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96章处罚决定
    调查组经过一天的调查取证,在加上对两位受伤的军士长进行了问话,已经是把事情搞的一清二楚了。

    本身像这种事情,只需要旅首长两人碰个头商量一下,就可以决定。不过旅长却决定召开党委会,争取大家的意见,对这件事做出处理。

    政委倒是没有意见,这件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如果想更公平公开的处理这件事,召开党委会无疑是最保险的。

    早上警卫给孟川送饭的时候,也给他带来了消息,“两个军士长都没什么大事,医生说只需要修养个把月就能长好,都只能算是轻伤。”

    孟川听到只是轻伤,心里的石头是落了地,没大事就好,这样责任追究起来也会轻一点。

    召开党委会的时候,旅长特许孟川参加会议,本身孟川不是党委委员,更不是党委常委,所以是没资格参加这个会议的,但是旅长却把党委会开成了扩大会,只扩了孟川一个人,这倒是挺奇怪的。

    本身开党委会是讨论如何给孟川处分的,现在把孟川也扩在里面,这就微妙了,所以领导们都在揣摩旅长和政委两个人的意思,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在孟川被通知要去参加党委扩大会议的时候,也是愣住了,自己一个犯错干部,还有资格去参加旅部的党委扩大会?

    不过既然首长要开,那孟川也不说啥了。去就去,反正过去,你问啥我说啥,你不问我就啥都不说。

    党委会来的人很多,不仅仅是常委来了,连委员也都全部到了,一会议室几十个人密密麻麻的坐着,清一色的校官,看的孟川还有点小心慌。

    旅长看到孟川进来了,指了指空着的椅子,“去那边坐吧。”

    会议室的人都觉得孟川很陌生,感觉完全没见过这个人,一个旅说小不小,但是也绝不算很大,一个上尉军衔的军官也不算低,就算是不认识,起码也能看个脸熟。

    可是孟川这个人自己却完全没印象,但是旅长却认识,而且看起来关系挺好,看来以后得多关注一下这个上尉了。

    政委看到人全齐了,咳嗽了一声,说道:“今天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主要是研究一下昨天合成营发生的事故。许参谋,你是调查组的组长,你来介绍一下情况吧。”

    许参谋听到政委的话,立刻站起来,拿起材料说道:“经过我们对事故中受伤的两位军士长问话,在加上我们去合成营的高炮连和重炮连调查所得。昨天的事故,是因为军士长违规操作发生的意外,那时候,主管修理厂的孟川副营长正在营部开党委会,学习‘关于加强党务干部的队伍建设报告’。”

    “孟川副营长在去开党委会之前,曾多次嘱咐违规军士长小心操作,但是违规军士长不听建议,擅自违规操作,所以才导致了这次事故的发生。”

    “经过我们多方讨论,调查组的意见是,虽然在会议学习期间发生的事故,属于顶风作案。但是主要负责人孟川同志,只有连带责任,最主要的责任应该归咎于修理班的班长。”

    “不过鉴于两位军士长均已受伤,而且他们的认错态度积极,所以我们对两位军士长的处罚建议是从轻处罚。”

    调查组的意见是最直观的意见,但并不是最终意见,最终决定还是要旅首长宣布才行。

    政委和旅长听完了调查组的报告后,说道:“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啊。”

    大家谁也不敢先表态,他们要听两位首长怎么说,他们才知道该怎么说。

    政委见到大家都不敢说话,笑了笑,“怎么了,这是在开党委会,不是在听老师上课,你们有什么话就拿出来说,不光常委可以说,委员也可以说,谁有意见谁就说。”

    政委的这番话有了作用,此时有一个少校站了起来,“政委,我是非常认同调查组的建议。我们是领导干部没错,不能因为下面人犯了错,领导就一定要被追责,这样对领导太不公平了。而且当时孟川副营长已经三番五次的提醒过他们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可底下的人不听,这样出了事,如果在追孟川副营长的责任,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少校话音刚落,就有一个中校站了起来,“我可不认同你的说法,组织上为什么要把这么领导职位交给我们呢,那就是让我们负起责任来,你说军士长违规这点没错,但是领导是不是没有起好监督作用?虽然孟川副营长开党委会之前多次交待了注意安全,但那仅仅只是口头交代,有没有落实到某个人进行监督?”

    “在加上这次是在全军学习期间犯的事,属于顶风作案。所以我建议,不仅不能从轻处罚,甚至还要加重处罚,要让领导们认识到自身的作用,而不是干什么事都想着逃避责任。”

    这两个人把话一说开,会议室顿时就吵闹起来了,有的人认同少校的话,有的人认同中校的话。

    旅长此时看向政委,“老何,你认同哪种看法?”

    何政委摇了摇头,没有直接说认同谁的意见,“如果不知道孟川的履历,我会认同中校的说法,一个干部本身的责任并不是管好自己,更是要管好下属。违规操作是军士长的责任这点没错,但终究也是孟川没有履行好监督责任,而且开党委会本身并不是理由,不能说因为开党委会,就不管事情了,这也是不现实的。”

    “但是自从知道了孟川的履历,我知道孟川是个怎么样的人后,我就不想从重处罚了,孟川是个好同志,前面立了这么多功劳,仅仅只是犯了一次错误就从重处罚,我觉得是不近人情的。”

    旅长听到政委的话后,想了想,“听了你的分析后,我更加认同中校的看法了。一个军人,立功多这是好的,但是不能因此抵消错误。现在咱们就抛开他的功劳不说,就光说本身这件事的责任,孟川的确也是有错的,而且是在全军学习期间犯的错,属于顶风作案,从重处罚这是应该的。”

    政委笑了笑,“那咱们举手表决吧,听听大家的意见。”

    旅长点了点头,“可以。”

    此时政委清了清嗓子,会议室立马就安静下来了,“那咱们来举手表决,同意从轻处罚孟川同志的请举手。”

    会议室立刻哗啦啦的举起了一片,政委点了点人数,有十七个人赞同从轻处罚。

    “同意从重处罚孟川同志的请举手。”

    这次举的人非常多,政委点清后,足有二十一个人。还有三个人投了弃权票。

    举手表决上面,赞同从重处罚的比从轻处罚的多四票,这是对孟川不利的,不过微多的票数并不能代表最终意见,政委看了看桌子边上坐着的几个常委,“你们几个常委的看法是什么?”

    常委意见在党委会上是很重要的,足以弥补那个略少的票数,不过常委那都是人精,他们更想先揣摩出两位首长是什么意思,然后自己在站队,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常委没有一个肯表态的,旅长却先说了出来,“我同意从重处罚。”

    此时有几个常委立刻附和道:“我们同意旅长的意见,对孟川进行从重处罚。”

    政委听到旅长这话,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于是也说了出来,“我的意见既不是从重处罚也不是从轻处罚,就按照规定进行标准的处罚就行。”

    两位首长已经表态,这结果就很明显了,孟川的责任是逃不掉的,肯定会进行党内处罚,于是战线表现的非常一致,都是同意从较重方面的处罚孟川的。

    孟川听到旅首长的意见,并没有什么异议,孟川不想逃避自己的责任,做错了事,就该罚,这没什么说的。

    进过旅部党委的研究决定后,决定给孟川处以降职处罚,保留副营级行政编,降职为合成营重炮连连长,重炮连连长降职为副连长。

    这已经是从重处罚了,既然是旅党委的决定,那就不是孟川认不认可的事了,他只需要做到服从就行。

    处罚决定直接现场就宣布给了孟川,孟川也确认接受了处罚。

    就在孟川认为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旅长开口了,“大家知道为什么这次要召开党委扩大会,而且只扩大到了孟川这一个人么?”

    大家听到旅长的话有点懵,开这个会议不是为了解决昨天发生的事故么,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事?

    至于扩大会议,只扩大到孟川这一个人,也是众人的确没想通的地方,他又不是什么光荣人物,作为一个犯错干部,还能参加党委扩大会,他们也是非常不解的。

    此时政委看了看身边的文书,“把资料下发给所有人。”

    文书立刻把桌前的一大堆资料分发下去。

    政委看到人手都分到了一份资料,说道:“今天开扩大会议并不仅仅是为了处理事故的,更是为了加强学习的。大家都先看看资料吧,等把资料看完,大家在积极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