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94章旅长谈话
    何政委听到这话,倒是分析了一下,“我觉得么,门卫还是不能撤,毕竟咱们要一视同仁。既然犯了错,那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也不好服众。”

    旅长听完何政委的分析,点了点头,“老何,你说的有道理,虽然孟川立过的功劳多,但是咱们部队向来是功过分清的。功劳就是功劳,该给你嘉赏绝对不会少,但是过错就是过错,也绝对不会随便就放过你。那行吧,门卫就不给他撤掉了,不过你通知食堂,晚上给孟川做点好吃的,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他依旧是一个值得敬仰的军人,咱们可不能虐待他。”

    “老谷,瞧你这话说的,谁也没想着虐待孟川啊。行,那我去食堂安排一下。”

    政委刚走出门,旅长立刻又拿起杂志好好的看了起来,每看一遍都屡屡赞道:“没想到这么一个人才调到我们旅了,这可不能轻易给放走啊,不过他的人品自己还不清楚,还是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到了晚上,换班警卫拎着饭盒来换班,“首长,您的饭来了,趁热吃吧。”

    孟川虽然担心胡军士长他们,但是也不至于担心到吃不下饭,总的来说,孟川的胃口还是很好的,虽然这事自己是有责任,但是终究问题是出在他们违规操作上,所以孟川也不感觉欠这两个军士长什么。

    或许有人会觉得孟川有点不尽人情了,不过事实的确就是这样,如果不是他们违规操作,自己现在也不可能被留在旅部招待所里,哪都不能去。自己能不怪他们,还担心着他们,就已经很尽人情了。

    打开饭盒,孟川被这里面的菜给惊着了,居然是四菜一汤,而且都是小炒。虽然咱们部队里标配的都是四菜一汤,但那是大锅饭啊,这小锅饭居然也能给做四菜一汤,这标准真的不低。

    换班警卫看到孟川的饭菜,也羡慕的紧,他们是不太明白为啥一个犯了错误的上尉,还能吃的这么好。感觉他这次不是被关屋了,而且来旅部旅游休息的,好吃好喝招待着,这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过的。

    既然饭都送来了,那也没有不吃的道理,孟川端起饭碗,就大快朵颐起来,孟川是发挥了标准的军人用餐风格,那就是快快快,不到十分钟,四菜一汤连同一碗米饭就全部下肚。

    站岗警卫是时不时的瞟着孟川的,当看到孟川的饭量这么好,也都有点疑惑,于是对旁边的警卫小声说道:“小魏,我当兵这也一年多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待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胃口还能这么好,这可真是稀奇啊。”

    小魏也符合的点点头,“那可不是,原先在这里面的人,哪个不是一口饭都吃不下,而且还愁眉苦脸的。这个上尉也不知道是犯啥事了,心居然这么大,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状况。”

    两人话音刚落,声音突然就静止了,孟川还想听听他们对自己的说法,以此来解解闷呢,这咋就不讨论了呢?

    突然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居然是旅长来了,孟川连忙站起来,敬礼道:“旅长。”

    旅长也停下脚步,立正给孟川一个标准的回礼。

    “小孟,我没别的事,就是过来了解了解情况。”

    情况不是刚才都说完了么?而且这个事也根本不用自己说,你派下去的调查组是很容易查明情况的。

    发生事故的时候,自己是在开党委会。而且自己在离开修理厂的时候,也是再三叮嘱了伍班长要按规矩维修,这几百个战士都是听到了的,自己是真的没啥再说的了。

    但是旅长既然想在了解的一下的话,那孟川也不敢不答应,“行,旅长,我在给你说一遍。”

    此时旅长摆了摆手,“不是了解今天发生的事故,而是单纯的想了解了解你。作为你的主官,我想了解一下你的过去,这合乎规矩吧。”

    孟川点点头,这很合规矩。

    可是自己的事情,在简历上都有啊,旅长想知道,直接调出来就可以看到啊,何必在问自己。

    旅长也明白孟川的心思,笑了笑,“简历终究只是一张纸,一个人的过去,不是一张纸就能涵盖的,所以我想深入了解一下。怎么,不愿意说么?”

    孟川也不是不愿意说,“旅长,我只能说我能说的。不能说的,我绝对不会说,这您能谅解吧。”

    旅长刚才是看了孟川的档案,孟川的档案的确是有保密项的,而且这个保密项是自己都无权查看的,所以也能意识到保密程度有多高,他也是入伍几十年的老军人了,原则性是非常强的,不该知道的,绝对不会多问。

    “这是自然,我也是军人,也是有原则的,不会多问你什么的。”

    “我听说上次安县洪灾,因为你的超前意识,临时做了很多的木筏和救生圈,而且还组织维修好了救灾器械,所以才得以让安县几十万的百姓获得最大的救援,我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预测到洪灾会来呢?”

    这算得上是自己的最大的功劳了,被旅长第一个拿出来问,孟川也是意料之中的,“旅长,我不是神仙,我怎么可能预测到洪灾呢。安县这个地方,是我的家乡,我记得我在小的时候,安县发过洪灾,所以刚调任到装甲团的时候,我就立马想起了这个事。”

    “但是装甲团的是十来年前才驻防到这里的,对安县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他们也没重视,就导致了很多救灾物资的损坏。我当时是负责后勤的副科长,这方面正好就归我管,所以我才操心起来弄一些救灾物资的。”

    旅长听完孟川的话,笑了笑,“那你这个一等功倒是来的轻松,只是完成了本职工作,就获得了这么大的回报,真的是很不错啊。”

    孟川也觉得这个一等功来的很轻松,但是这件事的影响力的确巨大,功劳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

    旅长话音一转,“不过有时候,能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就非常不容易,这也能体现出你对工作尽职尽责的态度,非常不错。”

    孟川听到旅长在夸自己,倒是有点吃惊,这个时候应该是批评自己才对啊,通过前后两件事的比较,更能显示出今天的事故的不必要性。

    但是旅长却说道:“政委已经说过了,今天中午你才办的入职手续,熟悉工作总要一段时间才行,如果说硬把责任全推到你身上,这是不行的。不过该是你的责任,你依旧跑不掉,等后头有什么处罚,你都必须无条件接受才行。”

    这个孟川是没话说的,虽然说自己是中午刚办的入职手续,但终归已经是主管修理厂的副营长了,这是事实,怎么逃避都是没用的。

    “是,旅长,我一定服从组织上的任何处分。”

    旅长见到孟川很有担当,而且还心无怨言,顿时对孟川的感觉提高了一个档次,不愧是能立这么多功劳的战斗英雄,果然有心胸,有担当,是一个可以好好培养的苗子。

    说完了救灾的事,旅长就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小孟,我看报道上,你因公负过伤,少了一半肺,是么?”

    这个没啥好隐瞒的,只要不问是因为什么事负的伤,自己都可以说,“是这样的,不过这件事属于保密事项,我不能过多陈述。”

    旅长犹豫了一会,说道:“我能看看伤口么。”

    孟川以为旅长是不信,于是解开扣子,给旅长看了一下,旅长一看到伤口,立刻就脱口而出,“9毫米手枪弹近距离穿透?”

    居然看伤口就能说出口径来?旅长可真是见多识广啊。

    旅长此时也把衣袖给捞了起来,孟川看到后,直接就愣住了,“旅长,您也负过伤?”

    旅长把袖子放了回去,慢慢说道:“我的伤跟你没办法比,我这是小伤,愈合的很快,倒是你,可苦了你啊。”

    “为祖国流的血,没啥苦不苦的,都是为人民服务么。”

    旅长听到孟川的话,一下就鼓起大拇指,“不错,就冲你这句话,你走吧,会合成营吧。等调查结果下来之后,到时候该怎么办,我会通知你的。”

    孟川听到旅长这话,愣住了,“可是这不合规矩吧。”

    “哪有这么多合规矩的事情,我就不信了,你一个为祖国流过血的战斗英雄,还能跑了不成。我的专车就在外面,司机也在等着,拿着东西回合成营去。”

    自己这一走倒是轻松了,那到时候的非议就会直接议论到旅长头上了,为什么一个犯了事的干部不先控制住,还放任不去管,这样对旅长的仕途伤害可不小。

    “旅长,您的好意我收下了,不过我在这住的也舒服,什么活都不用干,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呢。现在让我回去,我可不干,我还没休息够呢。”

    旅长是老军人了,孟川的意思他何尝不明白,“好同志,真是个好同志啊。那行,今天我也休息一回,也在这住下了,我也享受一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