜜?是张怡么?”

    “不然呢,你自己做的事请你自己不清楚么?”

    孟川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欺负过张怡,“柯文文,你说我欺负张怡,总得有证据吧。再说了,我也没欺负过张怡啊。”

    柯文文知道孟川是不会承认的,所以就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两周前,你是不是放张怡鸽子了,然后陪一个女军官去商场购物了。”

    孟川回想了一下,两周前,正好是自己刚来这里,而自己陪赵小琳去商场也是单纯购物的,并没有其他想法。不过就算是有其他想法,也跟张怡扯不上关系啊。

    “柯文文,你或许是搞错了,张怡她仅仅是跟我学过做饭而已,我们俩并没有其他的关系。而且那个女军官,我和她也仅仅是普通朋友关系,我说你是不是闲的慌,没事就爱瞎想。”

    柯文文见到孟川把所有责任都推的一干二净,顿时对孟川的感观下降了一大截,“亏你还是解放军的营长,我看你身上的担当,连个小孩子都不如,张怡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可不会让你欺负她的,你可要小心点。要是让我发现你敢欺负张怡,我就去军区找你们领导闹,我看毁的是谁的前途。”说完就下了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孟川真的是有点没搞懂,柯文文为啥会有这么大的气,不过这个柯文文倒是有点意思,张怡有这么一个朋友倒是不亏。

    “司机,去军区。”

    司机此时瞟了一眼孟川,“同志,你真的是营长么?我看你年纪可不大啊。”

    孟川笑了笑,“师傅,我不是营长,再说了,部队里是有规矩的,哪能有我这么年轻的营长。”

    这可不是孟川说瞎话,部队里的确是有晋升规则的,尉官三年一提,校官四年一提,就算你立功在多,营职干部不干满四年,是没办法升团职干部的。

    就像现在孟川这样的,今年才当上了副营级干部,那么想当副团级干部的话,副营职和营职加起来,标准是要干满七年或者八年,才是可以晋升的。就算你立得功劳多的话,最少也是要干够四年的,四年这是硬性标准,没人可以避免的。

    就算是大首长,也是没权利破格提拔的,毕竟规矩就是规矩,不会以某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但是孟川刚才说的是职位提升,并不是说的军衔提升,有的人在副营长职位可以干七年,干两个军衔;而有的上尉,则是可以从连长干到副营长,干两个职位。所以职位提升和军衔提升不一定是绝对挂钩的,只能说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司机听到孟川自己不是营长,也呵呵笑了两声,“我就说么,要是营长都这么年轻了,那手下的部队能有战斗力么,就像二十出头的镇长,能管好一个镇么。”

    孟川没有接司机这话,毕竟他是外行,如果放在以前打仗的时候,二十多岁的师长都是有的,毕竟打仗多,立的功劳就多。开国上将许世友刚当兵那阵子还连升三级了呢,打仗向来都是谁有本事谁上,要是打个仗还要比资历、比年纪,那仗能打赢么。

    车辆到了军区门口,孟川付完钱下了车就往军区门口走。

    门口哨兵一眼就认出了孟川这个新来的军务科副科长,毕竟军务科早都传开了,这个副科长跟纠察走的近,上次还闹了一出闯岗哨的戏码。

    不过既然是领导查岗,那有什么戏码都正常,谁让人家是领导呢。

    哨兵见到孟川走近,按照规矩伸出了手,“孟科长,您的出门条请给我。”

    孟川也不啰嗦,掏出条子递给哨兵,哨兵把条子收好后,跟孟川敬了个礼,“孟科长,请进。”

    孟川点了点头,“行,你们继续站岗。”

    “是,科长同志。”

    孟川刚一走,副哨就说道:“老陈,人家可是军务科副科长,你还收人家的条子。人家本身自己就有开条子的权利,你还担心人家没有出门条么,我看你这是在没事找事。”

    主哨老陈摆了摆手,“小朱,你刚当年才多久,懂个屁啊,咱们要是按规矩办事,顶多是不给领导面子,这才不算啥大事。如果不按规矩办事,随便放人进去了,这轻则写检讨,重则都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你知不知道。”

    小朱听到老陈还真把条例当口头禅了,“老陈,别人也就算了,你说如果咱们连长出门,你还要请假条么?”

    老陈可不管那么多,“小朱,军队和社会不一样,没那么多弯弯绕,咱们的任务就是保证任何人晚归的时候,都得有条子,没条子的一律不让进,这是军令,你懂么。”

    “是,军队和社会不一样,但你要是不给主官面子,那你这个上等兵干完也就到头了。咱们这是人情社会,做事得圆滑才行,明明都是自己人,在搞这些形式主义,有意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