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92章出事了
    下午继续进行拆解,不过进度依旧很慢,可以说是慢到了极致,因为要拆解主体装甲,所以孟川就更不敢让大家图快了。不过刚开始拆没一会,一个通讯员就跑了过来。

    “孟副营长,营部召开临时党委会,要您赶紧过去参加。”

    自己是副营长,那就是合成营的党委常委了,召开党委会议是必须通知自己的才行,孟川立刻嘱咐一下伍班长,“一定要按照规定慢慢来,切记不要图快,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伍班长立刻答应了,“是,孟营长。”

    孟川见到伍班长答应了,也就没太操心了,毕竟伍班长是营里的老人了,安全方面一定会注意的很到位,所以也就没在跟两个连长嘱咐。

    其实就算跟连长嘱咐了,作用也并不一定很大。

    因为三级军士长,那可就是营级待遇了,虽然职位比连长低,但是待遇是着实不低于连长,连长对这样的老兵,说话都是很客气的,特别是在维修方面,你随便指挥别人,别人就算不听,你还真拿别人没办法,又不是新兵,总不可能关人家小黑屋吧。

    当然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管军士长待遇在怎么好,一个连长总是能压住他的,毕竟职位军衔在这放着的。

    不过一般情况下,也没人想闹红脸,所以连长是多半不管这些军士长的。

    高连长和董连长一看孟川走了,立刻招呼着士兵坐下,然后拿起茶杯慢悠悠的喝茶,炮连这是属于妥妥的后方部队了,一般都紧张不起来,毕竟前面有装甲步兵顶着的,自己只需要在后面放放炮就完事了。

    这样的部队也造就了主官们性格上的怠慢,在加上这里天天进行拆解维修,他们也早都看腻了,要不是还要组织士兵们的观看学习时的纪律,他们早都回办公室喝茶看报了。

    孟川跟着通讯员急匆匆的来到营部,直接进入到了办公室,在三号位置上坐了下来。

    冯教导员一看人都到齐了,清了清嗓子,“这次召开临时党委会,主要是因为上面发下来一个文件,大家都看看吧。”

    孟川拿起了面前的资料,还没仔细看,红标线上的大黑字就映入眼帘,“关于加强党务干部的队伍建设报告。”

    得,又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像这样的学习,一年来上十回八回都不稀奇,段佑更是看了标题后,就把资料又放了回去,里面的内容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无非就是一些增加干部的大局观,发现党务干部队伍建设存在的问题。

    问题很简单么,肯定要说什么重业务轻党建,重说教轻提高,重安排轻提拔等等之类的问题,这些问题月月讨论,说真的,段佑真是都快被这样的表面工作给烦死了。

    但是党在军队里是处于绝对领导地位的,像这样的学习还不能缺席,不然被扣帽子,多多少少都是麻烦。于是段佑看了看教导员,“老冯,这些是你的工作,你来说说吧。”

    冯教导员也是挺烦这些表面工作的,特别是每次一开这个会,底下的领导都能睡倒一片,自己就像个光杆司令一样,在这机械式的做报道,等报道做完,然后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宣布散会。

    但是也没办法啊,加强党建这是基本原则,就算在无聊,也得认真对待。

    不过这次冯教导员并没有先说会议内容,而是先强调了这次会议的重要性,“这次会议是紧跟这三军纠察进行的,其重要性我就不多说了,所以我希望大家能重视这次会议,加强个人的党性修养,同时也要注意态度,一定别在这期间内犯什么事,不然就是顶风作案,罪加一等,明白么?”

    明白明白,大家谁能不明白,可是正常工作,哪有这么多事可以出,所以也都没当回事。

    反正是该说的自己都说了,冯教导员也不想管手下的领导听没听进去,毕竟大家也都不是小孩了,都是走上领导岗位的领导了,所以该怎么做,他们心里都是有数的。

    会议进行的很枯燥,而且时间还非常长,就在孟川听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这急促的敲门声,让大家立刻从困意中苏醒,段佑看了看身边的文书,“去开门,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文书立刻起身,把门打开,董连长连忙跑了进来,“营长,教导员,出事了,维修厂伍班长他们在维修装甲设备的时候被砸伤了,胡军士长也被砸伤,现在战士们正在对他们进行紧急救护。”

    段佑听到两个军士长在维修装备时被砸伤了,脑袋立刻就炸了,“什么,维修厂是谁在管的?怎么能发生这种事。”

    孟川听到董连长的话,直接懵了,那里可是自己管的地方,而且还在开党务会这种关头出这事,这责任自己是背定了,不过孟川也不会逃避责任,他现在更关心的是人怎么样了,“董连长,他们伤的重么?”

    董连长哪知道啊,刚一出事,李连长就负责进行救援,自己则跑过来进行报告,“反正受的伤肯定不会轻,毕竟这么重的东西砸身上,能不死就已经是幸运了。”

    此时段佑也想起了,是孟川在负责那一块的东西,于是立刻说道:“快去开车,立刻把伤者送到旅部医院进行救治,老抠,你跟我来。”

    这出了这么大的事,党委会哪还能开的下去,不过出了事也不能乱哄哄的一团,冯教导员喊道:“所有人立刻回工作岗位上工作,这事我跟老段还有小孟去处理就行。”

    其实越到这种时候,就越能看出一个军队是否强大,首长下达了命令,所有人必须立刻执行,于是谁都没有谈论起这件事,乖乖的回工作岗位上工作。

    段佑跟着董连长迅速往修理厂走,脸色黑的可怕,孟川看到段佑的脸色,立刻说道:“老段,这次咱们得划清楚界限了,修理厂是我管的,出了事,直接追我的责任,你可别想着帮我什么的,刚刚才开了党委会,这次就算是从重处罚,我也认了。”

    段佑呼了一口气,“老抠,现在不是说责任的问题,先把人送到医院再说。”

    两人来到修理厂,卫生员已经对两位受伤的军士长进行了包扎,段佑立刻问道:“卫生员,这两个人怎么样了?”

    卫生员一时间也说不出具体的病情是什么,但是大概的还是能说出来,“营长,伍军士长和胡军士长都是被砸伤,伍军士长左腿应该是粉碎性骨折,伤势较轻。胡军士长肋骨断裂,内脏不知道有没有伤,现在没办法确定伤情。”

    伍军士长见到孟川和段佑来了,强忍着痛说道:“这次的责任在我,是我没有听孟副营长的交代,私自加快进度,才导致我和老胡受伤。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段佑现在哪听的了这话,“先别说了,安心养伤。快,把人送上救护车。”

    此时冯教导员驾驶着一辆车过来了,“老段,孟副营长,快上车,咱们跟去旅部医院。”

    段佑和孟川立刻上了车,“老冯,工作都安排好了么?”

    冯教导员点点头:“放心吧,都安排好了,咱们现在该想想,如何把这件事给处理好。”

    虽然伍班长说自己是不按操作规程才导致人员受伤的,但是孟川是直管领导,这个责任是无论如何逃不开的,“教导员,修理厂是我负责的项目,责任我全部承担,不管是什么处分,我都能接受。”

    教导员眉头一皱,“孟副营长,现在不是讨论责任的问题,要说责任,我和老段是营领导,我们也是有责任的,现在就是要先确定两人的伤情,然后在向旅首长汇报。”

    教导员说的话,孟川是明白的,可是确定伤情,这是医生的责任,自己着急也没用。所以最终的难题还是确定责任这个问题,两个军士长受伤,这责任不小,绝对不是一个班长或者是一个连领导能承担的,营里肯定得要人承担责任。

    而自己这个主管修理厂的副营长,现在也不能逃避责任,起码绝对不能让段佑给自己担责任,孟川自认为立过的功劳不少,虽然功是功,过是过,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但是有功劳总是比没功劳的更占优势。

    自己承担责任,凭着这么多功劳打底,最多也就是降职,甚至连行政级别都不会降。而段佑如果硬要帮自己担责的话,那他这个合成营营长的位置就危险了,本身段佑立过的功劳不算多,只是凭着自身的实力和被军首长看好,所以才能当上合成营营长的位置。

    如果段佑一但下去了,那他的营长位置会被瞬间替代,那他以后想在干回营长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营长,教导员,你们说的我都明白。不过责任是要追到个人的,责任是谁的,那就该谁承担。我是主管这方面的,那这次的责任我就要一力承担,到时候旅首长对我有啥惩罚,我都无条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