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93章处罚前夕
    段佑此时发声了,“老抠,你先别说话了,先去旅部报告再说吧。”

    三人来到了旅部,刚把这事说出来后,旅长就指着段佑的鼻子开骂了,“你这个营长怎么当的,怎么能出现这样的事情,今天刚下达了加强党建的报告,你们就顶风作案,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孟川听到这话,立刻站了出来,“旅长,我是负责修理厂的副营长,这次修理厂出事,责任全在我,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旅长对孟川这个人很陌生,自己手底下怎么有个这么脸生的副营长,“合成营是我们旅的重点项目,我对合成营的关注力度也非常大,我怎么不知道合成营什么时候多出个副营长来?”

    旅长不知道,但是政委却是很清楚,“老谷啊,这位副营长是军区首长直接调下来的,中午我才刚给他办好手续。”

    旅长是不吃什么首长这一套,既然来了我的旅,那我就不管你是什么背景,犯了错就得认罚,“你是主管修理厂的副营长吧,行了,你们俩都出去,我来跟这个副营长好好谈谈。”

    段佑怎么可能现在抛弃孟川一个人走,于是连忙说道:“旅长,孟川是主要负责修理厂的没错,但是让孟川去负责修理厂的命令是我下达的,我愿意共同承担责任。”

    冯教导员听到段佑的话,也说道:“让孟川去负责修理厂,这是我们营党委决定,是我起了主导作用的,我也愿意承担责任。”

    旅长听到三人这话,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怎么着,你们是不是还想搞山头,讲义气?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么,都给我滚出去。”

    政委听到旅长发这么大的火,立刻说道:“小段,小冯,你们跟我来另一个会议室,我要问你们点问题。”

    段佑和冯教导员听到政委这话,也没办法,只能跟着政委出去。

    三人一走,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孟川和旅长,旅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孟川,看上去很年轻,“说说吧,副营长,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川也没啥好隐瞒的,于是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出来,旅长听完后,说道:“这次伤的是两个军士长,他们都是入伍至少十年的老兵了,我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件事总得有人负责,我也不管某人的背景怎么样,来到我的旅,只要犯了错,那就得承担责任。”

    孟川听到旅长的话,没什么说的,犯了错,就是要承担责任的,这很合规矩,“是,旅长,我会承担责任的,不过这事跟段佑没啥关系,请旅长一定要调查清楚。”

    旅长摆了摆手,“这个不需要你操心,你现在出去吧,我让人给你安排住的地方,这些天就住在旅部,等事情调查清楚了,你在回去。”

    段佑和冯教导员说是被政委叫出去问问题了,实际上只是政委不想让他们触旅长霉头而已,所以孟川一出门,就看到了段佑和冯教导员在门口等待。

    “老抠,怎么样?旅长说的什么?”

    孟川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等调查完问题后在说。”

    此时政委说道:“行了,小孟留在旅部就行了,你们两个人都回去吧,后面有什么结果,我在通知你们。”

    段佑哪肯回去,“政委,这件事先不说是谁的责任,既然是在我的营里发生的事情,那我就有责任,我请求组织上调查我。”

    政委突然觉得段佑有点不知好歹,这让你回去是信任你,你还主动要求组织调查你,你以为军队是你家开的啊,“段佑,我是在命令你回去,不是在给你商量,你明白吗?”

    冯教导员听到政委的话,连忙拉着段佑往外走,“政委,我和段佑这就回去,还请您放心,我们不会耽误营里的工作。”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是高于兄弟情义的,所以段佑也没办法,只能被冯教导员连拖带拽的拉出旅部机关。

    一出机关,段佑就甩开了冯教导员的手,蹲在地上不走了。

    冯教导员见到段佑这个动作,直接吼道:“我说段佑,平常见你带兵的时候,敢冲敢打的。现在不就出了一个事故么,就能把你打击成这样?你现在还有没有点军人的样子,这是旅部机关,你蹲在这像什么样子,你是合成营的营长,代表的合成营,这里的人这么多,你是不是想把合成营的脸都给丢完?”

    段佑艰难的抬起头,“可是老抠被关在旅部了。”

    冯教导员是天天听段佑唠叨孟川的,他也明白孟川在段佑心里的位置,“老段,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你蹲在这也解决不了问题,越是这种时候,我们就越要把工作给干好,这样孟川受的责任才会小。”

    “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两个军士长对于咱们合成营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咱们合成营有一千多号人,其中士官占比百分之五十,如果因为这档子事咱们管不好合成营,到时候不止是孟川,就连你我都要完蛋。”

    “我很了解这些事情,孟川是主管修理厂,他逃不开责任,但是他的责任绝对不会特别重,因为他是按规矩办事的,顶了天他就被降职当连长,这绝对是最重的处罚了。你要是还在合成营当营长,那就可以一直罩着孟川。但是如果你也倒了,那可就真的完了。”

    冯教导员的这番分析,让段佑恢复了一些精神,“对,你说的没错,越是这种时候,咱们就越得把工作给做好,让旅长无话可说。”

    此时孟川也被带到了休息室进行休息,不过门外却多了两个站岗的,孟川看着这个休息室连电视都有呢,自嘲般的笑了笑,“看来我这还不算是关禁闭啊,有电视有床的,躺在床上看电视,这得羡慕死多少人啊。”

    不过孟川哪还有心情看电视,但是往床上一躺,睡也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孟川现在并不是很担心自己的处境,或许是见惯了生死,所以就不是在乎职位了。

    他现在心里只挂念伍班长和胡军士长这两个人,伍班长还好,只是大腿骨折,调理一阵子就能回来。但是胡军士长的伤情是比较严重的,是肋骨骨折,希望肋骨不会移位,千万别伤着内脏了,不然那将是难以逆转的伤害。

    孟川实在是有点担心他们,于是站起来来到门口,“两位同志,我能不能麻烦你们一个事,帮我去打听打听刚送进医院的伍军士长和胡军士长怎么样了。”

    两个警卫也只是上等兵,现在显得很是为难,“首长,您别为难我们,旅长亲自下达的命令,让我们看着你,我们不能离开你半步,不然我们也是要被关禁闭室的。”

    孟川自然知道,“我没让你们现在去,等会你们总得给我打饭吧,趁着打饭的功夫,去医院帮我问问,行不行。”

    医院离旅部这有几公里呢,怎么可能趁着一个打饭的功夫就能打听清楚,“首长,不是我们不愿意帮你,而是我们真的没办法,要不这样吧,晚上我们换岗的时候,我去医院问问,明天一早换岗过来,我把结果告诉你。”

    孟川听到这话,大喜,“那就谢谢同志了。”

    上等兵也不是没要求的,“首长,你看我们都帮你忙了,您也就别为难我们,您就好好的休息休息,看看电视,行不行。”

    孟川从来也没想给两个门卫添麻烦,“可以可以,我这就回床上坐着,绝对不给你们添麻烦。”

    此时旅长办公室,政委递了一份杂志给他,“老谷,你看看这里面的一个报道,题目是《一个军人》。”

    谷旅长抬头看了一眼政委,“老何,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看杂志么?”

    何政委笑了笑,“你先看看么。”

    谷旅长不是很耐烦的翻开杂志目录,找到了一个军人这个文章,然后看了起来,本来他就想大概看看,应付一下。谁知越看越入迷,直到看完还爱不释手的不想放下杂志。

    “这个孟川,当得起军人这个两个字,当军人就该像孟川一样,为了祖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这真是一个好军人,我自愧不如。”

    何政委听到谷旅长这么夸奖孟,笑了一声,“那你知道,被你关起来的那个上尉叫什么?”

    谷旅长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叫什么?不会他就是孟川吧。”

    何政委点了点头,“如假包换,我也是今天看了他的档案才知道,他除了看不到的一些简历外,其他的简历和这个杂志上写的一模一样,我是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这个孟川居然来我们旅了,本来想吃晚饭的时候,好好跟你说说,谁知道今天下午就出了这档子事。”

    谷旅长看完这篇报道后,虽然很钦佩孟川,但是功是功,过是过,两者向来不能混为一谈,所以也没有擅自表态,“等调查组把事情调查清楚再说吧。对了,老何,把他门口的警卫给撤了吧,就凭这些功劳,我相信孟川不会乱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