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最强炊事兵 > 第798章微服私访
    医院离旅部机关不远,司机开着车,载着旅长和孟川很快就来到了医院。

    经过昨晚的手术,伍班长和胡军士长两个人已经好了很多,不过张军士长的伤势稍微重一点,还需要在医院里观察一周才行。

    两位军士长本来是躺在床上聊天的,这一见到旅长来了,纷纷挣扎着要起来,旅长立刻制止:“都别起床了,养伤要紧,这次小孟同志给你们带汤过来了,你们等会喝点。今天小孟同志刚被降职为连长,却第一个想的就是你们,你们可得懂得感恩呐。”

    伍班长一听孟川因为这场事故被降为连长,心里非常过意不去,连连道歉,“孟营长,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您也不会受处罚。”

    孟川把汤放在床头上,摆了摆手,“都是过去的事了,就别在说了,我还指着你们伤好后,继续给我修大炮呢,合成营炮连的修理工作还是要靠你们才行。”

    旅长此时也说道:“伍班长,你原先是旅部修理厂的班长,也算是老人中的老人了,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故,实在是不应该啊。”

    伍班长也非常自责,“旅长,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哎,你别给我道歉,你要道歉就跟小孟道歉吧,他现在是你的连长了,你出事,他负责。对了,这次旅里考虑到你们受伤了,这次的处罚就先不执行了,我希望你们能‘戴罪立功’,早日摸透这个自行榴弹炮的原理,早日修好装备故障,为这次的事故责任买单。”

    伍班长本身对这个故障就有点心得,所以对于修好装备来说,也是有一定信心的,“旅长放心,我们一定会戴罪立功,早日修好装备故障。”

    旅长点点头,“那就行,我这也没什么事,就先出去了。小孟,你还有什么要对他们交待的,就快点交待,我在车上等你。”

    孟川没啥要交代的,就是想让他们喝下这个汤,这样更有利于伤势的恢复,“伍班长,胡军士长,这是我给你们炖的汤,你们趁热喝吧。你们养伤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这次我降职,虽然跟你们有点关系,但是最主要的原因也是我自己工作没有做到位,我现在是你们的连长了,后面那就更应该互相监督,改善自身缺点。”

    孟川越是这么说,伍班长就越是觉得愧疚,“孟营长,我也不说其他的什么话了,我过两天出院后,一定会把这个装甲故障修好。”

    孟川点了点头,“行,那就拜托你们了,这个汤是我炖的,对你们的伤势恢复有利,你们等会趁热喝,旅长还在车上等我,我就先走了。”

    刚才孟川把汤放在床头的时候,两个军士长就闻到这个汤的香味了,这下孟川一走,伍班长立刻挣扎着坐了起来,打开盖子,准备先盛一碗尝尝味。

    胡军士长因为肋骨受伤,此时也坐不起来,只能看着干着急,“老伍,你格老子的可别吃独食,我为啥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你先喂我吃一碗再说。”

    伍班长和胡军士长是多年的战友了,那感情是深的很,这次胡军士长受伤,也是因为伍班长指挥失误,理亏的是伍班长,所以他现在没话说,“行,行,先喂你吃,你看你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要我喂,你丢不丢人啊。”

    胡军士长哪里管的了丢不丢人,这有人伺候着,那就是舒服,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一受伤,自己三个月不用出早操,不用干体力活,这一想,还是挺舒服的。

    不过就是亏了孟营长,他刚来这一天,就从副营长降到连长了,现在还给自己煲汤好,自己这心里还真是过意不去。

    “老伍啊,等咱们回去后,可得好好配合孟连长工作,咱们当兵也十几年快二十年了,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连长,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伍班长也在心里念着孟川的好,“对啊,孟营长待咱们不薄,咱们也不能亏待他。在重炮连,咱们说的话比连长都管用,以后有咱们帮衬着,我看谁敢跟孟川不对付。”

    别看三级军士长只是个士官,但是就算是连长,甚至营长也得叫三级军士长一声班长,毕竟资历在这放着的,说的话是非常管用的。

    此时伍班长也给胡军士长喂了一口汤,这美妙的滋味,让胡军士长忍不住直叫好,“我的天,这个汤是孟连长煲的么?我感觉就连旅部食堂大师傅都煲不出来,简直太好喝了。”

    伍班长听到胡军士长说的话,觉得有点太夸张了吧,这汤的味道的确好闻,但是旅部食堂大师傅那是什么档次啊,那可是特级厨师,孟连长还这么年轻,煲出的汤能有特级厨师煲的好?

    “我来尝尝,我倒是想看看,你口中的好喝是有多好喝。”

    伍班长这汤一入嘴,浓郁的香味立刻就占领了他的心房,“好喝,好喝,这汤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汤了。”

    胡军士长看到伍班长一个人在这喝起来了,连忙拽了拽他,“老伍,你干啥呢,说好喂我喝的,你这咋自己喝起来了,快点,先喂我,我要喝两碗。”

    此时孟川也上了旅长的车,旅长看了看司机,说道:“去合成营。”

    司机听到后,立刻加大油门,往合成营驶去。

    宣布处罚结果,根本用不着旅长这样的首长去宣布,随便找个参谋就可以了,估计这次旅长亲自出马,绝对不仅仅是宣布结果,肯定还有其他事。

    合成营距离旅部并不算远,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这次旅长没有通知任何人,合成营也就没有任何人知道旅长会来,所以也没人出来欢迎。

    下了车,旅长没有直接进入合成营营部,而是转头看向孟川,“小孟,带我去修理厂看看吧,合成营我也有阵子没来了,我得好好的看一看这里的风气才行啊。”

    孟川虽然刚来合成营没几天,但是对合成营的基本情况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毕竟合成营也不大,满打满算也就一千人,六个连而已,“好,旅长,您跟我来。”

    不过旅长没先下车,而是对司机说道:“小孙,把我后备箱的衣服拿出来,我换一下。”

    换衣服?这是要微服私访?孟川立刻说道:“旅长,那我在车下等您。”

    很快司机就拿出一套四级军士长的衣服,递给了旅长,四级军士长也就是三十多岁的人才能当的,旅长虽然今年四十多岁,但毕竟是常年做办公室,保养的还是比较好,所以穿四级军士长的衣服,也挺合适,起码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至于其他的衣服,如果是三级军士长的话,那就比较少见了,三级军士长放在旅里,那都是宝贝。至于上士的话,旅长穿起来,还是显得太老,所以四级军士长算是最合适的了。

    旅长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下了车,看着这衣服挺合身的,也知道旅长经常干这事了。

    旅长瞧了一眼孟川,“连长,带我去修理厂看看吧。”

    孟川哪经得起旅长这么说,“旅长,您看您,那我该叫您啥啊。”

    “叫我啥?叫老谷呗,你可是连长,我现在就是一个班长,你要搞清楚这点哦,可别露馅了。”

    孟川也想叫旅长叫老谷,但是喊了半天也没喊出声,“旅长,要不我还是叫您谷班长吧,老谷我实在是叫不出口。”

    连长叫四级军士长叫班长,这没啥不妥的,“行,叫我谷班长也行。”

    说话间,孟川就带着旅长就来到了修理厂,昨天拆装甲车辆的仓库被锁了,因为伍班长不在,其他人也不好随意动这些装备零件,只能等伍班长回来了,在进行组装。

    至于其他仓库,倒是挺热火朝天的,装甲步兵,干的最多的事,那就是拆卸装甲,清洗装甲。比如像装甲履带这种东西,是每次出完训练回库后都必须要一节一节拆掉清洗重装的,所以大家很多时候,都是待在车库里清洗车辆装备。

    这次炮连也是刚出完训练,下午就统一开始清洗装备,虽然昨天发生了两名军士长受伤的事情,但这并不能影响到战士们。当兵的人,受个伤那是正常的事,也没人觉得大惊小怪的。

    所以孟川带着旅长来到了修理厂,看到大家都在热情高涨的干活,心里也都挺放心的,不过旅长还是说道:“小孟,去从左数第三个车库,我看那里的人挺闲的,咱们过去了解了解情况。”

    孟川立刻带着旅长往第三个车库走,刚一靠近,正在组织战士清洗的班长就瞧见了孟川,于是立刻喊道:“孟营长好。”

    孟川点点头,“都忙着呢?”

    中士班长指了指几个忙活的战士,“嗯,按照规定,在清洗装甲车辆,孟营长,您来这有什么指示么?要不要我去叫董连长过来?”

    孟川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们继续忙活就行。”

    此时旅长却说话了,“孟连长,您不是说要去别的车库转转么,那我就不陪您转了,我就在这等您吧。”